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49章 挑衅与反挑衅
    “你确定?”慕若忽然危险的眯起双眼,温泉里的芊芊玉腿,如同八爪鱼一般攀上冥御煌的双腿,面带挑衅。

    这样被反挑衅和诱惑的局面,着实让率先点火的冥御煌招架不住了!

    “咳咳……若儿,我跟你开玩笑的……”冥御煌手上一松,认怂了。

    慕若干净利落的从他身上跳下,一脸的怀疑,“你……该不会是不行吧?”

    冥御煌的俊脸一黑,原本松开的手再次将她揽进怀里,并且抓住她的手,好似证明一般,放在自己的宝贝上。

    慕若嘴角抽搐,连忙往后一缩,这个家伙真是幼稚到极点!

    忽然,慕若放在冥御煌身上腰间的手指颤了一下,紧张道:“你身体怎么又变得这么凉?是不是又发作了?”

    冥御煌搂着慕若将她往上一提,低眉埋进慕若的脖间,“无碍,只是温泉的作用。”

    慕若眉头一皱,这才想起她和冥御煌的体质不同,她有人类的血液,但是冥御煌没有,在温暖的水中,她没有感觉,却不代表他也没有感觉。

    “你这个笨蛋,快点抱我上去!”慕若没好气的敲了敲他的胸膛。

    冥御煌无视身体的刺痛感,低眉淡笑,“你是在心疼我吗?”

    “废话,快上去!”

    “呵呵……”冥御煌凝视着慕若担心自己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痴笑。

    慕若转眼看着傻笑的冥御煌,伸手拽了拽他的脸颊,“听见没?让你上去。”说着话,身体便在他怀里鼓动起来。

    “别动,为夫抱你。”冥御煌柔和的目光凝视着慕若,仿佛要将她融化。

    慕若不自在的转过脸,红红的脸颊十分诱人,她不知道心底是什么感觉,她只知道这种感觉很不错。

    冥御煌抱着慕若走上岸,甩手一挥,一张白纱便将慕若的酮体裹上。

    完全不理会自己还在滴水的身子,抱着她朝着房间走去。

    等到将慕若身上弄干,穿好里衣之后,他才换了一身衣服。

    慕若穿好衣服,侧卧在床,目光始终在冥御煌的身上,安静的看着他用心的照顾自己。

    “冥御煌,你今天去哪里了?”

    冥御煌抓着衣领的手顿了一下,旋即脸上挂上笑意,“没什么,皇都城除了一些事,白日他们处理不了,需要我做了一些决定。”

    慕若上下看了看冥御煌,虽然并不相信,却也没有多问,给了他足够的空间。

    冥御煌快速将腰带系好,翻身上了床榻,将慕若搂进怀里,却再也不敢动手动脚,高大的身形搂着慕若,就好像在搂着一个孩子,十分有爱。

    “若儿,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我,一定要相信我还是我。”冥御煌下巴搭在慕若头顶,满脸沉重。

    慕若心中再次感到不安了,因为他之前说过这种话,为什么又再次这么说?

    她抬眸凝视着近在眼前的男人,认真问道:“你到底怎么了?什么叫你不是你?”

    冥御煌加大力道搂着慕若,微微摇了摇头,“我就这么说说,我怎么可能不是我?小傻瓜!”

    慕若低着头,搂紧冥御煌,靠在他的胸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总觉得他的话在暗示什么。

    深夜里,慕若缓缓闭上双眼,冥御煌却睁着眼睛,久久无法入眠。

    脑海里闪过今天得知事情,如果真的是尘垢是说的那样,那他的怀疑都印证了,可见,意外得到那个人的力量,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唉……”冥御煌面色忧愁,轻叹了一口气,他想要带着慕若离开极渊元界的事情,恐怕也会受到影响。

    低眉看着熟睡的慕若,心底压着太多的事情,都无法向她诉说。

    此时,慕若的神识却进入了血玉那一方空间里。

    她坐在地上,脸上满是疑惑,不停地思索,如果她这一世是来历经劫难的,那她的劫难是什么?

    “藤蔓?你说,小爹爹为什么没有和我一起出现?是不是当时他损耗的力量太大了?”

    “吾不知,但是小主人无须担忧,他必定安然无事。”

    慕若手撑着下巴,满面愁容,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窝在柩辕宫,这个潋阳也不知道到底死到哪里去了,害得她连屁都没学到!

    “对了,记忆中,小爹爹有一个死对头,那个人是谁?”慕若仔细思索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忽然脑袋里闪过到亮光,“上次的晶片事件,你们都不准我碰,难不成跟他有关系?”

    血色藤蔓沉默了一下,良久之后才点了点头。

    “没错,他并不能确切的得知你的位置,但是那晶片是前主子为您留下的,您一旦触碰到那晶片,便会发出前主子的气息,而他使用特殊的办法,方可得知您的位置。”

    慕若抹了一把嘴角,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古怪,“晶片到底是东西?有什么作用?”

    “这个……吾也不甚清楚,但是,对您化解劫难应该有所帮助。”

    慕若不再出声,拧眉思索。

    想到最后,思绪竟停留在了冥御煌所说的话上,到底有什么事情是她不能知道的?他怎么就不是他了?

    自从来到极渊元界之后,什么事情都极为烧脑子,不管是她的身份,还是其他事物,感觉总是麻烦不断,还整出一个虽然骗过她,却处处宠她僵尸老公!

    “呼……”慕若深呼了一口气不再多想,对着墙边的血色藤蔓摆了摆手,一闪神回了本体。

    刚在冥御煌怀里蠕动了一下,就感觉到后背被人轻缓拍动,显然是冥御煌。

    如此贴心的举动,暖进都心里去了,怎么能让她不动心!

    一夜的时间,两人虽然紧紧搂在一起,却都彼此伤神,无法入睡。

    等到外面的天色微微泛白,两人才渐渐睡去。

    天色大亮,太阳升起,两人依旧没有醒过来的打算,搂着一起睡得十分香甜。

    两人一直睡到响午时分才缓缓醒来。

    慕若伸了伸懒腰,看向外面,诧异的扬起眉头,“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我怎么睡到现在……”

    冥御煌拿起慕若一缕秀发,放在鼻尖嗅了嗅,“为夫倒是想要下媚药,可惜你免疫体是硬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