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样的诸绪明显不正常,让人不禁好奇,他到底怎么了?

    濮阳翼疑惑的看着诸绪,开口一探究竟,“诸绪师尊,你怎么了?”

    诸绪闻声一惊,见是濮阳翼,连忙摇了摇头,“没事……没事没事,刚才眼花了……”诸绪脸上挂着牵强的笑意,即便是已经回了神,却也忘不掉刚才那种死亡来临的恐惧。

    第五紫砚和薄奚稷不知何时达成了共识,两人相视一眼,纷纷觉得诸绪的异样和冥御煌脱不了关系,刚才他们两人都在观察冥御煌,诸绪的视线在冥御煌身上停留之后,整个人就不对劲了,就好像进入另一个空间一样!

    他们两人已经完全确定了,这个传言中的废物,非但不是废物,很有可能是最危险的一个人,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伪装成废物这么多年,到底为了什么?如果只是一个皇都城,没有必要吧?难道……

    第五紫砚和薄奚稷再次相视一眼,从中看到对方的想法,同时有了危机感,却都默契的压在了心里。

    发完火的华凌,也奇怪的看了诸绪一眼,疑惑众生,但是因为今天最要的事情还没有谈,诸绪的事情以后再问也不迟。

    思及此,华凌对着下面的众弟子扬了扬手,“你们都退下吧!”

    众多弟子点头称是,连忙退出去了。

    鬼小栾和小野出去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去外面寻找慕若了,然而,他们哪里找得到冥御煌和慕若,冥御煌在离开大殿之后就带着慕若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月宫内。

    大殿里的弟子,以及外面的闲杂人等全部退去后,大殿里恢复了安静。

    濮阳翼和华凌相视一眼,眼底闪烁着光芒,对着旁边的下人和女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去。

    华凌笑着看向第五紫砚和薄奚稷身边的下人,似乎在让他们退下,但是并没有人看他的眼色。

    华凌面色有些僵硬,轻声提醒,“那个,第五领主,我们——”

    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便被第五紫砚打断了,“华凌师尊,诸绪师尊,濮阳领主,本领主有些不舒服,先客房休息了,告辞!”说罢完全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转身带着随行的下人离开。

    华凌和濮阳翼纷纷一愣,而诸绪则再次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自拔。

    不等华凌和濮阳翼反应过来,薄奚稷也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

    “华凌师尊,诸绪师尊,濮阳领主,本领主同样不舒服,先告辞了。”说罢,同样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转身就走。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就连理由都一样,傻子也知道是假的!

    等到人都走了,诸绪才缓过劲,茫然的问道:“额……第五领主和薄奚领主呢?”

    濮阳翼额角青筋直跳,怒火狂涨,愤愤瞪了一眼诸绪,刷的站起身子,甩袖离去。

    没有其他两方领地的帮忙,他想要吞并皇都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话,这一趟真是白来了!

    “额……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诸绪满脸不解,转眼看向华凌。

    华凌面色阴沉,气得浑身发抖,听见诸绪的问话,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毁了,一切都毁了,这一个月来的计划,全部都因为这个笨蛋毁了,没事去招惹冥御煌做什么,真是蠢货!

    “哼!”华凌冷哼一声,站起身子,拂袖离开。

    暗殿的长老见此,连忙跟在他的身后离开了,而余下的鬼仇和另一名长老,则走到了诸绪面前,将刚才他愣怔时,到现在的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

    诸绪双目圆睁,浑身一软,瘫软在椅子上。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先前的错觉,绝不是错觉!

    我真怕一不小心就把他丢进血色的地-狱-了……

    冥御煌的这句话,好像魔音一般环绕在他耳边,诸绪脸色渐渐变成了青灰色。

    血色……地狱……是冥御煌……是他……肯定是他!

    诸绪双手抓着扶手,全身止不住得颤抖,他到底是什么人,使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侵入他的神识,控制他的感官!

    两名长老看见诸绪坐在椅子上,一脸惊慌,纷纷疑惑了,就算第五紫砚,薄奚稷和濮阳翼离开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最不济就是什么都没有开始,什么都是原样,他有必要这样吗?吓得都起不来了……

    他们两个哪里知道,诸绪是因为先前一瞬间差点丢了命,更因为自己得罪了一个能力在他之上人,因此吓得浑身发软!

    “诸绪师尊?您没事吧?”

    鬼仇伸手刚要拉诸绪,却被他伸手啪的一声拍开了!

    “嘶——”鬼仇低眉愕然的看着手背,一道暗附尸元伤口将其划破,他皱眉厉喝了一声,“诸绪师尊!你到底怎么了?”

    诸绪猛然回神,呆愣的看着鬼仇,“怎……我怎么了?”

    “您刚才怎么了?嘶——”鬼仇捂着手背,奇怪的看着诸绪,

    “你的手——”诸绪的视线却落在了鬼仇的手背上,忽然一愣,熟悉的尸元,分明就是他自己发出的攻击。

    “这——鬼长老,真是对不起,我有事,先离开了!”诸绪面色惨然,站起身子,慌乱的离开了。

    “诸绪师尊真是怎么了?”另一名长老奇怪的问道。

    鬼仇摇了摇头,转眸看向大殿外面,思绪停留在了慕若身上,他百分百的确定,慕若就是潋阳的弟子,至于诸绪的异样,他到猜不出来了。

    “鬼仇月底考核的项目,你决定用什么了吗?”

    鬼仇闻声回神,一边迈脚往外走,一边回答问题,“大概有了眉目……”

    两人一边回答,一边离开的了月宫。

    此时,离开的冥御煌抱着慕若,落座在了一处山顶之巅。

    两道身影坐在断崖边,云雾缭绕间缥缈似仙。

    慕若靠在冥御煌的怀里,低眉看着山断崖下面若隐若现的湖水,还有鱼儿在游动,简直不可思议。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都没有发现过?”

    冥御煌闻声,傲娇的扬起下巴,“那是,若是谁都能找得到,这还算什么迷幻仙境?”

    慕若凉凉的看了一眼冥御煌,意味不明,“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