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29章 身世来历!
    冥御煌并没有因此放松下来,小心翼翼将慕若抱起,放在自己腿上,担忧的问道:“若儿,到底怎么回事,这是什么?”

    慕若看了看冥御煌,神色复杂,这件事情她要怎么跟他说?

    冥御煌看出慕若并不想多说,只好将她紧紧地搂住,“没事,等你想说了再告诉我,我可以等。”

    慕若无声点了点头,靠在冥御煌怀里,缓缓闭上双眼,不断的深呼吸,压制体内奇怪的感觉。

    没过多久,就传来慕若平缓的呼吸声。

    冥御煌将慕若身上的衣服裹好,眼底闪过寒意,一字一句喊道:“幽冥冰狐给本皇滚出来。”

    本来在幻灵空间逗弄小蓉蓉的小狐,脑袋一嗡,身影一闪,便出现在迷幻仙境中。

    小狐一出来就感觉到周围阴森森的,它转眼一看,居然是冥御煌。

    “咦!王爷——您什么时候来的?”小狐惊讶的问出声,它刚要窜过去,突然发现躺在他怀里的慕若,衣服明显是临时穿上的。

    “啊——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啊!王爷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小狐坐在地上,前爪捂着双眼,不停地喊冤。

    冥御煌额角狂跳了两下,直奔主题,“若儿右胸口的印记是什么东西?”

    小狐坐在地上微微一愣,前爪也放了下来,“右胸口?”

    冥御煌楼着慕若,拧眉描述看了一遍刚才看见的印记模样。

    小狐听完冥御煌的描述之后,错愕的看着冥御煌,“真的是花蕾形状?”

    冥御煌眉心一蹙,心底感不安,迟疑的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小狐吞了吞口水,一脸惊吓的模样,旋即破音的喊出声,“问题?问题可大发了!我的天啊!到底怎么回事,这个鬼东西怎么还在?”

    “到底怎么-回-事?”冥御煌咬牙阴森的问出口。

    小狐吓了一跳,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对方是冥御煌,可没有闲工夫听它大惊小叫。

    它看了一眼冥御煌,又看了看昏睡中的慕若,内心有些纠结,不知道该怎么说。

    “难道,难道跟她的小爹爹有关系?”冥御煌疑惑的问了句。

    “你知道主人的身世?”小狐愕然的看着冥御煌。

    冥御煌眼梢微敛,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小狐,“你是说她,半人半尸,还是说她,是我体内那股力量的嫡传血脉。”

    咕嘟——

    小狐彻底蒙圈了,看着他怀里的慕若不敢置信的问道:“你居然知道?你居然什么都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对主人这么好?”

    “我对她好,和她是谁有关系吗?”冥御煌不耐烦的回了句,厉声问道:“她右胸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会将她体内的尸元压制住了?”

    小狐凝视着冥御煌,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主人为什么会被他攻陷,原来这个男人不仅强大,就连思想都这么与众不同,明明是主人的小爹爹害得他如此,而他明明已经猜出主人的身份,居然还能如此相待。

    “你看着那个花蕾是不是觉得有些面熟?”小狐说着看了一眼冥御煌,见他皱着眉,便知道他已经猜出一二,接着说道:“这件事有点复杂,主人虽是半人半尸,人类的血脉却纯粹到自然吸收灵力,而僵尸的血脉也是纯粹到令人惊恐的地步,尤其是那个人的血脉。两种纯粹的血脉,怎么可能会安然处于同一个肉体内,但是,那个人却用另类的手段逆天的做到了,因为僵尸血脉并不惧怕简单的毒素,他用万种蛊毒绘制成了有生命的彼岸花的图纹,来抵制纯种僵尸血脉的血性,让两种血脉安稳相处,本来因为体内两种血脉爆体的主人,这样安然的活下来了。但是这种方法却带了不可弥补的后果,逆天所需付出的代价!”

    小狐抬眸看着天空,眼底流窜异样的神情,“那时候的主人半人半尸,天真可爱,整天跟在那个人身后小爹爹长,小爹爹短。两人也安然在人界生活了百年之久,那个人的能力早已脱俗,不惧怕任何人类的东西,长久在高山修炼,竟沾了仙气,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他成仙不是问题。可是有一天,安逸的日子到头了,万种蛊毒的后遗症来了,整座城,五六百人,一夜之间,被主人屠的一个不剩!在人界本就不允许僵尸存在的,更何况是这样的情况!”

    小狐深呼了一口气,有些压抑,那血流成河的场面,它至今还记得。

    “那之后,主人是半人半尸的事情再也瞒不住了,人界留不得,仙界去不了,那个人在极渊元界又有太多的死敌,那时候用一句话形容再贴切不过,天大地大,却没有他们二人容人之所,直到有一天,一名仙人寻得那个人,好像是告诉他一个方法,天真可爱的主人突然消失了,那个人也将自己的灵兽以不同的形态封起,丢进极渊元界,而我就是其中一个,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了,你手中的两块碎片和这些事情有密切的关联,但是主人碰不得,会引来那个人的死敌。”

    它转眼看向凝眉深思的冥御煌,轻叹了一口气,“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至于,为什么是彼岸花,我想您应该知道,毕竟,潋阳大师,也是用同样的办法为你压制的。”

    冥御煌闻声心头一震,没错,他体内种植的彼岸花,包含了多种剧毒,因为彼岸花性属阴间物,能很好地与那些毒物融合,将毒素发挥到极致,就连它的花瓣都带着死亡宣告的意境。

    小狐凝视着冥御煌,忽然问道:“只是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得到那股力量?他可是极渊元界的始祖,你没死真是命大。”

    冥御煌凉凉的看了一眼小狐,“照你这么说,若儿的身体很可能不是以前的?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东西?”

    “唔……这个我也不知道,难不成和主人恢复记忆有关系?”

    “恢复记忆?”

    “对,前段时间,血色藤蔓,就是血玉里面的另一只灵兽,它用了特殊的办法,帮主人恢复了记忆,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是主人好像真的想起很多东西。”小狐直勾勾的看着冥御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