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72章 潋阳弟子(四)
    “这个逆女!简直丧心病狂!待我回府后就拟定公告,将这个无法无天的逆女,逐出金家!”金泰面带怒意,一甩袖口,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众人看着金泰又坐了回去,可真是对金泰佩服的五体投地,为了见潋阳大师也是没谁了,不仅是舍弃自己的女儿,甚至连脸皮都不要了,愣是赖在这里不走了!

    冥御煌瞥了他一眼,脸上的怒色缓了缓。

    这时,下人们端着装有兽血的竹筒走来进来,将每个人手里都分了一个,才退下去。

    在此期间,大厅里安静的过分。

    等到兽血发完之后,坐在位置上的那些贵族便又不安稳了,深知自己今天过来不是为了这一小竹筒兽血的!

    聘贾政左右看了看,没有人开口说话,想到自己怎么也比其他人特殊点,毕竟娉落玫现在还是冥御煌的侧妃,如此,他便站起身子开口了。

    “胥疏王妃,我祝贺您拜入潋阳大师门下,真是英雄出少年!前途无量啊!”

    聘贾政的脸上带着笑容,语气里满是恭维,显然已经忘记之前在冥傲孤面前告状,说慕若是假货的事情了。

    慕若面目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他,转眸看向了别处。

    聘贾政有点下不了台,面色尴尬的坐了回去。

    大厅里的人纷纷相视了一眼,有了金泰和聘贾政的前车之鉴,也没有人主动开口说话了。

    冥傲孤见此,轻咳了一声,拿回掌控权,再怎么说他也是一方领地高高在上的人物。

    “煌儿——”

    他刚开口说了一句话,就看见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他,他当即闭嘴了,不管他现在问出什么,都要和这些人共享,那多吃亏!

    冥御煌和慕若都假装不知道,两个人低着头在聊天,说说笑笑,算是把这些人都给无视到底了。

    其他人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大厅里再次陷入僵局里。

    就在这时,大厅的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慕家主到——”

    这句话让众人的脸色都变了变,暗道,这慕昌宏也太不要脸了,都把慕若逐出慕家了还来凑什么热闹?

    果然,通报话音才落,慕昌宏便带着自家的僵傀,带着各种礼物,大步流星的朝着大厅走来。

    他脸上带着万分沉痛的表情,看见慕若的第一眼,就红了眼圈。

    “参见胥疏王妃……”他弓着腰对着慕若,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黑脸的尸皇冥傲孤。

    慕若挑眉笑了,瞥了一眼旁边的冥傲孤,对着慕昌宏说道:“慕家主来此有何贵干?”

    慕昌宏低着头,听见慕若的问话,连忙把自己准备好的台词给背了出来,说是不知道慕若当时那番话是中毒才说出来的,不该冲动将慕若逐出慕家,总之,就是一番请罪的言论。

    慕昌宏说完之后,低着头,等待慕若开口说话,之前她在胥疏王府门外说的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他现在主动认错,给她台阶下,让她能重回慕家!

    然而,慕昌宏所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只见慕若神色淡漠的看向尸皇冥傲孤,“尸皇陛下,慕家主莫不是脑子不好了?脱离慕家是我主动提出的,何来中毒胡乱说话?难不成尸皇陛下当晚答应帮我证明,也是中毒了?”

    尸皇陛下神色不善的瞥了一眼慕昌宏,眼底带着渗人的寒意。

    慕昌宏被慕若的话说的有些懵逼了,这……这和他想的结果完全不一样啊!

    可是慕若接下来的话,才是这次的主要目的,只见慕若淡漠疏离的眸子看向慕昌宏,接着道:“慕家主,我想我先前在慕家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既然我并非慕家所出,更不是你慕昌宏的女儿,就没有任何理由害赖在慕家,难不成——”慕若顿了一下,笑言,“难不成就因为我拜入潋阳大师的门下,就能让你不顾颜面来认回我这个女儿?”

    慕若的语气淡淡的,甚至里面还带着一丝调侃。

    这些话一出,可真是让慕昌宏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

    大厅的安静一瞬间就被打破了,开什么玩笑,这慕若竟然不是慕昌宏的种,而且慕昌宏知道,最关键的是他知道还过来认亲,真不要脸!

    慕若靠在椅子上,听见众人的窃窃私语,只觉得好笑,这些人只知道骂别人,然而,他们自己却也在做着相同的事情,为了见潋阳,不惜一大早就来到王府送礼。

    这时,冥御煌却一针见血,不客气的说道:“慕家主就算不是亲生的,好歹也算是养父,可是某些个人就不知道算个什么东西了,明明非亲非故,舔着脸来送礼,也不知道为哪般。”

    这句话,乍一听实在帮慕昌宏,但是实则根本就是在嘲弄大厅里那些冲着潋阳大师徒弟跑过来的人。

    这里的人都不笨,当然都听出来冥御煌说的什么意思,脸上的颜色那叫一个好看。

    看着坐着,或者站着,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的众人,冥御煌冷笑了一声,真以为胥疏王府是那么好待得吗?

    啪——

    冥御煌一巴掌拍在桌面,脸色变阴冷,“本王的兽血呢?”

    随着冥御煌的话音一落,所有人都低眉看了看手中的竹筒,有一瞬间的茫然,不知道冥御煌怎么又发疯了,这兽血难不成又成宝贝了?

    慕若却好像看透冥御煌的想法一般,笑着回了句,“王爷,您怎么又开玩笑了,这些兽血不是都给众位尝鲜了吗?”

    冥御煌抿了抿唇,转而呢喃了一句,“呵呵,一群身负尸元的人,送点破礼就来蹭兽血,不知道本王没有尸元,需要兽血补充吗?真是烦人。”

    说是呢喃,但是声音大的在场所有人都听得见。

    慕若面露尴尬,看了看神色各异的众人,柔声安抚,“王爷,虽然师父昨天便已经离开皇都城了,但是,众人还不是好意,您干嘛说着这么小气。”

    得嘞!

    慕若一句话就好像一团火球,对着他们的脸砸了过去,烧的他们面目全非!

    他们来这里就是想见潋阳大师,见过人家已经连夜走了,根本不在皇都城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