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47章 都乱了!(二)
    慕若转过身子看去,入眼便是一身黑衣的白日,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慕若微微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王爷已经无碍了,吩咐属下在此等候,若是让王妃回来,就早点进房休息。”白日垂着眼帘,冷声传达冥御煌的意思。

    当慕若听见是冥御煌吩咐他在这里等候的时候,无端松了一口气,最起码证明冥御煌已经醒了。

    虽然心底有所变化,但是慕若的神色却始终是淡淡的,她“恩”了一声,便转过身子,快走几步,进了自己的房间。

    白日看着慕若的样子,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琉璃苑。

    ——

    王府禁地,还是那个熟悉的泥潭。

    冥御煌漂浮在上面,睁大了双眼凝视着天空黑暗的夜色,感觉到进来的人之后,轻声问道:“她回来了?”

    岸边,白日站定之后,听见冥御煌的问话,点了点头,“是。”

    “她——”冥御煌吐出一个字,便又顿住了。

    虽然如此,但是白日却知道冥御煌想问的是什么。

    “谁?”

    “恩。”

    “恩。”

    冥御煌眉心一蹙,瞥了一眼白日,“什么意思?”

    白日抿了抿唇,低着头回道:“王妃一共就回了这三个字。”

    冥御煌听见白日的解释,额角狂跳了几下,虽然,这还真像是那个女人干得出来的事,可是他听见这个事实还是非常不舒服!

    冥御煌暗自腹诽半天,却把矛头指向了白日,对着他便低吼了一声,“谁让你学她了?滚出去!”

    白日是躺着也中枪,只不过,面对慕若的问题,他显然已经习惯了冥御煌的阴晴不定,依旧面不改色,俯首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了。

    冥御煌半浮在黑泥潭里,面色十分阴郁,低声呢喃,“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本王身体都这样了,她还撇下本王往外面跑!”

    冥御煌是越想越恼怒,越想越清楚,慕若不喜欢他这个事实。

    “啊——”

    砰砰砰!

    黑泥潭里面的黑泥,被炸起,又落下,四处溅的都是黑泥。

    “慕若!”冥御煌咬牙喊了一声,身体一个翻身,钻进了泥潭里。

    泥潭咕嘟咕嘟响,冥御煌却没有再出来。

    ——

    次日。

    天色刚亮,慕若就起来了,她打开房门,走了出来,站在门外伸了伸懒腰。

    小狐也懒洋洋的蹲坐在慕若的肩膀上。

    早晨的时候,空气里富含的尸元或其他的成分都非常纯,不管对兽类还是元者都有极大的好处。

    慕若迈脚走下了台阶,朝着院内的石桌走去。

    这时,慕鸩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转头四下张望,忽然有些奇怪。

    “姐姐,我怎么觉得,这个王府好像有些奇怪啊?”

    小狐猛然睁开双眼,犀利的眼神凝视着慕鸩,眼底带着警告,昨天晚上才说的,让他不该说的别说,该不会今天就忘记了吧?

    慕鸩自然感受到了小狐的视线,这让他联想到了那个身上带着寒意男人,难道这些跟他有关系?

    慕若并没有注意那么多,她的心思显然不在这里,她左手肘抵着桌面,手托着下巴,右手在光滑的石桌上画了画,微垂的眼帘,眼底带着一丝茫然。

    慕鸩暗自吐了一口气,对着小狐嘿嘿一笑。

    小狐傲娇的转开视线,再次懒洋洋的阖上双眼。

    就在这时,一名婢女走了进来,恭敬喊出声,“启禀王妃,王爷让奴婢通知您,今天下午潋阳大师在皇都城的北街召开收徒大会,届时他会来陪您去参加。”

    慕若闻声抬起眼帘,眼神闪了一下,便淡淡的点了点头,“恩。”

    婢女斟酌了一下,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

    只可惜,慕若已经再次垂下眼帘,恢复了之前走神的状态。

    “那奴婢先告退了。”婢女看见慕若还是没有反应,只好乖乖的退下了。

    慕若始终保持一个姿势,一边感受周围的尸元波动,一边思考着一些什么。

    过了一会,又走进来一名僵侍。

    “王妃,王爷说他突然有事,需要出门,让您下午自己去参加收徒大会。”

    慕若没有抬头,比上一次更加走神,只是点了点头以作回应。

    僵侍看着慕若的样子,张了张嘴,“王妃——”

    慕若冷然看了过去,眯眼问道:“有事?”

    僵侍呼吸一结,立马摇了摇头,“没事,属下告退。”僵侍逃一般的跑出了琉璃苑。

    慕若抬起头,揉了揉始终一个姿势,而略有些僵硬的脖子。

    转眼看向旁边的慕鸩,“小鸩?刚才,他们刚才说了什么?”

    “啊?慕鸩微张着嘴巴,转眼看向琉璃苑的圆门,那还未消失的身影。

    不是,合着,人家来通知了两次,他家主人压根就没有听进去?

    就连小狐也是惊奇的看着慕若,这种情况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啊?

    “主人?您是不是不舒服?”小狐一边问出声,一边又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解释一遍。

    慕若听完之后,眨了眨眼睛,然后抬手揉了揉脸颊。

    “呼……知道了。”

    “您真的没事吧?是不是昨夜被异灵兽伤到了?”小狐还是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

    小狐一追问,慕若的脑袋里就闪过一张俊脸,她有些烦闷,伸手一把将小狐拽了下来,然后把它放在桌面,当成玩具一般掰扯了一下。

    “嗷呜——主人……”小狐委屈的抖了抖毛发。

    慕若嘴角扬起一抹淡笑,然后捏住小狐的后颈提了起来,“小狐,我发觉你挺有耍杂技的本领的,你看这身体的柔软度,以后我们要是去了人界,你就耍杂技养活我和小鸩吧?”

    “哈哈……这个可以!”慕鸩被慕若的话给逗笑了,眼底闪着光芒,向往着慕若嘴里的说的人类生活。

    就在他们说说笑笑之际,冥御煌正一脸不悦的坐在淑岚苑的院子里,他冷睨着跪在下面的婢女和僵侍。

    半响之后,冷冷问道:“王妃没有问本王身体怎么样了吗?”

    婢女和僵侍低着头,听见冥御煌的问话,恭敬回答。

    “没有。”

    “没有。”

    冥御煌放在桌面的手掌攥了攥,接着又问,“那她有没有问本王去哪里?办什么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