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87章 燚阳殿竟是偷情圣地?(一)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第287章 燚阳殿竟是偷情圣地?(一)

    比如,现在,她手里虽然拿着记事,但是脑袋里却一直想着那个人,那个被她丢在皇都城的男人。

    慕鸩凝视着慕若许久,明显的察觉到了什么,于是问出声,“姐姐,你是在想胥疏王吗?”

    慕若闻声回了神,将手中拿着的记事翻了一页,也没有理会慕鸩的问话。

    慕鸩眨了眨眼睛,翻身跳了下来,落在慕若的桌前。

    “主人?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慕鸩八卦的心雀跃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慕若。

    慕若头也没抬,拿起旁边的记事书籍砸在慕鸩的脸上。

    “你一个小屁孩,聊什么八卦!”

    小狐抖了抖身体,站了起来,跳到桌面,站在慕若对立的方向,眼珠子转了转,“主人,慕鸩只是个子小,又不是小屁孩。”

    慕若眉头一挑,干脆丢下手中的记事,双手撑着下巴,凝视着桌面的小东西。

    “所以,你们现在是想要跟我讨论年龄的问题吗?”

    慕鸩和小狐卒,他们哪里是想要讨论年龄,根本就是在讨论她为什么连夜离开皇都城啊!

    慕若故作不知,转而抬起手拨了拨小狐柔软的毛发,“关于我的事情,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相比前几次询问,慕若这一次的语气显然释怀多了。

    小狐摇了摇尾巴,在慕若的手指上蹭了蹭,“等到藤蔓苏醒,一切都会告诉您的。”

    小狐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思量,赤牙消失,那些人已经有了主人的行踪了吧?不过好在主人现在在柩辕宫,那些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没有碎片,他们也不能确定主人是他们要找的人。

    慕若挑了一下眉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小狐,微微点头“恩”了一声,旋即想到某件事,眼睛便眯了眯,危险的问道:“你什么时候认出冥御煌是那个神秘的男人的?”

    “一开始就知——”小狐说了一半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终于知道主人为什么连夜跟着潋阳离开了皇都城,天了噜!冥御煌居然穿帮了!

    “一开始哈?”慕若笑了笑,转而脸上的表情就消失了,伸手揪住小狐的耳朵就提溜了起来,“到底他是你主人,还是我是你主人?嗯?”慕若咬牙瞪着小狐,难得表情起伏这么大。

    看着慕若这样,小狐都不忍心辩解了。

    就连慕鸩也是,这十天他们都是看着的,虽然姐姐离开了皇都城,但是经常走神,跟一开始在僵尸工会遇见的那个冷血女子,天壤之别。

    慕若看着慕鸩还有小狐眼神,好似反应过来了,旋即看着他们俩,无奈的笑了。

    “怎么了?难不成我就得哭丧着脸?还是说我在你们眼中就那么冷漠无情?”慕若说着话,便丢掉了手中的小狐,并且坐身子,脸上的笑意再次消失了。

    小狐在桌面滚了一圈,咕噜噜两声响,掉下了桌面。

    慕鸩连忙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小狐摔在地面的场景,他决定收回刚才的话,这个女人还是之前的那个女人!

    慕若伸手拿回丢在旁边的记事,仿若无事的翻阅起来。

    一切仿佛回到了一开始,没有人说话,只有慕若认真的看着手里的记事。

    安静持续了一分钟左右,就被一阵对话声给打断了。

    “师兄……这样不好吧?这里不是潋阳大师的住所吗?”

    “怕什么?潋阳大师四处游览,根本就没有回来,师妹,你放心好了,没有人的。”

    “师兄……不要嘛……”

    两人的声音离慕若所在的地方是越来越近。

    慕若坐在原地,眉心蹙了起来,这几天柩辕宫所有的规定她都看了一遍,自己虽说不是过目不忘,却也能记个大概,私情在柩辕宫可是逐出的大事情,这两人居然明目张胆,大白天来燚(yi)阳殿干这档子事。

    远处的脚步声渐渐地出现在小山的左侧,只要再往前走一点,便能发现慕若的存在,可是这两个人好像几百年没有做过似得,愣是停在原地,就开始搞上了。

    各种男女激情的喊叫声,甚至传出两人大动作的响动。

    任谁听,都得控制不住身体最深处传来的激情澎湃,跃跃欲试,谁让极渊元界的生物在这方面特别敏感呢!

    可是论慕若,真不好意思,人家不禁安安静静的低眉看手中记事,还能一字不落将记事说的东西全部记进脑袋里。

    一阵风雨过后,两个人居然还没有离开,反倒是搂在一起聊了起来。

    “师兄,明天就是公开收徒的大会了,你已经在这里好几年了,应该也有收徒的资格了吧?”

    “哈哈,那是自然的,我在柩辕宫已经十年了,算得上是资深的弟子的。”

    “师兄,我有一个小妹,要不然,你就收了她吧?”“

    “当然可以,只是你那妹妹漂亮吗?”

    “哎呀,讨厌——”

    两个人腻腻歪歪,再一次滚在了一起。

    慕鸩和小狐坐在小山的边角处,津津有味的看着现场直播,还一边在神识里面讨论着。

    慕鸩:“时间太短了吧?真是太弱了,要是我,保证让她起不来。”

    “呸,你的小身板能干吗?硬的起来吗?”小狐转眸看着身侧的慕鸩,语气里满满的鄙夷。

    “那可不一定,没试过,谁知道啊?”

    听见这两货完全不避着她,就这么在神识里公开聊这种问题,慕若的额角抽动了一下,当即冷冰冰的甩出一句话,“不如你跳下去试试?”

    语气里的寒意,让小狐瞬间窜回了桌面,乖乖的伏下身子,“嗷呜……慕鸩这小子真是太龌龊了,小狐最乖了~”小狐说完之后,对着慕若卖起萌。

    慕若淡淡的瞥了它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再次看向手中的记事。

    慕鸩看着小狐拍马屁的样子,当即站了起来,“你这个叛徒——”

    哗啦——

    一块石子从脚下掉落,刚好砸在下面的男人身下。

    “啊——”男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抽身而出,抓起旁边的衣服,紧张的看向一周,惊疑不定道:“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