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18章 四方领主聚集(三)
    小怪看着小野和慕若聊天的样子,感觉到有些不安,心底胡乱猜测,这小野该不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师妹了吧?这可使不得啊!这小师妹可是得罪了诸绪师尊的,就算现在出来,以后在柩辕宫也没有出头之日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跟他有什么关系?柩辕宫的规则何其残酷,他哪有时间管别人?如果他真的学人玩私情,那月底的竞争对手岂不是又少了?

    小怪凝视着小野和慕若的背影,不怀好意的笑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脚步往后退,偷偷地离开了。

    慕若敏感的察觉到身后的人不见了,直觉哪里不对劲,但是身边的小野还在低声和她说话。

    小野带着慕若刚走到月宫的偏殿的走廊,突然顿住了,看着正殿外面围着众多的弟子,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对了,今天是四方领地的领主在月宫聚会的日子。”

    四方领地的领主?

    慕若挑了一下眉,转眸看了过去,入眼是一个接着一个背影,将大殿的门口都围住了,并看不清什么状况。

    “师妹,要不,我还是先带你去阴殿吧?你刚来阴殿就被关进悔过阁,还有很多东西你不知道。”

    “恩,都可以。”慕若淡笑点了点头。

    去哪里都可以,这几天在悔过阁憋坏了,总之不要关在狭小的空间里就可以了。

    “呵呵,走吧!”小野转身带着慕若朝着另一边出口走去。

    慕若刚转过身子,忽然脚步一顿,等一下,四方领地领主,有他吗?

    “师兄,四方领主,包括皇都城的尸皇吗?”

    “当然,尸皇是四方领地中唯一叫法不同的,但是也是领主。”

    慕若抿了抿唇,问道:“那,冥御煌来了吗?”

    “冥御煌现在是尸皇,代表皇都城当然来了,怎么了?”小野奇怪的看着突然问题变多的慕若。

    慕若摇了摇头,转眸看向人潮拥挤的后庭。

    “师兄,我们也去看看吧?今天这么热闹,这么多弟子在这里都没人管,说不定小栾他们也在这里。”

    小野扬起眉,看了看热闹的人群,赞同的点了点头,“说的也是,瞧我这个笨脑子,鬼小栾他们肯定在里面,我带你从另一个入口进。”

    慕若将眼底的情绪掩盖,随着小野朝着正殿另一个入口走去。

    月宫正殿。

    四方领地的领主,东,冥御煌,南,濮阳翼,西,第五紫砚,北,薄奚稷(ji)。

    分别坐在四个方位的长桌前,长桌上面则摆着润口的上等兽血。

    他们身边或身后都站着僵卫或是身穿华服的女人。

    左侧坐着华凌和诸绪,右侧四名长老。

    至于明家三位长老,则是完全没有出现,他们本就不参与柩辕宫内部争斗,也不需要徒弟壮大自己的明殿,根本没有出来的必要。

    而在大殿的中央,站在四排弟子,一排二十多人,一共九十多人,每一个都是资深弟子,在尸元或者制毒上面都小成。

    其中阴殿和明殿的弟子两两分开,左侧两排是是阴殿的,右侧两排是暗殿的。

    诺大的宫殿,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华凌师尊,柩辕宫不同凡响,僵王元者比比皆是,这让本领主都有了危机感!”濮阳翼脸上挂着柔笑,眉目间的阴寒倒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哈哈,濮阳领主秒赞了,这些弟子学成以后还是要出宫的,哪里来的还得回哪里去,为自己领主效劳,这也是柩辕宫存在的意义。”华凌不急不缓的解释了一遍。

    柩辕宫已经和以前没法比了,再这样下去,很难不被别的地方吃掉,宫主下落不明,他这么做是为了柩辕宫好!

    华凌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给自己催眠,硬是将自己贪心推到柩辕宫的生存上去。

    其他两个领主也是出声寒暄了一番,聊了聊各个领地的现况,还有以后的发展问题。

    冥御煌始终不曾搭话,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手指在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垂下的双眸,逆天的睫毛,还有那张绝世容颜,即便是他不说话,也始终是下面众多女弟子目光聚集的地方。

    就在这时,从正殿的一个角落,小野带着慕若悄悄地插进人群里。

    小野是资深弟子,完全有资格进这里,但是慕若是新进弟子连一个月时间都没有到,根本没有资格来这里。

    小野和慕若的出现虽然不不惹眼,但是坐在上面诸绪和华凌却看进了眼里,两人纷纷皱起眉,但是碍于在场的领主,也只能忍住不出声,今天绝对不能出差错。

    与此同时,在慕若走进来的那一刻,冥御煌便转头看了过去,当他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之后,放在扶手边的手指收了一下。

    坐在冥御煌身侧的娉落玫奇,怪的看了一眼突然有动作的冥御煌,小声问道:“陛下,您怎么了?”

    冥御煌瞥了一眼娉落玫,冷淡回道:“本皇准你说话了吗?”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奇怪的是整个大殿的人都听见了。

    娉落玫闻声心头一颤,连忙低下头,咬着唇不再出声。

    慕若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平静的心湖荡起阵阵涟漪,抬眸看向了那个熟悉的人,有些恍然,觉得好像很久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了,可是当她的视线落在他身边的人影之后,俏脸沉了下去,眼神渐渐也变得冰冷了。

    “师妹?你怎么了?”小野凑近慕若问了句。

    慕若闭了闭眼,无声摇了摇头,低着头不再四处张望。

    冥御煌暗自将慕若的反应看在眼里,瞥了一眼身边的女人,突然有点后悔带她来气若儿了。

    “冥皇,你这是怎么了?对着身边的大美人如此冷淡。”濮阳翼端起桌面的兽血轻酌了一口。

    冥御煌斜眼看了过去,烦闷自己带这个女人出来,但是这个濮阳翼也不是好东西。

    “本皇的妃子,本皇想怎样就怎样,你算老几?”

    冥御煌的应声不冷不热,但是怀里的意思就是嚣张无力加挑衅。

    濮阳翼的脸色顿时就黑了,同为领主,他怎么能忍受冥御煌这么嚣张。

    “冥御煌你搞清楚,本领主可不是你随便能羞辱的人。”濮阳翼眯着双眼,警告冥御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