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20章 都觊觎他的宝贝(二)
    高坐上的诸绪,听见慕若的话皱了皱眉,忽然好像想起什么,瞳孔一缩,悔过阁,对!他把她关进悔过阁半个月,她……她居然安然无恙的出来了!

    不止是诸绪想起了这件事,华凌还有其他四名长老也同时想起了这件事情,几个人看见慕若的目光顿时就变了,就好像在看怪物一样,她,她怎么可能还会活着出来?

    “师尊,既然这里不是弟子该来的地方,那么弟子先下去了。”慕若自始至终都未看一眼冥御煌,说完之后更是直接转身。

    一直没有出声的薄奚稷突然抬起了头,转眼看向了下面正在转身的慕若,奇怪的扬了扬眉,感觉这个背影有点熟悉,却又说不上来。

    而这时,冥御煌唰的一下站起来了,瞪着慕若的后背,恨不得瞪出一个洞。

    “给我站住,谁准你走了!”

    慕若脚下一顿,无奈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幼稚的家伙,就只会用这样的方法吗?

    她轻叹了一口气,心中莫名的压抑感也随之消失,侧身一脸平静的问道:“尸皇陛下有事?”

    “…………”众人无言。

    本来怒气冲冲的濮阳翼,看着事情的发展,怒气渐渐地平缓了,不知何时坐了回去,脸上带着看戏的表情,他也有被人无视,被人挑衅的时候,他倒要看看,他打算怎么办!

    旁边的华凌和诸绪,看着这样的场面,不禁脑洞大开,难道这个女弟子还和冥御煌有仇?

    薄奚稷眼珠子转了转,因为那一星半点的熟悉,打算帮她一下。

    他掩唇轻咳了一声,笑言,“呵呵,冥皇,她只是错做地方弟子,你何必和她置气。”

    冥御煌目光不悦的瞥向薄奚稷,这家伙不会看上他家的小东西吧?他跟他媳妇说话,管他什么事情?狗拿耗子!

    “本皇乐意,你管得着吗?”冥御煌瞪了薄奚稷一眼,低眉扫视坐在身边的娉落玫,“滚开。”

    娉落玫已经被吓得浑身发颤了,听见冥御煌的声音,她想要站起来,可是脚软。

    看着站起来又摔倒的娉落玫,冥御煌抬脚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踹翻了,冷冷吐出两个字,“碍事。”迈脚跨过桌子,朝着殿下走去。

    慕若看着冥御煌狠心的样子,抬手捏了捏眉心,突然觉得娉落玫可怜了,他把她带来不就是为了气她,现在又是闹哪一出?

    白日和离末冷漠的看着坐在地上发抖的娉落玫,完全不同情,这段时间她仗着自己是唯一的妃子,在皇宫里不知道作了多少妖。

    冥御煌抿着唇,脸色阴沉,迈着脚一步一步朝着下面的慕若走近。

    站在后面的鬼小栾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想要站出去帮忙,可是又害怕连累自己。

    “哎呀!不管了不管了,死就死了,也不能让小若一个人承担!”鬼小栾对着自己打气,深呼了两口气,攥拳跳了出去。

    “等一下——”鬼小栾闭着眼睛冲着慕若就冲了上去。

    慕若闻声眨了眨眼睛,转身一看,鬼小栾正闭着眼朝着她快速奔来,慕若嘴巴微张,就在鬼小栾快要抱住她的时候,身体往后一闪,伸出手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拽回来。

    此时,冥御煌已经下了台阶,距离慕若的地方还有两步远,看着被慕若拉住的鬼小栾,拳头也攥了起来,该死的柩辕宫!

    此时的冥御煌已经魔怔了,感觉柩辕宫里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觊觎他的宝贝!对他的宝贝有企图!

    鬼小栾睁开眼,站直身子刚要说话,结果入眼就是冥御煌冰冷的目光,“啊——”她吓得藏在慕若的后面,刚才的气势皆无。

    她完全忘记自己是元者的事实,而对面的这个男人是没有尸元尸皇陛下,她所有的思绪全部都被他冰冷侵略的视线给吓到了。

    众人看着鬼小栾的帅不过三秒的样子,只觉得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慕若嘴角抽了一下,低声安抚,转而对着小野使了使眼色,小野连忙将鬼小栾拉到身边。

    冥御煌迈出两步,抿唇瞪着慕若,眼底带着控诉。

    慕若抬眸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冥御煌,见他不出声,不由再次翻了一个白眼,“你没事我走了。”

    众人只觉得慕若太嚣张了,居然敢这么和冥御煌说话,纷纷等待着冥御煌发飙!

    慕若凝视了冥御煌两秒,见他还是没有开口的打算,耸了耸肩,便转过身,然而,就在她转身之际,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左手,猛然使劲将她拽了回去。

    冥御煌左手揽着慕若的腰,右手轻抚着她的秀发,弯腰低着头,下巴搭在慕容左肩上蠕动了一下。

    “若儿,你好狠的心……我好想你…好想你啊……”既软柔又委屈的声音从冥御煌嘴里传了出来。

    慕若撞进冥御煌的怀里,微凉的怀抱,熟悉的气味,还有冥御煌的声音,让慕若撇了撇嘴,鼻尖有些酸酸的,抬起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刚才还低着头开心的和别的男人聊天说话!”

    冥御煌好似孩子争宠一般的语气,让慕若哭笑不得。

    “那你也带别的女人来气我,扯平了。”慕若无奈的回了句。

    冥御煌听见这话,有些激动了,松开慕若,抓住她的肩膀,一条一条的指控,“那你进来的时候都没有看我,我可是一直关注着你呢!还有刚才,你还拉着别的女人,我都主动走过来了,你也不主动和我说话,我刚才不拉着你,你就离-开-了!”冥御煌瞪着慕若,噘着嘴,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嗳?”慕若嘴巴微张,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怎么他比她还像女人,这些问题不应该是女人更加计较的吗?怎么搞的她好像负心汉一样?

    “嗳什么嗳?以后不许再离开我了!”冥御煌一把将慕若又拉回怀里,双手搭在她的腰间,紧紧的搂着。

    “唔,看情况,要是你再骗我,我就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我。”

    冥御煌低着头,在慕若耳边轻轻低语,“我保证再也不会骗你,对不起。”

    慕若嘴角微扬,眼底溢出笑意。

    月宫大殿里,死一般的寂静,就连呼吸声都没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