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52章 收徒大会(三)
    “既然你都打算离开冥御煌了,不如就嫁给我怎么样?我长得应该不比他差吧?他不过是一个废物,什么都做不了,我的能力你应该知道,我比他强太多了,只要你嫁给我,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

    慕若原本平静的眼底,渐渐地染上了怒意,她倏地转过头,凌厉的视线落在对方身上。

    周围的温度,都因此下降了好几度。

    冥御煌面色有些愣然,没有想到慕若居然会因为他这么生气,还未等他在说些什么,慕若冰掉渣的声音已经传进他的耳朵里。

    “就算我离开他,也不会嫁给你。”慕若停顿了一下,一双寒眸睨着身边的男人,嘴角扬起一抹不屑,“在我心里,他比你强太多,没错,他的确是废物。可是你是什么?在我这里,你-什-么-都-不-是。”

    慕若一字一句的说完,转过身子,迈脚朝着另一边无人的角落走去。

    原地的冥御煌早就因为慕若对他的袒护,呆住了,他的眼底满是错愕,他没有想到慕若会介意到这个程度,居然翻脸了……

    此时,慕若一边迈脚离开冥御煌,一边咬满脸怒气,她非常生气,她知道自己不该这么生气,可是那股邪火往上窜,她压制不住!

    肩膀上的小狐,愣愣的看着慕若发怒的美眸,吞了吞口水,憋了一路的话,问了出来,“主人……您……您是不是喜欢上冥御煌了?”

    慕若的眉头一皱,但是她却没有反驳小狐的话,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与以往的慕若截然不同。

    小狐张着嘴巴,愕然了,主人居然没有反驳……那……这……

    “主人您真的,真的,喜欢上冥御煌了吗?”小狐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无法接受这个转变,咳咳……不是说它喜欢看着冥御煌被虐,而是主人不是一直都对冥御煌不感冒,而且还厌恶吗?

    慕若看清楚自己的心意之后,本来就非常烦躁,听见小狐接二连三的询问,当即恼羞成怒了。

    “你给我闭嘴!”

    小狐全身一僵,有一种拔了老虎须的感觉。

    慕若走到无人的角落,双手环胸,靠在角落的墙壁上,沉着脸,一言不发。

    而就在这时,离开慕若独自玩耍的慕鸩回来了,他兴高采烈的跑到慕若的身边,“姐姐,今天这里太热闹了,我刚才吃了好多东西。”

    慕鸩完全没有察觉到慕若异样的情绪,不停地在慕若耳边叽叽喳喳。

    终于,慕若的小火山爆发了,她毫无征兆,伸出手一把将慕鸩从地上提了起来,染怒的瞳眸凝视着慕鸩。

    “安-静-点-行-吗?”

    慕鸩头往后一缩,吞了吞口水,弱弱的回了句,“姐姐……我我我不说了……”

    慕若咬了咬牙,将手中的慕鸩丢在地上,烦躁的靠回墙上。

    慕鸩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然后甩给小狐一个不解的眼神,似乎在问慕若是怎么了。

    小狐瞥了一眼慕若,然后通神识,把刚才的事情和慕鸩说了一遍。

    慕鸩双目圆睁,吃惊的张着嘴巴,表情有够夸张。

    慕若的俏脸黑了,那双含露眸,顷刻间变成寒露眸,“你们两个把我当成死人吗?冥御煌怎么了?你们也觉得他废物?是-不-是?”

    慕若的视线来回环视着小狐和慕鸩,那眼底的冷芒以及语气的警告,仿佛在说,你们两个在说冥御煌半句坏话,我就把你们给剁了!

    慕鸩:“…………”

    小狐:“…………

    他们两个除了惊讶,也没有觉得怎么着啊?主人是不是太敏感了一点?

    慕若这句话刚说完,便被跨步走过来的冥御煌听得正着,他张了张嘴,心头膨胀,不知道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欣喜,开心,还是激动?好像又都不足以表达……

    慕鸩看着蹲在旁边的男人,出声喊了一句,“主——主人——”

    慕若闻声抬眸看了过去,看见是那个看不起冥御煌的人,当即了冷笑了一声,“你这么强大的人,还是不要跟我们这些废物一起玩了。”

    听见慕若的嘲弄,冥御煌非但没有生气,却觉得她可爱,这个小女人的心终于融化了,他做的一切,都没有白做不是吗?

    慕若看着对方呆愣在原地,还以为是他是听见她说的话,所以生气了。

    这样正好,他越是不开心,她就越高兴!冥御煌是他能说的吗?在这极渊元界,除了她,谁都没有资格说他!她也不允许别人说他!

    想到这,慕若心里一咯噔,有些愣怔,原来……原来那时候她就对他感觉不同了,只是她一直在逃避……

    想通了这些,慕若心情豁然开朗,抬手抚了抚肩膀上的小狐,语气轻松,“小狐,我们还是晚点再过来吧,这里的人太过讨厌了,本王妃有点想我家王爷了呢。”她说完之后,不理会旁边的男人,迈脚朝着广场出口的方向走去。

    小狐嘴角抽搐了一下,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冥御煌,她家主子还以为把这个男人给气死了,恐怕,他已经开心的快疯了!

    果然,小狐看见他露在面具外面的嘴角上扬了。

    慕鸩奇怪的瞥了一眼立在旁边的黑衣男人,他嗅了嗅,刚要走近,忽然看见一双冰冷的眸子看了过来。

    慕鸩的瞳孔一缩,这个强大的男人,居然是……天啊……到底搞什么鬼?

    慕鸩猜到之后,吓得逃一般奔向慕若的背影而去。

    冥御煌转过身子,眼底的冷意消散,看着慕若离去的背影,嘴角挑起一抹得意,“若儿,这辈子你这辈子注定是我冥御煌的女人。”

    就在冥御煌得意的时候,耳边响起一道声音,“怎么?知道她也喜欢你?所以你在暗爽是吗?”

    慕若嘴角的笑容消失了,瞥了一眼靠在墙根的潋阳,“你不偷听,你会死吗?”

    潋阳听见这话,不乐意了,立马站直身子,走近冥御煌,“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我偷听?这里开始我在准备收徒场地,这里所有的地盘都是我花钱租的,我花的钱!”

    冥御煌眉头微挑,冷眼看向潋阳,“所以,你这是在找我要钱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