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若抬眸看了看冥御煌的神色,心中暗想,看来尘垢说的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冥御煌看着慕若走神,低声叫了一下,“若儿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要跟我说什么?”慕若收回视线,垂下眸子,转移了冥御煌的注意力。

    冥御煌嘴角勾起一抹阳光的笑容,凑进慕若,得意道:“本王刚刚打听到,潋阳要收徒了!”

    “潋阳是谁?”

    “就是极渊元界中的顶级制毒师,听说非常厉害,你之前在天蟒山不是对着挺感兴趣吗?”冥御煌说完之后,讨好的看着慕若,好似在等着夸赞。

    慕若眨了眨眼睛,忆起之前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哦,我知道了。”

    冥御煌看着慕若冷淡的反应,有些不舒服,出声问道:“你不谢谢本王吗?”

    慕若转过脸,看向冥御煌,张了张嘴,冷硬的说出两个字,“谢谢!”

    “…………”冥御煌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女人真是欠抽!

    就在冥御煌刚要出声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后背一僵,脸色陡然煞白,他连忙转过身子,脖子上流窜着一道黑色。

    冥御煌眼底闪过恼怒,该死!刚才明明压制下去了,怎么又出来了?而且还偏偏是这个时候!

    “你怎么了?”慕若不解的看着转过身子的冥御煌。

    冥御煌背对着慕若摆了摆手,“呵呵……本王有点舒服,先回房间了,明天本王和你一起去报。”

    冥御煌说完之后,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了房间,门都没关,一个转身就钻进了隔壁的房间。

    砰地一声。

    关门的响声震耳。

    慕若坐在房间里,有些莫名其妙,他又哪根筋不对了?

    她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子朝着里间走去。

    此时,小男孩的眼底露出了奇怪,他刚才怎么觉得,刚才那个男的好像看见自己了?难道自己眼花了?

    ……

    天黑透了,意味着慕若要去做任务了。

    她换了一身简单利落的衣服,刚迈脚走出房门,忽然停顿了一下,她转头看了一眼隔壁房间,眉心拧了一下,思量再三,还是迈脚走了过去。

    冥御煌的房间一片漆黑,但是微弱的气息还是感受得到,他在里面。

    叩叩——

    慕若扬手敲了敲房门,低声说道:“我出门有事。”

    她说完之后微楞了一下,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门要告诉他,想到之前冥御煌告诉她的消息,她将这奇怪的举动,归结于良知了,毕竟他事事都记着她,而她对他这么冷淡……所以……

    若是让那些死在慕若手下的亡灵听见,不知道会不会笑出声,他们还真不知道这个女人身上还有良知这种东西!

    房间里,冥御煌侧身躺在床榻上,蓝色的双眸好似星空微微闪烁着。

    他第一次没有回应慕若的话,只是那么静静的躺在床榻上,他不是不想理会,只是怕被慕若发现异样,毕竟那个女人那么敏感。

    冥御煌的全身都是冷汗,身上搭着白色的丝巾,不管是使丝巾还是衣衫都已经浸湿了。

    早在潋阳出现的时候,他的身体就起反映了,被他强行压制住了,可是刚才却又突然发作了,甚至更加严重了。

    他的身上很疼,刺骨一般的疼,只要他去黑泥潭,这一切就解决了,可是他却没有去,他想要尝试一下,不依赖黑泥潭里面的东西,能不能将这寒意驱散,如果他一直克服不了,就代表着他永远不能长时间离开皇都城,那若儿离开之后………他……

    门外的慕若没有听见回应,也没有当回事,她转过身子,便迈脚走下台阶。

    冥御煌的双眸忽然浮现墨色,脖子上的黑线居然在蠕动!

    他心底有些愕然,难道是因为他太过勉强了?“他”居然在挣扎,试图控制他的身体……不行!

    “唔——”冥御煌额角满是冷汗,一个翻身,抓住床头,伸出手划过一抹暗色浮光,对着自己眉心就点了下去。

    一道刺骨的寒意在冥御煌身体窜过,冥御煌浑身一僵,紧接着又是一个翻身,这一次他直接掉下了床。

    扑通一声响。

    房间里就传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

    慕若脚还没有落地,便一个回身,一脚踹开了房门,冲进了房间。

    “冥御煌!”

    此时,冥御煌正蜷缩着身子,抱着头躺在床脚,身上还压着挂衣服的架子。

    “唔——”他咬着牙,额角青筋都蹦了起来,身体瑟瑟发抖。

    慕若快步上前,一把将架子甩开,然后把冥御煌从地上拉了起来。

    冥御煌脚步不稳,嘴角发白,疲惫的睁开眼睛,“若…走……走啊……你……会受伤……呃……”

    “冥御煌!你怎么了……嘶……”慕若拉着冥御煌的手,一个刺痛,差点就将手里拽着的冥御煌甩出去了。

    他的身上已经不能用冰冷来形容了,她甚至怀疑,至阴至寒的万年寒冰都不及冥御煌身上寒冷的一分一毫!

    “走啊……”冥御煌瞳孔一缩,直接昏迷了过去。

    慕若愕然的看着倒在自己身上冥御煌,他身上的寒意居然试图钻进她的身体,这是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居然比上一次的还厉害?

    慕若来不及思考,连忙将冥御煌丢回才床上,凝起尸元,就准备去帮冥御煌治疗。

    站在地上的小狐见此吓了一跳,连忙跳了过去。

    “主人不可!”

    慕若看着冥御煌已经没有了意识,眼神一冷,“滚开。”

    看着慕若不理会自己,小狐连忙大喊出声,“主人,您现在前往不能动他,不然会适得其反!”

    慕若手上的动作一顿,转眸看向小狐,“什么意思?你到底知道什么?”

    小狐的眼神有些闪烁,它吞了吞口水,“我……我只知道他身体有毒……”

    “什么毒?”慕若虽然有些惊讶,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正常,谁让他十分特殊呢!就算有人想要害他也不无可能。

    小狐缩了缩身子,偷偷地瞥了一眼慕若难看的脸色。

    “呃……嗯……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好像挺厉害……”

    慕若抬手扶额,转眼瞪了小狐一眼,厉不厉害需要它告诉她?她看的见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