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39章 考核前期(三)
    薄奚稷疑惑的看了一眼夜齐,“人生太久虽然不是好事,却也不是坏事,更何况你才多大,想的太多了吧?”

    夜齐微微一笑,并没有解释太多,抬眸看向柩辕宫的方向,有些事情即便他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薄奚稷也没有追问,在他眼底这个少年只是自己唯一的弟弟。

    “小齐别想太多,我们的生命虽然长,但是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不是吗?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大哥定护你周全!”

    夜齐转眸看向担心自己的薄奚稷,嘴角微扬,“大哥你放心,我很好,寻得想要寻的人,总算觉得没那么孤单了。”

    “你这臭小子,说的好像我不是你亲人一样!”薄奚稷不满的瞪着夜齐。

    夜齐垂下眼眸,轻叹了一口气,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因为薄奚稷确实不是他的亲人,顶多只算是他长久生命中的一名过客。

    薄奚稷看着夜齐沉默的样子,皱了皱眉,心底有些说不出的陌生感,他顿了一下,抿唇拍向夜齐的肩膀。

    “大哥跟你开玩笑的,别放在心上。”

    夜齐眼底闪过波动,旋即脸上挂上了淡笑,恢复成以往在薄奚稷面前的样子。

    “大哥,谢谢你!这一世成为你的弟弟,真是我的福气。”

    薄奚稷看着恢复原样的夜齐,心底那丝陌生感也随之消失。

    “臭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在柩辕宫玩够了就回去,领主府的丫鬟们可都惦记着你呢!你这突然消失,她们可能想坏了。”

    夜齐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一脸坏笑,“那可不,毕竟我可是人见人爱的领主府二少爷!”

    “哈哈哈……”

    黑暗中,薄奚稷豪放笑声在小树林响起。

    距离夜齐他们所站之地,五百米之外的陡坡下方,叶涟漪正双目圆睁的趴在地上,她将夜齐和薄奚稷的谈话全部听了进去,原来云染的弟子,居然是北方领主的亲弟弟,薄奚齐!

    此时此刻,她再一次庆幸自己窃取了别人研究出来的技能,并且熟练掌握,要不然她早就被发现了!

    远处的传出脚步声,薄奚稷和夜齐先后离开了小树林,各自朝着自己所居住的院落走去。

    叶涟漪站起身子,看着薄奚齐的背影,眼底闪烁着异芒。

    北领主薄奚稷最疼爱的弟弟薄奚齐,在北领地应该没人不知道,而叶涟漪就是北领地的人。

    甚至有一句话叫,嫁给薄奚稷不如嫁给薄奚齐,因为对于薄奚稷来说,比起领地的重要性,他更加偏向于薄奚齐!

    “薄-奚-齐!”叶涟漪脸上带着志在必得之态,绕过原路,朝着另一条回去的小道走去。

    ——

    次日。

    太阳高高挂起,空气中的湿度也随着太阳的高升渐渐退去。

    阴殿,修元堂。

    百名弟子排队站在修元堂,手中拿着领取每日任务的号码牌。

    在修元堂的里面,有一排桌子,每张桌子前面都坐着一名从资深弟子升上去的指导师父,而这些指导师父已经收了多名弟子,之所以坐在这里,是因为他们每天都得发放弟子需做的任务。

    叶涟漪站在队伍里,左顾右盼,在寻找夜齐的身影,昨夜她已经想清楚了,眼下讨好薄奚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和他成为朋友,说不定对她以后会有很大的帮助。

    只是叶涟漪直到领完任务也没有看见夜齐出现,不禁有些着急了,转眼问向旁边的弟子,“小师弟,云染师哥不是在这里发布任务的吗?”

    旁边的弟子奇怪的看了一眼叶涟漪,“这位师姐不知道吗?云染大师兄只收了一名弟子,是不需要麻烦到来这里发布任务的。”

    叶涟漪有些愕然,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僵硬了,“谢谢小师弟,我这段时间做任务有点累,忘记了。”

    叶涟漪说完之后,转身就走,转过身子的瞬间,脸色阴沉下去,眼底带着的恼怒,她太注重修炼,对于柩辕宫的事情了解的太少了,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信息都不知道!

    走出修元室之后,叶涟漪的脚步顿了顿,转眼看向后殿的方向,不禁沉吟起来,如今恐怕只有守株待兔了!

    心思一定,叶涟漪便快步朝着云染院子走去。

    此时的夜齐并没有去云染的院子领取任务,而是兴致勃勃的走去了燚阳殿。

    当然,结果就是冥御煌气得差点把他丢出来!

    慕若看着站在门口的夜齐,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云染有事?”

    她能想到的也只能是云染,毕竟她和夜齐并不熟,不认为他会有事情找她。

    夜齐忽略冥御煌,眼底带笑看着慕若。

    “不师父,是我有事找你。”

    冥御煌站在慕若伸手,伸手就把慕若包起来,移了了一个位子,不客气的回道:“没时间!”

    砰——

    房门应声而关。

    慕若俏脸微黑,回头看向冥御煌,“你干嘛?”

    冥御煌一脸不爽,抱着慕若就走,“我们继续睡觉吧!还早呢!”

    慕若转眼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嘴角狂抽了一下,这是做贼还早吧?

    “别闹了,说不定他找我有事。”

    “他找你会有什么好事情?刚才他看你的时候,眼睛都亮了,绝对心怀不轨!”冥御煌一口咬定,夜齐就是不安好心!

    慕若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手肘下一秒顶上冥御煌的腹部。

    “哎呀——谋杀亲夫啊!”冥御煌抱着慕若不撒手,夸张的喊出声。

    慕若差点风中凌乱了,转头甩给冥御煌一个锐利的眼神。

    冥御煌张了张嘴,乖乖的把慕若放在地上,低着头闷闷道:“我错了……”

    慕若看着冥御煌这般神态,出声安抚了一句,“好了,那你以后别再这样了。”

    冥御煌低着头,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声音还是非常委屈,“那你保证不被别人勾引走……”

    “你以为我真的是万人迷吗?谁都得看上我吗?真是够了你!”慕若没好气的回了句,一把推开面前冥御煌。

    “在我眼中,你就是万人迷!”冥御煌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慕若。

    “你…………”慕若看着冥御煌认真的模样,张口无言,嘴角抽搐着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