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46章 都乱了!〔一 〕
    “呃……”小男孩被口水呛到了,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倒地不起,“咳咳……嘿嘿……主人……现在是不是太晚了?要不……要不选个好日子吧?”

    慕若嘴角的笑容唰的一下不见了,冰冷的视线落在小男孩的脸上。

    “推三阻四,你嫌弃不成?”

    小男孩只觉得后背阴风阵阵,吞了吞口水,立马改口,“我当然愿意了,我的意思是说,今天就就是好日子!”

    慕若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开始吧。”

    小男孩低着头,苦逼的撇了撇嘴,他不想契约啊!

    他眼珠子转了转,动起了歪脑筋,对啊!他可以结成别的契约,不一定要永久的啊?只要离开极渊元界不能束缚他就可以了。

    思及此,小男孩的脸色缓了缓,他双手结印,抬起手掠过自己的眉心。

    微弱的黑芒在他身上衍起。

    小男孩手中的结印已经完成,眉心泛出一道黑芒,紧接着便朝着慕若眉心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慕若却和小狐相视了一眼,眼底同时闪过诡异的光芒。

    就在这时,小狐突然张嘴吐出一道白芒,射向慕若的眉心。

    慕若手中突然结起印记,速度并不快,看的出来是初学者,但是由于小男孩闭着双眼,凝神聚气的在按照自己心中所想的时限契约在凝结,却给了慕若足够的时间来完成结印。

    等到慕若收起手中的白芒之际,限时契约已经被慕若篡改了。

    可怜的小男孩还没有发现异样,终于,半响过后,他睁开了双眼,抬起手再次掠过眉心,将眉心暗芒掩去。

    所有的光芒一瞬间消失不见,慕若淡定的站在原地,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小男孩,“这就完成了吗?”

    小男孩呵呵一笑,举起手摆出一个帅气的招式,“当然完——嗳——”

    怎么回事?不是时限的契约制,怎么……怎么变成永久了……

    “失败了?”慕若故作不知,又问出一句。

    “啊?”小男孩微张着嘴巴,已经完全懵逼了,他低头看了看手指,又抬手摸了摸额头,“应该……应该完成了吧?可是我——”他的瘪着嘴巴,却又哭出来,表情变化那叫一个呆萌。

    “你可是什么可是,我都看见你了,你说是不是完成了?笨死了!”小狐说着话,赏给他一个白眼,心底却差点乐翻天,这个笨蛋!哈哈哈哈……

    慕若抬手摸了摸鼻子,轻咳了一声,“咳,这个东西要怎么保存?”

    她扬了扬手中的皮质,将话题转移了。

    小狐眼珠子转了转,又把问题甩给小男孩了,反正它的口袋不能装,“喂!小屁孩,你连恶臭之王的臭气都能吃掉,这个玩意你就收着吧!”

    小男孩还是没有从时限契约变成长久期约的事实中缓过神,呆呆的看了一眼慕若,伸手接过了慕若手里的皮质。

    慕若手托着下巴,看见这小鬼失魂落魄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他现在已经是她的伙伴了,总不能一直叫他小鬼吧?

    “你说你叫鸩,姓什么?”

    慕若的这句话,突然就把小男孩的思绪拉了过来,双眼定定的看着慕若,“我……我不记得了……我就叫鸩……”

    慕若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了然的点了点头,“从今天开始,你姓慕和我一个姓,以后你就喊我姐姐吧!虽然你是跟我契约了,不过你放心,我没有虐待手下的习惯。”

    “慕?慕鸩?”小男孩开心的笑了,以后他叫慕鸩?那是不是代表,再也没有人把他和鸩鸟联系在一起了?

    小狐看见慕若给了鸩鸟一个姓,顿时就不爽了,“嗷呜——不公平!小狐都没有姓!”

    慕鸩此时已经完全忘记刚才的不愉快了,转头对着小狐做了一个鬼脸,“布拉布拉~我姓慕~我叫慕鸩~哈哈……”

    小狐浑身白毛竖了起来,后爪往后一蹬,就窜到了慕鸩的头顶上,“嗷呜——挠死你!挠死你!”

    “臭野畜!你给我滚下来!”慕鸩伸手就去拽头顶的小狐。

    慕若见此,无奈的笑出了声,她转身看了一眼周围,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她仰起头看了看天上的夜色,忽然一张绝美的容貌出现在半空中,他的脸上带着笑,忽然又变得委屈了,就那么占据了她的视线。

    慕若猛然甩了甩头,嘴角的笑容不见了,她深呼了一口气。

    “回王府。”

    慕若话音刚落,身形便已经快速朝着皇都城的方向掠去。

    小狐和慕鸩相视一眼,纷纷露出不解。

    慕鸩眨了眨眼睛,疑惑道:“哎,我之前看见,不是还有几个任务吗?不做了吗?”

    小狐没有出声,心中突然起了疑惑,主人今天的性情真的是,非常奇怪啊?

    慕鸩见小狐不理自己,连忙甩了甩头,“喂!臭狐狸,主人和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还有那个男人,我怎么觉得他好像能看见我?”

    小狐愣怔的看着慕若快速掠走的背影,听见慕鸩问来问去没个完,当即没好气的挠了挠慕鸩的头发,“你一个小屁孩,知道这些能干吗?你只要知道,冥御煌那个男人惹不得就行了!不该说的不要说!”

    小狐说完话之后,便从慕鸩头上跳了下来,然后迈开四爪,朝着慕若追去。

    慕鸩恼怒的跺了跺脚,一边去追小狐,一边张扬出声,“谁说我是小屁孩了?我都已经活了七百年了!”

    跳跃在前方的慕若,拧着眉头,心里却系着躺在床榻上的冥御煌,不知道他身上的寒意褪去了没?不知道他有没有事?不知道他是不是……

    ——

    胥疏王府。

    慕若身影快速的翻身落在琉璃苑的寝室院内,迈脚快走一句走上台阶。

    她站在自己的房门口停顿了一下,脚下一转,朝着隔壁的房间走去。

    叩叩——

    她抬手敲了一下房门,“冥御煌你在吗?”

    里面并没有回应,慕若眉头一蹙,刚要伸手去推门,忽然面色一凌,厉声喝道:“谁?”

    就在这时,暗处走出来一道身影。

    “王妃,您是找王爷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