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85章 利落的滚了(一)
    冥御煌定定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双眸的亮光渐渐被幽暗取代,心里起初的紧张与害怕,被无尽的怒气所填满,看着慕若那般无所谓的表情,他只想要摧毁它。

    一朵朵盛开的彼岸花,在他洁白的右脸颊上浮现出来,瞳孔的色泽也变成了蓝色,就连周身的气息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既然喜欢我,就证明给我看。”冥御煌的声音非常低沉,似乎在压抑着什么,说完话根本没有给慕若反应的时间,伸手拦住她的脖子将她按向自己,低头便压了过去。

    四片薄唇相触碰,冰凉的感觉,让慕若心中一颤,下意识的抿起唇。

    冥御煌感受到慕若的举动,就好像发泄一般,咬下她的唇瓣,便滑了进她的地盘,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按住她的头,粗鲁的动作就好像在惩罚慕若一般。

    慕若柔软的唇瓣,让冥御煌从一开始的粗鲁,渐渐地缓和了下来。

    慕若闭着双眼承受着冥御煌的吻,她没有推开他,也没有刻意去迎合他,垂在身侧的双手,掌心已经满是鲜血。

    冥御煌并没有发现慕若的异样,手指拂过慕若的长发,感受到慕若没有反抗,他眼底的亮光渐渐回来了。

    一朵朵彼岸花从地上涌起,茂密的根茎编织在一起,搭建成一个两人独处的小帐篷。

    冥御煌的薄唇从慕若的樱唇移开了,抬手抚上慕若的脸颊,眼底带着笑意,“若儿我——”他的话停留在了嘴边,眼底的笑意也渐渐的隐去。

    此时,慕若已经睁开了双眼,紧攥的双手也松开了,她的眼神十分平静,连一丁点的波动都没有,完全也不像是一个被强吻的人所有的神态。

    冥御煌的眼底闪过一道冷芒,下一秒慕若纤细的脖子便落入了他的手心,看着这张熟悉的脸,相处几个月的时间了,这个女人居然可以这么冷血无情。

    “你的喜欢就只是这样吗?”冥御煌的神态与其说是生气,更多的却是无奈。

    慕若被迫仰头,凝视着冥御煌,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是说过我喜欢你,但是,就在我刚才看见你的那一刻,那种喜欢已经沦为过去了。”

    冥御煌的脸色一暗,掐着慕若的手指渐渐地收紧了,旋即怒喝了一声,“慕若,你是不是以为本王舍不得杀你?”

    慕若能清晰地感受到越来越少的呼吸,她不禁想要苦笑,原来被掐着的感觉这么糟糕,尤其是……

    冥御煌凝视着慕若,想听见她服软,当他看见慕若倔强的闭起双眼的时候,心中的怒气燃烧到顶点,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低头疯狂地在她脖颈啃了起来。

    慕若屏住呼吸,即便是脖子还传来丝丝疼痛,她也没有表现出来。

    “唔——”慕若倒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没有喊出声。

    冥御煌抬起头,唇角带着鲜血,看着慕若忍痛的却该死的心疼,手指拂过脖子上咬破的伤口,“就算你讨厌我,可是我却该死的爱着你。”

    冥御煌深情地告白,让慕若有一瞬间的恍惚,甚至让她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太过残忍了。

    “就算你恨我,我也不会放开你。”冥御煌眯了眯双眼,带着鲜血的薄唇,再一次啃上慕若的唇。

    如果上一个吻是惩罚,那这一个吻便是侵略和占有。

    刺啦一声响,冥御煌粗暴的撕开慕若锁骨下的裹胸,将她的双手抓住,他僵直的顿住了,感觉到手指摸到的黏稠,一丝苦涩掠过心头。

    他的吻,她就这么讨厌?不惜用疼痛来麻醉自己吗?

    一道暗色掠过冥御煌的眼底,旋即好似一头饿狼般,低着头吻上她的挺立,甚至在吻上之后,恶意的咬了一口。

    慕若咬着唇,波澜不惊的眸子闪过恼意,旋即口不择的说道:“冥御煌!就算你得到我的人又如何,我本就不是完璧之身!”

    冥御煌的动作一顿,低着头,神色晦暗,久久回了一句,“我不在乎!”便又吻了上去。

    感受到身上传来的异样感,慕若恼羞成怒,“冥御煌,在我嫁给你的三天前,就已经和别的男人鱼水之欢,对我来说,对方是谁根本不重要,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这句话分明就是在提醒冥御煌,就算冥御煌得到她的身体,她也不会有其他的反应,跟其他的男人没有任何区别!

    冥御煌抓着慕若的手指一紧,犀利的眸子凝视着慕若,“他是谁?”

    慕若嘴角一掀,满不在意,“是谁都一样,你继续吧!”

    冥御煌听见慕若的话,额角狂跳,猛然将她推开。

    “你滚!”

    慕若抿了抿唇,看见冥御煌这般的神态,莫名的觉得解气,于是更加口无遮拦。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很脏?可惜您刚才差点吞入腹中了。”慕若下巴微扬,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说话的语气里有些恼羞。

    冥御煌转过身子,双拳紧握,对于慕若所说的男女之欢接受不了,她可以不爱他,但是不能对他和其他男人一样!

    “我-让-你-滚。”随着冥御煌的话音一落,周围的彼岸花全部退去。

    慕若定定的凝视着冥御煌受伤的背影,眼底有些说不明的情绪,想要迈脚上前,却又不愿低头,最终,她还是拽住散开的衣衫,快速转过身子,逃一般的离开了。

    冥御煌倏地转过身子,看着慕若离去的背影,瞳孔聚集幽暗的光芒,身上的黑芒刺眼照人。

    今天晚上得一切,都是七夜天罡搞出来的,没有他,他就不会被发现,没有他,他还是废物冥御煌,没有他,若儿还是他的若儿!

    “七-夜-天-罡!”

    砰——

    一道黑芒在原地炸开,照亮了极渊元界半边天,整个极渊元界都颤了颤,让四方领地的人都吓得不轻,纷纷派出高手,顺着黑芒闪现的地方找去。

    小溪边的五名僵霸元者,全身颤抖的跪在原地,瞪大双眼看着远处消失的黑影,主上居然发怒了,转眼看了看刚才的山涧,哪里还有什么山涧,已经夷为平地。

    漆黑的夜,却风起云涌,一夜之间,整个皇都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谁也不知道这一夜到底发生了何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