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24章 僵后(四)
    “呵呵,僵后说笑了,先前本领主言辞偏激,还望僵后不要放在心上。”濮阳翼目光闪烁的看着下面的慕若。

    如果她只是僵后,或许他也不会将她放在眼里,但是她是潋阳大师的徒弟,那就另当别论了。

    慕若扬了扬眉,微微一笑,“呵呵,濮阳领主本僵后刚才说过了,本僵后确实并非潋阳大师唯一的入室弟子,所以您也不必这么刻意示好。”她确实不是唯一的,还有冥御煌不是?

    冥御煌听见慕若的话,蹙了一下眉,猜想到慕若的意思,便不再多说什么。

    濮阳翼闻声表情又是一变,有一种被人玩耍的羞辱感,充斥在他胸腔,转眸对着慕若,怒目而视。

    坐在上面本看慕若不顺眼的华凌,却抿起唇,凝视着慕若,始终没有出声,他在思索,之前明家那三只对慕若的态度就值得怀疑,由此可见,慕若说不定就是潋阳的徒弟,再说了,不管慕若是不是潋阳的徒弟,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又何必去为难她,给以后的路埋下祸根呢!

    比起华凌,诸绪对慕若的矛盾怨念更深,所以听见慕若否认身份,脸上的表情立马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僵后说笑了,不管您是不是潋阳大师的徒弟,却都是柩辕宫阴殿的弟子,以前的事,不知者不罪,再者说,您来柩辕宫不就是为了学习,既然来了遵守柩辕宫的宫规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诸绪此话言明了之前的事情都是慕若自己的问题,她既然已经是柩辕宫的弟子,不管是不是僵后也得遵守柩辕宫的宫规。

    一开始诸绪还怀有歉意,现在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慕若也不介意,只是笑了笑,“诸绪师尊说的对,本僵后,哦不,是弟子的过错。”

    “哼,就算如此,本皇也见不得某些瞎了眼的人欺负你。”冥御煌言语犀利追加了一句。

    诸绪就算再窝火,再想收拾慕若,却也因为她这层身份收到了阻碍,一方领地的僵后,他如何能再将她关进悔过阁?只好假装不知道冥御煌话里的意思。

    薄奚稷眼珠子转了一下,对于慕若的身份已经确定了,于是语气柔和的说道:“冥皇,想不到僵后居然能进入柩辕宫学习,真是女中豪杰,此行本领主总算没有白来一趟。”

    “是啊!第五一族表示荣幸之至。”第五紫砚同样对慕若示好。

    慕若抬头,看了一眼第五紫砚和薄奚稷,见他们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便微微点了点头。

    冥御煌宣誓主权一般,将慕若往怀里搂了搂,好似别人要抢了慕若一般。

    慕若呼出一口气,手肘一弯,毫不停留的顶向冥御煌小腹。

    冥御煌却好像没有反应一般,嬉皮笑脸道:“打是亲,骂是爱!”

    慕若抬手扶额,对这个男人,她也是没辙了。

    两人的互动,看呆了众多弟子,在这些弟子眼里,他们是绝对禁止男女私情的,看见慕若和冥御煌在柩辕宫不避嫌的搂在一起,羡煞旁人,真是太养眼了!

    就在这时,一道煞风景的声音传了出来。

    “本领主赴约前来,可不是为了看你在这里卿卿我我的。”濮阳翼眼角余光带着冷意,“冥皇身为一方领地之主,看来是有轻重缓急都分-不-清。”

    濮阳翼话里话外都是对冥御煌的不屑,讽刺冥御煌身为尸皇却不是尸皇该做的事情,根本不配做尸皇。

    “哦?那濮阳领主来柩辕宫所谓何事?你们三方领地来的之后便同华凌诸绪两位共商大事,就连改了时间本皇也是最后得知,本皇倒是好奇了,难道你们背着本皇都聊了些什么呢?是聊着本皇何时退位呢?还是聊着何时吞并皇都,亦或者,两样都有?”

    冥御煌神色淡然,语气再平淡不过,但是每一句的威力,都像是炸弹!

    华凌,诸绪,濮阳翼,第五紫砚还有薄奚稷闻声全部一震。

    冥御煌说的话,虽然不是原话,但是却像是亲耳听见的一般,与那天他们一起讨论的事情,完全吻合。

    冥御煌看着神色陡变的几人,尤其是濮阳翼最甚,嘴角扬起一抹邪笑,“嘶,不过怎么办呢?皇都,皇位,本皇虽然都不在乎,但是本皇暂时还没有退位的打算,难道你们打算”

    心虚的濮阳翼,倏地坐直了身子,冷视冥御煌,“冥皇,话不可乱说,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四方领地何平共处千年以上,本领主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心思!”

    第五紫砚和薄奚稷闭口不言,没有帮濮阳翼说话,也没有否定冥御煌说的话,两人本来就对吞并皇都的兴趣不大,要不是四方领主都必须到场的话,他们两人根本不会出现,况且那天的事情,他们两个言辞少之又少,基本上都是华凌诸绪和濮阳翼在谈。

    第五紫砚和薄奚稷心照不宣,凝视着冥御煌若有所思,看来,冥御煌并不如表面那样的简单,他们几人等级都不低,但是那天却都没有察觉到有人偷听,如果不是他,那就是他身边的人,如此,此次之行,福祸未知!

    “呵呵,濮阳领主怎么如此激动,本皇就是说说罢了。”冥御煌的脸上满是无辜,好像真的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但是第五紫砚和薄奚稷知道,绝非如此。

    “哼!本领主没有激动,只是怕有人暗中挑-拨!”濮阳翼怒瞪了一眼冥御煌。

    冥御煌呵呵一笑,满脸的不在乎,两人的脸色一比较,一个焦躁易怒,一个沉稳淡定。

    第五紫砚和薄奚稷暗中将这些看在眼里,心底对冥御煌越发忌惮了,果然,能一夜之间颠覆皇都城的男人,靠的不仅仅是那所谓的运气!

    此时,唯一值得两人感叹的是,还好他们没有在慕若的问题上跟着战队形,这样至少没有得罪冥御煌!

    “濮阳领主请放心,本皇当然不会被人挑拨,你此行的目的本皇不知道,但是本皇此行的目的明确,为本皇挚爱之人前来,可是与这什么鬼聚会没有半点关系。”

    冥御煌满脸笑意看着濮阳翼,说出每一句话都恨不得把濮阳翼给噎死,我就不是来谈事情的,怎么样?我就是来找我媳妇的卿卿我我,又怎么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