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93章 收弟子?(五)
    小狐见此,忍不住想要替冥御煌说话,“主人,其实王爷对您真的特别好,您不能因为他隐瞒了身份就这么狠心,也许一开始他是对您别有目的,但是我知道,他现在是喜欢您的。“

    听见小狐义正言辞的为冥御煌说话,慕若不禁笑出了声,伸手将它从肩膀上拿进手心。

    “你这个小东西,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我当然知道了,冥御煌多次暗中救您,这不就是喜欢吗?”小狐抖了抖尾巴,眼底满是得意。

    慕若脸上的表情顿了顿,她当然知道,只是不给他一点教训,以后他还骗她怎么办?

    “主人,说真的,难道您真的这么恨他?不原谅他了?您之前不是还说喜欢他,都是假的吗?”小狐语气里有些责备,感觉慕若说话不算话。

    慕若嘴角有些僵硬,低眉看着手心里一口一句帮着冥御煌的小东西,甩手就把它丢下房檐。

    还好小狐早就猜到慕若的举动,身体在半空中一个翻腾就浮了起来。

    “主人……”小狐可怜兮兮的看着慕若。

    “我有说我恨他吗?”慕若瞥了小狐一眼,身体往后一仰,手枕在头下,半响之后才冷冷清清的回了句,“至于原谅……唔……恨都没有…应该谈不上原谅了吧?”

    慕若的回答完全在小狐意料之外,它茫然的看着慕若,凑上前问道:“那……那您既然不恨他为何还要离开他?”

    慕若再一次将它拍开,翻了一个神,背对着它。

    “他既然敢无所顾忌的骗我,就肯定想过我会怎么对待他,适当给个教训未尝不是好事。”

    小狐竟有些无言以对了,看着慕若后背,半响才找回声音,“那您就不怕他因为这样,再也不来找您了?”

    慕若神色坦然,不以为意的回了句,“倘若真是如此,说明他也不过如此。”

    “…………”好吧!它又无言以对了。

    小狐身体一跃,落在慕若头发边,抖了抖尾巴,蜷缩在一起。

    青瓦上,一袭白色身影渐渐的与黑色融为一片。

    幽暗的黑夜,除了偶尔传出一阵鸟儿的鸣叫声,倒也安静。

    因为柩辕宫在山顶之巅,空中雾气非常湿重,只是躺了一会,慕若的衣服就被打湿了,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几滴露珠。

    一切都那么的平和,然而,就在这时,慕若猛然睁开双眼,凌厉之色在她眼底掠过,旋即翻身跃下房顶,隐进暗处。

    就在慕若闪离之后,两道全身包裹严实的黑影落在慕若之前所在的位置上,只见他们四下看了看便又闪身离开了。

    慕若蹙着眉头,并没有因为对方的离去而再次现身,虽然她才来柩辕宫不久,但是从没有听说柩辕宫夜间有巡视的弟子啊?而且刚才那两个人的实力,显然并非是柩辕宫的弟子,那两个人反倒是像在找什么东西。

    就在慕若若有所思的时候,血玉忽然一热,紧接着一串红色的藤蔓绕在了慕若的手腕上。

    慕若感觉到异样便低眉看去,居然是血色藤蔓!

    “你醒了?”

    藤蔓不断攀附,最终蔓延在慕若右肩膀上才停止不动,接着便传来血色藤蔓沉重的声音,“嗯,小主人,久等了,眼下看来他们找来了,不过他们肯定想不到,您会停留在了柩辕宫。”

    慕若眉心一跳,虽然不知道血色藤蔓所说是谁,但是似乎和她的身世有关系,想到小狐之前说藤蔓醒来就会告诉她某些事情,心底就莫名有些激动。

    “走,我们去燚阳殿。”慕若脸上露出了笑意,转身快速朝着燚阳殿的方向掠去。

    片刻后,慕若回到了潋阳给她安排的住所。

    潋阳给慕若安排的住所,位居燚阳殿后庭,里面摆设简单不失优雅,也许和潋阳的身份有关,所以里面的装饰比较人类化。

    当然,住所占据的面积也不是一般的大,光是外间面积的格局大小,都有阴殿男弟子和女弟子住宿合起来那么大了。

    慕若回到房间之后,便迫不及待的看着手臂的藤蔓问出声,“不管是我的身世,还是我的敌人,我想我都有权力知道。”

    慕若手上的藤蔓忽闪一道红芒,紧接着红芒便聚集在了一起,红芒聚成一道暗红色的人形,落在慕若面前。

    “小主人,好久不见!”

    声音是血色藤蔓的,显然眼前这个红芒就是它幻化出来的。

    慕若听见这道声音还有这熟悉的形态,攀附在右臂上的藤蔓猛然缩紧,她的脑袋倏地一痛,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大脑一般。

    “怎么……回事……”慕若一手撑着头,脸色煞白,咬牙看着血色藤蔓。

    血色藤蔓迈开脚步往前走了一步,扬起手在她面前挥了挥,“我现在的实力没有办法让您恢复所有的记忆,但是您应该知道的记忆,它都会带给您。”

    不等慕若再出声,一道暗影划过,如同银针一般,扎进慕若的眉心。

    一股力量不停的挤压她的大脑,她的脑海里惊现一串不属于她的记忆,她刚适应挤压感,没任何缓解的时间,她的大脑突然就好像被人从里面四面八方往外撕的痛感遍布整个头部,乃至延伸至全身。

    一波又一波痛意,让慕若痛的抱着头直不起腰。

    一切发生的时间,那么迅速,完全没预兆。

    “老藤?主人不会出事吧?”小狐担忧的看着痛苦的慕若。

    血色藤蔓轻叹了一口气,“这是逆天的代价,做任何不寻常的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好比前主子,你不是非常清楚吗?”

    小狐眼神闪了闪,转过头不再出声,只是趴在地面的四爪已经地面坚硬的石块抓出伤痕。

    “对了,不是说鸩鸟也进来了吗?”血色藤蔓往旁边走了两步,坐在椅子上。

    小狐听见这话,指了指地上的慕若。

    血色藤蔓了然的点了点头,对着慕若的身体就是一抓。

    一个小小的身影竟被它空手拽了出来。

    “啊——臭狐狸!你做什么?信不信我告诉姐姐,你欺负人!”慕鸩呈现坐着的姿势,背对着血色藤蔓而去,然后被它摔在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