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71章 潋阳弟子(三)
    慕若暗自瞪了冥御煌一眼,听见他说慕家是个屁,却又差点笑出声。

    “我们进去吧。”慕若轻声说了句,伸手将冥御煌抚在她脸颊的手拿了下来,然后牵着他的手,转身就欲走进了胥疏王府。

    慕若在走进王府之前,脚步顿了顿,眼神闪烁了一下。

    她拉着冥御煌走进门内,对着旁边的僵侍低声说道:“等一下,无论谁来胥疏王府,你们都可以方进入,但是,必须得收钱,能收多少就是多少,收多少都算是你们自己的,就当是王爷给你们的补贴,记住,任何人!”

    慕若嘴角扬起一抹坏笑,挑眉看了一眼冥御煌。

    冥御煌看着慕若使坏的样子,差点把她搂进怀里亲两口,真是太可爱了!

    此时,慕昌宏还不知道慕若给他挖坑了,正因为听见慕若前面提到婚宴当晚的事情,兴奋的跳了起来,他也没有思考其中的怪异的地方,更加没有耐心去观察慕若又做了什么,连忙扬了扬手,带着身后的四个僵傀,朝着胥疏王府走去。

    胥疏王府。

    大厅里座位上坐满了人,有的人没有座位直接站在了旁边。

    大厅的主位上坐着先前进来的冥傲孤,只是脸色十分难看。

    他没有想到,他刚坐下不久,这些人原本应该拒之门外的人,居然一窝蜂的全部涌了进来。

    对于慕若成为潋阳徒弟这件事情,他是又惊又喜,当然也不想让这其中的利益牵连,被这些个贵族刮分去。

    冥御煌刚和慕若走到大厅门口,在看见满地的礼物之后,轻声说道:“既然你们都送礼来了,本王也不客气了,来人,把这些礼物收好。”

    众人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对着他点了点头。

    他们今天来可都是冲着慕若过来的,而慕若是冥御煌的王妃,他们自然不敢得罪冥御煌。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冥御煌也是潋阳名义上的徒弟,只以为潋阳只有慕若一个徒弟。

    他们不知道,冥御煌和慕若也不解释。

    待到下人把礼物收完之后,冥御煌又开始找茬了,他的心情就好像阴雨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下雨,这让在场的人都深深体会了一把!

    只见,冥御煌牵着慕若的手,走进大厅里面,他忽然脸色一沉。

    “若儿,这里没有位子了,咱们还是回琉璃苑吧?”

    这句话虽然是问句,但是冥御煌显然已经打算牵着慕若的手离开了。

    坐在上首的是,金家的家主金泰,说起来还是冥御煌的岳父,只不过从来没有来过胥疏王府,金如凤被赶出胥疏王府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就连金家也没有回去,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金如凤被休。

    “胥疏王,是我逾越了,胥疏王妃您上请坐。”

    随着金泰站起身子献殷勤,旁边好几个人都站了起来。

    主位上的冥傲孤,皱了皱眉,自然不想让慕若接受别人的好意。

    “来人,多加一张椅子,放在主位上,让胥疏王和胥疏王妃入座。”

    这句话一出,众人的脸色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毕竟冥傲孤是一方领地的头,能与他同起同坐的,除了其他三方领地的领主,还有几个隐世高人之外,恐怕就没有了。

    而慕若只是潋阳的徒弟,竟然就获得这等殊荣,想来这冥傲孤对潋阳的兴趣也是非常大。

    “若儿,既然尸皇陛下如此上心,不如……让你师父下午来一趟?”

    乖乖!

    冥御煌这句话就是炸药,请潋阳大师来一趟,别人说他们或许不信,可是慕若和潋阳大师那可是师徒关系!

    慕若皱了皱鼻子,好像真的在思考冥御煌的话。

    旁边的人双眼放光看着站在大厅中央的慕若,就连冥傲孤的视线也落在了她的身上。

    慕若脸色露出一丝抱歉的神色,“王爷,您又不是不知道,师父不喜欢人多的场景,就连收徒的时候都没有多少人看见他。”

    众人闻声,伸长的脖子又缩了回去。

    慕若眼角余光扫了扫,接着又道:“只不过——”

    众人的脖子再一次伸长了,定定的看着慕若。

    “呵呵,没什么,我们还是先做一会吧?赶紧让人把后厨准备好的兽血都拿出来。”慕若脸上带着淡笑,对着门口的僵侍使了使眼色。

    僵侍直接脚下凝起尸元,快速的朝着后厨狂奔而去。

    在胥疏王府,谁不知道冥御煌把慕若宠上天,现在她又是潋阳大师的徒弟,谁敢怠慢?找死啊!

    众人面色讪讪的,脖子再次缩了回去。

    一众人的胃口被慕若和冥御煌吊的不要不要的,就是不给一个痛快,他们这些人来这里,不就是想要知道潋阳的下落,或者是见他一面吗?

    冥御煌和慕若显然看在眼里,就是故意逗弄他们。

    冥御煌和慕若刚刚坐在椅子上,让位子的金泰便开始动脑筋了。

    他珠子转了又转,对着冥御煌弯了弯腰,“胥疏王,不知,南侧妃在王府可还好?”

    是人都看得出来,金泰这是想要和冥御煌攀关系!

    只可惜,金泰算计错了,只见冥御煌的眼神倏地便冷了下来,阴森的看着金泰,半天没有出声。

    金泰看着冥御煌的神色,一道骇然的寒意突起,直达心底。

    原本与冥御煌对视的眼神,也不知何时低下了头,暗自泛起嘀咕。

    这时,冥御煌的声音响了起来,“呵,你不提她本王还真就忘记了,胥疏王府已经没有南侧妃了!”

    “什么?”金泰错愕的看着冥御煌,不知所以然,没有南侧妃是什么意思?他什么消息都没有收到啊?

    “哼!她刺杀本王,已经被本王休了,要不是本王年在昔日情分,早就将她碎尸万段了。”冥御煌说着还不解气,对着金泰的方向啐了一口。

    众人并没有对冥御煌的言行感到诧异,虽然他换了一张脸,可是他们所了听闻到的冥御煌,就是这种阴晴不定,粗俗又目中无人的样子。

    金泰听见冥御煌的话,满脸的不敢置信,印象里这个女儿,可不是看不清楚形式的人,怎么可能刺杀冥御煌!

    可是就算这件事情疑点重重,他现在也不能追问或者质疑,事情已经成了定居,就没有必要再提及,一个女儿哪里比得上潋阳大师重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