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23章 僵后(三)
    慕若收回视线,对着地上的白日和离末努了努下巴,“都起来吧!”

    “谢僵后!”

    “谢僵后!”

    白日离末站起之后,恭敬的站在旁边。

    此时,坐在上面的濮阳翼脸色变了变,眉头紧蹙,心中衡量这件事情的利弊,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子居然是潋阳大师的入室弟子?

    第五紫砚和薄奚稷纷纷把目光落在了慕若身上,两人眼底带着不同的见解,但是唯独没有丝毫敌意。

    被小野拉住的鬼小栾从错愕中回了神,快步走到慕若的面前,“冥若,你……你真的是慕若吗?是僵后吗?”

    慕若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她是慕若没错,至于僵后这个称呼,呃……她保证,她也是刚知道。

    鬼小栾偷偷看了一眼冥御煌那引人注目的容貌,然后低头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咳咳,以你之姓、冠我之名,哎哟,小若,看来你真的是皇都城的僵后啊!还有……尸皇陛下看上去好爱你啊!”

    天啊!她居然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潋阳大师的徒弟成了朋友!

    不等慕若回答,冥御煌便傲娇的扬起下巴,满脸的骄傲,“那是,本皇的僵后,本皇自然爱之入骨。”

    慕若原本听见鬼小栾的话,面色有些不自在,但是听见冥御煌自傲的声音,又有些释然。

    曾几何时自己是那么潇洒自在的人,不知何时开始变了,变得瞻前顾后,完全不像自己了,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这个骄傲自大的男人,不!他应该是撒娇、卖萌、耍贱一把手的男人!

    因为在乎,所以害怕他会因为自己出事,因为在乎,所以不想让他牵扯复杂的事情里,因为在乎,所以才会更想逃避开。

    原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有了这么在乎的人……

    “若儿,你以后干脆叫慕若得了,嘶,要不,咱们的女儿叫冥若也可以,多好听啊!”冥御煌心里乐滋滋的,抿着唇转过头,脸上掩饰不住的笑容。

    天知道,当时他知道她称自己叫冥若的时候,他有多开心啊!

    慕若闻声立马回神了,嘴角狂抽了一下,女儿?想的可真够远的,还冥若?哪有人的女儿和妈妈一个名字的?

    她没有回应冥御煌的话,转眸看向了鬼小栾,眼底若有所思,从她一开始对自己帮助,直至刚才以为她有危险跳出,额……最后虽然怂了,却也还是跳出来了。

    既然重活一世,何必再被前世种种累及,不管是二十一世纪的慕若,还是千年前的慕若,在这一世,她只是她,慕若。

    慕若眼底渐渐泛起光芒,认真的看着鬼小栾,“小栾,对于我是僵后这件事,我也是刚知道,希望你不会介意。”

    “啊?不介意不介意,你又没有故意骗我,我也没有问你这些事情,扯平啦!不过一想到你是潋阳大师的徒弟,我还是好激动,哈哈……”鬼小栾捂嘴,抑制不住的狂笑出声。

    殊不知,因为她的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台上的诸绪和华凌。

    鬼仇瞥见华凌诸绪难看的脸上,连忙瞪了鬼小栾一眼,“小栾,回去!”

    这个丫头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收敛,尽晓得惹麻烦。

    鬼小栾闻声撇了撇嘴,“我又没有做什么……”刚要伸手拉慕若,结果慕若一把就被冥御煌拽了开。

    冥御煌搂着慕若,脸上的笑意还没有收起来,但是眼底的不悦却非常明显。

    鬼小栾抬眸看了过去,顿时有些无语,这护妻也太厉害了吧?她是女的,女的啊!

    慕若横了一眼小气的冥御煌,解释道:“她是我朋友。”

    冥御煌瞥了一眼鬼小栾,语气委屈,“我又没有做什么,是她自己胆小,再说了,你还是我媳妇呢!”

    “冥-御-煌。”慕若眯起双眼甩给他一个意味的眼神。

    本来闹别扭的冥御煌,顿时脸色微变,满脸讨好,“呵呵,若儿,我不是那个意思,别生气,别再偷偷走了。”

    看着冥御煌如此神态,慕若就算再不高兴,气也消了。

    就在这时,一句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

    “潋阳大师唯一的徒弟?谁见过?就算她是冥御煌的僵后又如何?可别忘了,潋阳大师可没有公开带着他的宝贝徒弟一起出现过!这潋阳徒弟的名号,是真是假,还尚未可知!”濮阳翼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语气里怀疑的意味十足,摆明了是不承认慕若的身份。

    经过濮阳翼的一番话,就让本就心虚的几个人,开始动起歪脑筋。

    对啊!就算她是僵后,也不能证明她是潋阳的徒弟啊!潋阳可是从来没有和她一起出现过,她怎么能证明自己就是潋阳的徒弟?只要他们死咬着没见过,不认识,就算是潋阳也没有办法追究责任吧?谁让他把她放在柩辕宫都没人知道呢!

    诸绪率先开口表明立场,“濮阳领主所言不假,这件事情只能等到潋阳大师回来才能证明。尸皇陛下也不要迁怒柩辕宫,毕竟僵后前来柩辕宫学习,也没有告诉任何人,本尊没有慧眼识出,实在是眼拙。”

    诸绪脸上带着假笑,避重就轻的将这件事做了一个总结。

    “眼拙?”冥御煌看着想要息事宁人的诸绪,冷笑了一声,“本皇看你不是眼拙,根本就是眼瞎!”

    诸绪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抓着扶手的手指使劲攥了攥,暗自呼了一口气,将这个羞辱接下了。

    “尸皇陛下说的是,是本尊的问题,本尊道歉,还望僵后不要责怪!”

    慕若抿唇不言,平静的双眸扫过坐在上面的华凌诸绪,还有四名长老,最终将视线落在了濮阳翼的脸上,“恩,濮阳领主所言极是,本僵后不是潋阳大师唯一的徒弟,有劳你这么费心猜想了。”

    哐当一声,诸绪和濮阳翼只觉得脑袋被人砸了一下,慕若越是淡定不在乎,越是代表她是潋阳徒弟的可能性越大。

    尽管他们心中已经偏向她是潋阳徒弟事实的一方,却还是为了颜面,装傻充愣,但是语气已经轻缓了许多。

    “呵呵,僵后说笑了,先前本领主言辞偏激,还望僵后不要放在心上。”濮阳翼目光闪烁的看着下面的慕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