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50章 收徒大会(一)
    院子里,小狐还趴在石桌上,它看着一动不动的慕鸩,又转眼看了看进房的冥御煌。

    “慕鸩。”

    小狐的声音不大,但是传进了慕鸩的神识里,他猛然吸了一口气,脚下一软,坐在地上。

    慕鸩坐在地上,抬起手抹了一把脸,湿答答的,全是冷汗。

    “刚才……刚才发……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狐伸了伸懒腰,站起了身子,抖了抖身上毛发,低眉看着坐在地上的慕鸩。

    “现在知道怕了?这只是警告,那个男人在,稍不留神,很容易没命的。”小狐说完之后弓起了身子,又活动了活动僵硬的身体。

    慕鸩吞了吞口水,四肢百骸的恐惧才刚刚消散,浑身瘫软无力。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他们两个都和传言里面不一样……”慕鸩脸色煞白,还是还不过来劲。

    “你知道知道,你惹不起就对了。”小狐甩给慕鸩一个白眼,便又准备窝回原位。

    就在这时,慕若的房门打开了,并且走下了台阶。

    小狐听见声音,连忙蹿下石桌,朝着慕若跃去,直至落在慕若的肩膀上。

    “我们走吧。”慕若说着话,就径直朝着琉璃苑的门外走去。

    慕鸩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步的跟了过去。

    “姐姐……”他一边喊着,一边快步跟上慕若的脚步,他转眼四下看了看,疑惑的问出声,“主人,您别不等王爷吗?”

    说到“王爷”二字,慕鸩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慕若没有出声,假装没有听见慕鸩的话,脚下的步伐却比刚才更快了。

    小狐坐在慕若的肩膀上,转回头看了一眼冥御煌的房间,心中怪异感陡升,它怎么觉得,主人在故意避开冥御煌,而且,这种躲避和之前有些不一样,好像逃跑一般?什么情况?

    慕若和小狐都已经出了胥疏王府的大门之后,冥御煌才从房间里出来。

    他站在房门口,转眼看看了空无一人的院子,刚才慕若离开他知道,只是他不明白,刚才在院子里他们两个不是已经和好了吗?怎么转眼间却又降到冰点了……

    冥御煌低眉看了看身上黑色衣服,他本来打算让慕若看看穿黑衣的他,如果她猜出来了,那他也不会否认。

    “唉……可能是时机不对吧……”冥御煌呢喃了一声,右手拂过脸颊,一个银色的面具将他的整张左脸遮住。

    抬眸望去,那生人勿进的气息,很难让人将他和冥御煌联系在一起。

    冥御煌迈脚胯下台阶,在他走下台阶的瞬间,整个身影便凭空消失在院子里。

    ——

    皇都城内。

    一身黑色男装的慕若,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折扇,正潇洒的慢步在街道上。

    虽然慕若相貌不是顶尖的,但是身上利落的装扮,却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当然,还有一点败笔,毕竟她是女人,身材和极渊元界的男人,相差太多了。

    街上的人流量,明显增多了,好像比慕浅柔成婚前的人还要多,不过他们还是有区别的,大多数都是制毒师。

    有的制毒师都是有一点点的天赋,刚找到入门,有的制毒师是从别的地方赶过来的,在别的地区都有了响亮的名声,但是冲着潋阳的名声还是赶过来了,毕竟潋阳的制毒术在他们眼里,那是顶级的。

    不仅仅这些已经公认过的制毒师,还有许多贵族子弟,不管怎么样,哪怕没有那个天赋,若是能混个小药童当当,那也比现在有前途。

    慕若走在街道的中间,心底却没有面上那么平静,她不知道所谓的制毒师到底是什么样的,她只见过那个尘垢,至于那个潋阳,顶级的制毒师,又非常神秘,性格若是不好的话?那她岂不是自找罪受?

    慕若衡量间,突然又不想拜师了。

    就在这时,慕若神识里响起一道声音,“小主子,您一定要拜潋阳为师,他是半仙之体,不管是制毒术还是医术,天下无人能敌,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在极渊元界,这个机会您一定要抓住。”

    慕若脚步一顿,对于血色藤蔓突然醒来,并且说出这番话,她并不以为意,但是听藤蔓的话,好像潋阳是在意料之外的事情,那她就有参与的兴趣了。

    她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点了点头,“唔,也罢,反正闲着也无聊。”

    驾——

    “让开!”一道暴力的声音从慕若身后传来。

    慕若回眸望去,一头兽马,背上坐着一名红衣少女。

    “滚开!”红衣少女一边厉喝,一边扬起手中的鞭子,甩向慕若的脸。

    慕若眉头一蹙,转眼冷冰冰的扫了一眼红衣少女身下的兽马,闪过一道狠厉。

    兽马瞳孔突然一缩,好像受到了惊吓,前蹄一顿,“吼——”

    “啊——该死的畜生——”红衣少女刚骂出声,便身体往前,被兽马甩了出去。

    砰!

    “嗷嗷——”

    “嗷嗷——”

    一阵奇怪的叫声。

    红衣少女被兽马甩出,直接栽进旁边摊位上,还好这摊位是卖野兽的,要是卖鲜血的,那这个红衣少女可就洗了一把新鲜的兽血澡了。

    可是尽管如此,这红衣少女也不好过,摊位卖的是最低级的毛猪兽,刚才奇怪的叫声正是数头毛猪兽叫出来的。

    满地的大粪和猪尿,那味道被砸开之后,可真不是盖的,要多熏人,就多熏人!

    “噗——”红衣少女从毛猪窝中爬了起来,满头的猪粪,让人不忍直视。

    旁边的路人都围了上去,纷纷指指点点。

    慕若看都没有看一眼,手中的折扇摇了两下,若无其事的转回身子,迈脚朝着北城的方向走去。

    红衣少女满脸怒气,粗鲁的推开人群,“滚开!别当本小姐的路啊!臭小子!你给我滚出来!”

    街道上人本来就多,不管是元者还是制毒师,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等到红衣少女拨开人群出来的时候,慕若已经连人影都不在了。

    红衣少女手中的鞭子,对着地上就是一甩。

    砰——

    地面被砸出一条又深又长的印子,哧溜声响,地面被灼出黑色。

    旁边的人一见如此,纷纷往后倒退了几步,这上面分明带着剧毒,想来也是奔着潋阳大师的收徒大会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