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30章 差点憋死!
    “知道了,不要让若儿知道我知道这些事,还有造成我体寒的原因都不要告诉她,如果你敢透露只言片语——”

    冥御煌还没有说完,小狐就双爪指着天,“我保证!绝对不会说出半个字。”开玩笑!它还想多活几千年呢!

    冥御煌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说完了就回去吧!”

    小狐嘴角抽搐了一下,转而想到幻灵空间的小蓉蓉,忽然就来劲了,立马就回去了。

    冥御煌搂着慕若,掀开她身上衣服,凝视着那朵花蕾,眼底若有所思,既然已经不是她本体了,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个东西,目的在于什么?就算照幽冥冰狐所说是记忆导致,那以前都能和平相处,现在怎么就不能了?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了?太奇怪了……

    他低眉看着怀里的慕若,轻呼了一口气,满眼怜惜,定定的说道:“你放心,以后我在你身边,即便你想屠尽天下人,也不用你动一根手指。”

    慕若双眼紧闭,浓密卷翘的睫毛颤了颤。

    冥御煌低头在她额间轻吻了一下,弯腰将慕若抱起,迈脚离开了幻灵仙境。

    ——

    天色渐黑,燚阳殿内灯光缭绕,彷如白昼。

    在慕若居住的房间里,冥御煌斜倚在床榻上,低眉注视着熟睡的慕若,在她身上盖着一层薄纱,只是如玉般的肌肤透过薄纱清晰可见,这盖与不盖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冥御煌左手撑着头,右手把玩着慕若的脸颊,明明已经从下午看到天黑了,可是他还是看不够。

    当他听完小狐说的一切之后,心底突然有预感,他得到那个人的力量绝非偶然,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惊天秘密?他总觉得跟他有密切了联系……

    就在冥御煌走神思索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道轻微的嘤咛声。

    “唔……冥御煌……你在想什么?”慕若揉了揉迷蒙的双眼,抬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冥御煌。

    冥御煌闻声脸上严肃的神情立马缓和了下来,手指在她的脸上捏了一下,“在想你啊!你怎么样了?还疼吗?”说着话,他的视线便落在了她的胸口。

    慕若刚睡醒,顺着冥御煌的目光看了过去,当即俏脸一黑,便坐了起来,“冥-御-煌,你要不要脸!”

    冥御煌嘻嘻一笑,抓住慕若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你摸摸,这不是吗?又光又滑!”

    慕若使劲抽回手,坐起了身子,转眼一看,“我的衣服呢?”

    冥御煌轻描淡写的吐出两个字,“丢了。”

    “所以你就心安理得的看到现在?”慕若嘴角狂抽。

    冥御煌无辜的瞪大双眼,“可不是吗?看我的差点没忍住扑上去。”他邪魅的眼神上下回转,有意逗弄慕若。

    慕若眼睛眯了眯,微微一笑,伸手抓住冥御煌的衣领,“是吗?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炼脸蛋更容易让人扑上去吗?”说着话就去拉扯他的衣服。

    冥御煌连忙伸手将慕若的一双小手抓住了,面色有些委屈,“若儿,你这样,我会忍不住伤到你的……”

    慕若微微一愣,看到他眼底的担忧,知道他还在为之前的事情伤神,于是安抚的说道:“我没事,这……就好像是和你寒病犯了一样的。”

    慕若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冥御煌的眼神就深了深,要知道他所承受的寒意要不是体内的力量支撑,恐怕早就没命了,这就是他活下去的代价。

    “若儿,对不起,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的。”冥御煌说着话,伸手将慕若搂进怀里。

    慕若愣怔了一下,她知道这个印记从何而来,对于冥御煌的话既感动,又心疼。

    “好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慕若说着话,轻轻拍了拍冥御煌的后背。

    冥御煌大手在慕若后背滑了滑,嘴角勾起坏笑,吐了一口气。

    慕若浑身一颤,没好气的问道:“你又想干嘛?”

    “唔……人家吃不到肉,难道还没有吃一点肉渣吗?”

    慕若抿了抿唇,竟无言以对,他的确是忍得够辛苦的,“好吧,只要你忍得住,不怕爆体,我是没所谓,奉陪到底!”说完之后,下巴微扬,仰面躺回了床上。

    慕若身上的薄纱早就不知道滑到哪里去了,入眼望去,一览无余。

    “若儿——”冥御煌炙热的看着慕若,喉结滚动,伏身便压了下去,大掌毫不犹豫的抚上白嫩的柔软。

    明亮的房间,两道人影重叠,时不时传出对话。

    冥御煌:“哎呀,我的若儿长大了,手感不一样了。”

    慕若:“滚!”

    冥御煌:“不滚……我还没吃到嘴……”

    冥御煌尽情的享受手上得到的满足,不断地挑逗着慕若,在此期间,慕若身体除了发烫,并没有再发生奇怪的现象。

    两人吻的气喘吁吁,该看的看了,该摸的也摸了,却都没有突破最后一关。

    冥御煌呼吸沉重,不停地深呼吸,大掌却舍不得离开慕若的身体。

    慕若看见这样忍受的冥御煌,有些心疼,伸手揽住他的脖子,轻声道:“你可以不用忍,我真的没事了。”

    冥御煌闭了闭眼,他不敢赌,不敢拿她的身体赌,伸手将慕若的手臂下了,艰难的说道:“若儿,等我一下。”

    冥御煌说完,脚步一踩,便消失在房间里。

    慕若愣了一下,转身扯过薄纱,坐起身子看了看。

    大约两三分钟,冥御煌便又出现在了床榻上,“若儿……”

    慕若凝视头发还滴水的冥御煌,心中愕然,原来他是去冲冷水澡了。

    “冥御煌,你还真是——”

    冥御煌撇了撇嘴,伸手拉过慕若就亲了下去,难得若儿批准,他的把本吃回来!

    然而,结果就是,冥御煌不知道一夜间到底冲了多少次冷水澡,恐怕燚阳殿井里的水都快冲完了。

    ——

    次日。

    天色渐亮,慕若早早就醒来了,她手撑着下巴,凝视着身边的男人,想到昨夜他来回的折腾,嘴角不自觉溢出一抹淡笑。

    慕若抬手抚上他的眉间,绘出他的眉形,指尖往下,掠过他高挺的鼻梁,来到他柔软的薄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