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86章 利落的滚了(二)
    次日,天色刚亮,便接二连三传出令人震惊的事情。

    第一条,天蟒城城主七夜天罡发生意外,死于非命,其城主之位由九夜绝刹接掌。

    第二条,尸皇陛下冥傲孤暴毙,整个皇宫一夜被废物冥御煌攻破,成为下一任尸皇陛下。

    第三条,胥疏王妃慕若,下落不明!

    三条消息,每一条的消息都让人不敢置信!

    天蟒城城主在皇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边高手如云,怎么会发生意外?

    冥御煌一个废物,竟然碾压冥亓颙,冥玄奕,冥崆凛,三个最有前途的王爷,成为一代尸皇!

    最后一个便是慕若,与其说她失踪下落不明,众人倒是更加相信她随着潋阳大师离开了。

    总之,这几个消息,每一条的威力,都不亚于一个僵霸高手的尸元球,炸得人仰马翻!

    这还没有停,最让他们震惊的是,冥御煌上位之后,将慕昌宏,聘贾政,金泰,以及一个小家族成员,通通赐死,甚至牵连全族!不仅如此,就连冥亓颙和冥玄奕都没有逃掉!

    他们刚死不久,一通公告贴的到处都是,上面是当年僵后死亡真相公布。

    原来当年天之骄女,站在顶端的僵后,不管是修为被废还是香消玉损,皆是这些贵族的算计。

    这一件事情,让皇都城整整十天,都陷入流言蜚语中,有人觉得冥御煌是公报私仇,找借口以绝后患,有人觉得冥御煌本身就疑点重重,可能已经不是四殿下冥御煌了,但是众人却又想不通了,冥崆凛就算残废了,按他和冥御煌的恩怨,怎么也是死罪。

    可是,不管是哪个猜测,都没有得到证实。

    ——

    胥疏王府。

    冥御煌呆呆的坐在慕若的房间里,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他还记得那天他回来时候的茫然,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一颗心空了。

    她真的听了他的话,滚了,而且滚得非常利落,就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

    白日站在房门口,看着冥御煌孤寂的背影,眉心皱了皱,“王爷,您已经在这里坐了十天了。”

    冥御煌没有回应白日的话,手里紧紧地抓着一块手帕,那是他从地上捡的,也许是她不要的,可是却是他唯一拥有的,她的东西。

    “王爷——”

    白日话还没有说完,房门便砰了一声关了起来。

    白日站在房门外,心底很不是滋味,王爷那天回来发现王妃不见了,只下了两个命令,一个是将与僵后事件有关人员全部歼灭,一个是公布僵后多年来的冤情,之后,他便没有从这间房里出来过。

    “怎么样?王爷还是不出来吗?”离末看着白日走下台阶,赶忙走了过去。

    白日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凝重,“我只是有些奇怪,就算王妃现在尸元等级提高了,但是也不可能是千里眼吧?更何况那个地段有好几座山,王妃怎么知道王爷在那里的?而且还那么巧!”

    “那,也许王妃就在那附近呢?”青月也走了过来。

    白日摇了摇头,“我们回来的时候见过七夜梓芩,他们不是说王妃出去找王爷了?王妃不笨,在找不到王爷的情况下,不可能离开皇都城附近,那个地方离皇都城可不是一点距离。“

    其他三个人听见白日这么说,纷纷眼神一亮。

    “所以,有人从中挑拨?”

    “是潋阳!”离末一口咬定,就是潋阳。

    结果招来三个白眼。

    未上直言,“潋阳本来和王爷关系匪浅,怎么可能是他?你要说带走她的是潋阳我倒是信,要不然怎么可能一丁点行踪都没有?”

    对此,青月,白日都保持相同的想法。

    离末却甩过去一个鄙夷的眼神,“这件事,不用你说,王爷都猜得到,能不能说点实际的?王爷现在不出现,其他三个领地的领主,听说皇都的尸皇换了,出了幺蛾子,要召开交流会,时间是一个月后,地点就定在柩辕宫,说不定咱们王妃就在柩辕宫呢!你说王爷也真是的,自己骗——”

    离末双手连忙捂住嘴,憋着一口气,把刚才没有说完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未上,青月,白日转眼看向身后,旋即僵住了身子。

    此时,冥御煌已经走出了门外,冰寒的眼神落在离末的身上。

    “什么交流会?”

    离末一听,赶忙把这些事情都给说了一遍。

    看着冥御煌没有什么异样,离末讨好的提议,“王爷,王妃肯定在柩辕宫,就是潋阳那个家伙把王妃拐跑的!到时候王爷过去,一定要把王妃给抢回来!”“

    “本皇没有什么王妃。”冥御煌面无表情,冷冰冰的甩出一句话,转过身子走向隔壁的房间门口,脚步一顿,“把隔壁的房间拆掉,碍眼。”

    离末呼吸一梗,吞了吞口水,转眼可怜兮兮的看向白日他们。、

    白日他们一致转过身子,迈脚朝着琉璃苑的门口走去。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们又不是疯了,万一王爷回过神了,王妃房间被拆了,那到时候不死也半残!

    离末站在原地,感觉天都塌了,他看了看冥御煌的房间,又看了看慕若敞开的房门,一屏气,转过身子,一溜烟的跑开了!

    ——

    高山之巅,华丽的宫殿傲然独立,云雾迷蒙,瀑布流水,像极了仙界。

    而这里,正是众多元者所向往的地方,柩辕宫。

    这里的景色好比仙境,让人流连忘返,但是这里的规则却酷似炼狱,触碰到不该触碰的,惹到不该惹的,诸多努力,顷刻间便化为须有。

    一处单独的宫殿里,一座小山下,一张长桌,一袭白衣的女子,席地而坐,低眉翻阅着手中的记事,她的肩膀上蹲坐着一个小小的白狐,时不时的蠕动一下,刷着存在感。旁边的小山上,则坐着一个五官精致的小男孩,正低着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坐在长桌面前白衣女子。

    这位白衣女子,自然是离开皇都城的慕若,她来到这里已经十多天了,每天除了看有关制毒的书籍,便是修炼体内的尸元。

    当然,闲暇的时候,或者看书的时候,眼前也总会闪过一张绝世的容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