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简直不-可-理-喻!”濮阳翼脸色铁青,紧攥着拳头,周身尸元浮动,却因为顾忌慕若,不敢再贸然出手。

    冥御煌闻声,低眉看着慕若,委屈告状,“若儿,有疯狗骂你夫君怎么办?”

    慕若樱唇轻挑,诧异回道:“既然是疯狗,肯定不是故意的,又何必在意,随他乱嚎便是。”

    冥御煌嘴角弯起,低着头搭在慕若肩膀上,“唔——还是我家若儿说得对!”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虽然没有指明,但是却明摆着在骂濮阳翼是疯狗!

    濮阳翼抓着扶手的手不停地颤抖,那是气得,有心想要站起来反驳,但是他们两个没有指名道姓,他若是站起来反倒是自己找不自在!

    大殿里的人,神色各异,纷纷暗自对这两人竖起拇指,拐着弯骂一方领主,对方还不敢站起来,还真是绝无仅有,史上第一次。

    论四方领地之间的关系,虽不算好却也不算坏,每个都有优势与劣势,所以从来没人想要吞并谁,各持一方天地,谁也没有冲突。

    要不是在位一两百年的冥傲孤突然退位,皇位由著名的废物四王冥御煌接位,濮阳翼也不会动这个歪脑筋。

    慕若侧脸看着搭在自己肩膀上俊脸,眼底闪过笑意,耸动了一下肩膀,轻声道:“喂,起来,你打算搭到什么时候?”

    冥御煌微微抬眸,凝视着慕若一张一合的樱唇,眼底闪过坏笑。

    慕若眉心一拧,当即就察觉到了,即便是这样,还未等她往后仰身,樱唇猝不及防被轻啄了一口,微凉的触感,让她有些恼羞成怒。

    冥御煌邪魅的舔了一下嘴角,好似在品尝那快速偷来的香吻,暧昧看着慕若,回道:“你看,这不就起来了嘛。”

    慕若抿唇,剜了他一眼,这个家伙还真是随性,在这里这样,真是不怕得罪人!

    鬼小栾站在旁边,看着冥御煌和慕若的互动,眼前一闪,忽然出现一张熟悉的脸庞,伸手捂嘴,当即娇羞的跺了跺脚。

    在场的女弟子,无一不是艳羡的看着慕若,有一个如此身份地位,而且还是宠她的男人护着她,真是太幸福了,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这样的男人。

    所有的男弟子则嘴里苦涩,神情晦暗,陷入深深地郁闷中。

    诸绪的脸都黑了,冥御煌和慕若这样的举动,根本视柩辕宫的宫规为无物!

    “尸皇陛下,僵后,虽然本尊理解您二人团聚之喜,但是这里是柩辕宫,还望两位体谅。”诸绪尽量放缓语气,十分柔和提醒了一句。

    正常人听见这样的话,也该就坡下驴了,可是诸绪错了,他眼前的男人并非真的废物一枚,相反体内的能力高于这里的所有人,怎么可能会给你留面子!

    “本皇和自己僵后搂搂抱抱难不成还要你的批准?什么时候你也能来管本皇的闲事了?是不是在柩辕宫安逸的太久了?”冥御煌语气里带着冷意,这个老不死的,先是把他的若儿关进悔过阁,现在又处处找茬,不修理他一下,真是灭不了火!

    诸绪心头一梗,脸色沉了下去,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前辈,年龄辈分都比冥御煌高一截。

    “尸皇陛下未免太过分了吧?,本尊所言皆是柩辕宫的规定,你又何必处处针对本尊。”

    冥御煌大手搭在慕若腰间,冷睨着上面的诸绪,一字一句道:“你说对了,本皇就是针-对-你。”

    诸绪面色阴沉,眼底闪过杀意,凝视着冥御煌双拳攥起,当他凝视冥御煌目光之后,却惊愕的发现收不回来了,忽然,他的眼底浮现一圈又一圈的幽暗,化为血色彼岸花瓣,带着他进入的另一个世界。

    一片花海,一片鲜红的死亡花海,所有的花瓣顷刻间凋落,野兽一般向他袭来,试图撕碎他的身体入腹,无尽的恐惧袭上心头。

    他想要喊救命,想要凝起尸元,但是全身动弹不得,死亡的恐惧来袭,无尽的吞噬他。

    就在这时,一道急忙的呼喊声传进他的耳中。

    “诸绪师尊?诸绪师尊您怎么了?”鬼仇连忙伸手拽了一把呆愣住的诸绪。

    诸绪心头一慌,倏地瞪大了双眼,缩小的瞳孔渐渐恢复,他靠在椅子上不停地吐气呼气,满头冷汗,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谁也不知道,就在那一瞬间,诸绪差点没命,就连诸绪自己也没有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情,当然看向冥御煌的时候,

    冥御煌已经漫不经心的移开视线,低眉抚了抚慕若的脸颊,“若儿,我们还是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吧!某些人实在是太倒胃口了,我真怕一不小心就把他丢进血色的地-狱-了。”

    慕若扬了扬眉,赞同的点了点头。

    冥御煌拦着慕若,转过身子,在转身的瞬间,眯眼甩给诸绪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那种冰冷,那种死亡的恐惧化为有形的张嘴巨兽,朝着他张口袭来。

    诸绪倒吸了一口气去,张口大叫一声,“救命——”身体一转,快速移动椅子后面,蹲下身子藏在了椅子后面。

    一秒,两秒,三秒,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众人疑惑的声音。

    “咦?诸绪师尊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刚才和尸皇说话突然走神,现在又大惊小怪。”

    “该不会是撞邪了吧?”

    “有病吧你,撞什么邪,你又不是人类,要撞也是异灵。”

    一句句交谈声传进诸绪的耳朵里,他迟疑的站起身子,偷偷看了一眼椅子外面,果然如同众人所言,什么都没有……难道是错觉吗?

    诸绪抓着椅腿,回想到那片死亡花海,那么真实,真实的如同身临其境,怎么可能是错觉?

    华凌听见下面众人的窃窃私语,又瞥了一眼藏在椅子后面的诸绪,顿时觉得柩辕宫的面子丢光了。

    啪!

    华凌一掌拍在扶手上,面色阴郁,“诸绪你闹够没?堂堂一殿之主,成何体统!”

    诸绪浑身一震,赶紧甩了甩头,“失礼了——”诸绪没有争辩,冷汗顺着额角留下,站起身子,呆愣的坐回位置上,忽然,好似想起什么,转眸四下看了看,心底一突,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却又自我安慰什么事都没有,陷入了循环纠结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