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22章 僵后(二)
    因为所有人心底都在想,这新进弟子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脑子不好了?病了?还是疯了?不管她和冥御煌是什么关系,尸元等级又是什么,现在这样明目张胆的对着南领主叫嚣,这是什么鬼?胆子也太大了吧!!

    诸绪嘴角抽搐,瞥见濮阳翼周身散发的阴寒,脸色绷了起来,“冥若,你这个逆徒!你想造反是不是?来人把她再次关进悔过阁,永远不得放出,本尊倒要看看治不治得了你!”

    濮阳翼听见诸绪的处置,冷哼了一声,弯腰坐回原地,转眸冷睨着下面的冥御煌,眼底带着挑衅。

    愣怔半天的云染听见这话,瞬间回了神,赶忙出声制止,“师尊——不可!”

    诸绪怒瞪了一眼云染,抬手指着站在前方的两名弟子,“本尊的话听不见吗?把她-关-起-来!”

    “师尊——”云染惊慌的看着诸绪,想要再说什么。

    诸绪根本不理会云染,转眼和旁边的鬼仇使了使眼色,鬼仇快速走到云染身边,暗中将云染迷倒,交给旁边的弟子,将其送回阴殿。

    诸绪寒着脸,咬着牙瞪着慕若,此时,完全忘记刚才冥御煌的举动,或者说,就算他知道冥御煌和她关系匪浅,却还是明知故犯,因为他打心底就看不起冥御煌这个没有尸元的尸皇,就算得罪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两名弟子见此,转身朝着慕若走去,走到慕若身边便要将其拉走。

    冥御煌狭长的眸子,掠过杀意,迈脚往前一步,将慕若拽进怀里,周身微弱尸元波动渐起。

    慕若冰凉的手指抓住垂下的大手,冥御煌身上渐起的尸元波动也随之消失,她抬头冰冷的视线扫向两名弟子,转而疑惑出声,“我犯什么错了?”

    两名弟子被看的心头一窒,心脏狂缩了一下,就好像心脏被强行拽了一下。

    诸绪凝视了慕若一眼,心底莫名感觉到奇怪,却又很快的压了下去。

    “你不尊师重道,顶撞柩辕宫的来客,不管是哪一条,都足够将你关在悔过阁,关-到-死!”诸绪恶狠狠地瞪着慕若,摆明看她不顺眼,就是要整治她。

    慕若眼底浮起薄冰,对诸绪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感到不耐烦了,不等她开口说话,却传出一道蚀骨冰寒的声音,如千刀一般凌迟着众人。

    “你刚才说关-到-死?”

    诸绪皱眉看了一眼冥御煌,冷冷的回了句,“冥皇,本尊不管她和你有什么关系,她是柩辕宫的弟子,就要遵守柩辕宫的规定,就算你是尸皇陛下,也不能插手柩辕宫的内事。”

    冥御煌挑了一下眉头,似笑非笑,“诸绪,看来,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把本皇放在眼里啊!”

    诸绪听见冥御煌挑明的话,面色微变,“尸皇陛下,眼下说的是柩辕宫处置逆徒的事情,您要是想要转移话题,也不必拿本尊当挡箭牌!”

    “不尊师重道?逆徒?顶撞来客?关到死?”冥御煌每呢喃一句,脸色便冷上三分,周身散发着惊人恐怖气息,渐渐蔓延开了,浓郁的黑色,从他身上散出来,那是来自地狱的死亡气息。

    大殿里所有人都惊恐了,他们看着冥御煌陡变的气势,纷纷摸不着北。

    华凌面色微变,跟着站了起来。

    慕若轻叹了一口气,转眼看了一眼为自己生气的冥御煌,有心想要打断他的维护,但是这种被人维护的感觉,似乎也不赖,况且,那个诸绪也真是好日子过多了,得让他长长记性了。

    慕若抿唇掩去嘴角的笑意,抓住冥御煌微凉的手指,打算不再出声,他爱怎么处理便怎么处理。

    冥御煌感受到慕容的小举动,身上的气息微微收敛了一点。

    众人连忙呼了一口气,差点以为刚才那致命的气息是错觉。

    冥御煌没有理会众人,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转头低眉看着慕若,轻声低语,却传进众人耳中,如同敲在他们心尖一般。

    “本皇放在身边宠着,爱着,任由着,只要她开心一切都好,哪怕要我-的-命。”他真挚的视线里满是柔情,看的慕若心头一颤。

    冥御煌抬手抚了抚慕若细嫩的面颊,嘴里的语气骤然变得凌厉,“可是到你们这里,居然敢如此待她,拜进你阴殿你不感恩?反倒称她为逆徒?维护本皇你却说她顶撞来客?诸-绪,你可真是-好-啊!”

    听见冥御煌前面的话,诸绪就觉得大事不妙,到底怎么回事?哪里不对劲?冥若冥若……冥-若……

    诸绪倏地瞪大了双眼,不等他一问究竟。

    这时,白日和离末相视了一眼,两人快步朝着慕若所在之地走去。

    “参见僵后,僵后圣安!”

    “参见僵后!僵后圣安!”

    两人恭敬的跪在地上,对着慕若喊出声,如果他们到这里还不知道他们爷之前话中的意思,那他们也算是白跟了爷这么久了!爷说的没错,再也没有胥疏王妃了,从今以后只有僵后!

    果然……诸绪脚下一软,跌坐在椅子上。

    嚯——

    月宫大殿里的所有人,包括门外围观的众弟子,全部惊呆了,这个刚进柩辕宫就得罪师尊且被关进悔过阁的女弟子居然是僵后?

    “僵后?她…她居然是僵后?”

    “冥若……冥-若啊!难怪她叫冥若!”众人恍然大悟!

    突然有一道惊呼声,“啊!那冥若,冥若该不会就是慕若吧?”

    “肯定是这样,如果冥若就是慕若,那她可是潋阳大师的唯一的弟子啊!”

    “天啊!潋阳大师的入室弟子,居然被师尊关进了悔过阁!而且还被称为逆徒…………”

    两名师尊,四名长老,纷纷面如土色,要知道潋阳小气起来,比起明家那三只还要恐怖,他要是只要他们这样对待他唯一的徒弟,那岂不是得把他们的皮给扒了?

    众人的惊呼声,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针尖扎在他们心上,让他们闷疼,还不流血!

    慕若张了张嘴,虽然早就猜到会这样,还是感到无奈,转眼扫了一眼周围目瞪口呆的众人,不由在心里加了句,啧啧,这个逼装的真是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