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50章 残酷的规则(一)
    慕若额角微跳,抽回自己的秀发,瞪了冥御煌一眼,转身就去穿衣服。

    “师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是要让我自生自灭的节奏。”

    先前想要留在柩辕宫学习制毒的心思,因为冥御煌那奇怪的话而松动了,总之,她非常不安,只想要努力修炼,现在的程度远远不够,阴殿传授技能的课程她一次都没有赶上过,不行,等考核结束后,得想想办法!

    冥御煌并不知道慕若在想这些,则以为慕若是不满潋阳把她丢在柩辕宫,不闻不问,也学不到制毒术,生气了。

    “若儿,剩下的这几天你好好练习,就算赢不了也没什么,我倒要看看谁敢撵你出去。”极淡的语气,却带着万分的自信。

    一个破柩辕宫宫罢了,要不是看在潋阳的份上,敢这么欺负他家若儿,他早就把柩辕宫给掀了!

    慕若抬手扶额,当然知道他不是吹牛,而是真的有这个能力。

    “老大,我是来学习技能的,到现在连一丁点的技能都没有了解过,我——”慕若忽然一顿,眼底闪过亮光,“对了,你帮我看一下这个。”

    一道浮光闪过,小狐出现在了房间里,它看见房间里的样子,机智的丢下一卷东西,身形一闪,便又回了幻灵空间,那速度叫一个快!

    冥御煌神色淡然,对于小狐如此识相,感到特别满意。

    慕若嘴角抽搐了一下,拿起床榻上的卷轴,然后将其打开,“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这是我在悔过阁抄回来的。”

    冥御煌低眉看了看,眉心蹙了起来,“你没有修炼吧?”

    慕若摇了摇头,“没有,在悔过阁出现这些东西。就算有招式和注解,也非常十分诡异吧?”

    “哟,我家若儿倒是聪明,你既然知道这样,还抄下来做什么?”冥御煌眼底染笑。

    慕若耸了耸肩,将卷轴又卷了起来,眼底满是意味。

    “你既然这么问,就代表这玩意不是好东西,等离开这里之后,倒是有非常大的用处。”

    看着慕若眼底闪闪发光的样子,冥御煌明了了,原来自己这个媳妇,还是一个小财迷,明明已经是小富婆了,却还……

    “哦,还有一个,这玩意到底怎么用的?”慕若问完,掏出潋阳之前给她的空间戒指。

    “你还没用过?”冥御煌诧异的看着慕若手心黑布隆冬的戒指。

    慕若颠了颠手心里的戒指,满脸无感,“不会用,我神识也进不去,在我手里跟破铜烂铁似得。”

    “哈哈——”冥御煌仰头忍不住笑出了声,也是,对不会用的人来说,可不就是等同一块破铁。

    “笑屁!”慕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她又不是极渊元界的人,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能在不同种类的世界活到现在,完全是靠她强大的适应能力!

    “好好好,我不笑,过来,我教你。”冥御煌伸手将慕若拽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像这种东西,应该是需要用血牵引的,好似你和那个狐狸魂契一般。”

    慕若将信将疑的看了看冥御煌,受伤凝起尸元,对着指尖一划,将流出的鲜血滴在戒指上。

    慕若脑袋一嗡,下一秒神识就被带进一个狭小的四方空间里,相比血玉里的空间要小上许多。

    “怎么样?进去了吗?”

    慕若甩了甩头,退出空间戒指,在看手心的戒指已经大变样了,虽然没有变得五彩斑斓,但是由一开始的锈迹斑斑,已经变得黝黑光滑了。

    冥御煌掐了掐慕若的鼻子,“若儿,我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不要太想我。”

    “你去哪?”慕若下意识的回过头看着冥御煌。

    冥御煌笑了笑,抬手抚了抚慕若的头发,“皇都城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我会尽快回来,不要担心。”

    慕若定定的看了冥御煌几秒钟,才点了点头,“恩。”

    冥御煌垂眸掩去异样的神情,心底却十分凝重,他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得查一下,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突然找上他,难道是知道了若儿跟他的关系吗?

    ……

    时间如流水,考核前期,慕若和冥御煌再也没有见过面。

    冥御煌离开没有再回来,而慕若则整天都埋头在制毒室,有了第一天调制的经验,她便照着记事上的配方逐一调制,虽然失败的次数多,但是成功的次数更多,几天的时间,她几乎将几十种的五种毒药调制的配方,调制了一个遍!

    考核前一天晚上,制毒室的房门才打开。

    慕若迈脚走了出来,凝视着天上,月光似水温润。

    慕若转眸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轻呼了一口气,最后一天了,出去看看梓芩和夙无怎么样了。

    说走就走,慕若迈开脚步,轻缓的走在燚阳殿的花园里。

    一路上,明亮如白昼,十分安静。

    慕若跨出燚阳殿的时候,眼底闪过一道凌厉,旋即凝起白刃,对着院墙击出。

    砰!

    院墙整个一震。

    啪啪!

    一阵掌声从院墙上面传来。

    “就知道你安然无事,想不到几月未见,你竟脱变的如此厉害。”

    慕若面色平静,淡定的看向院墙上方的人影,“你怎么还活着?”

    杀炼殇冷硬的嘴角一僵,翻身跃下,“没办法,命大。”

    慕若瞥了一眼,迈开脚步便要离开。

    杀炼殇见此,便跟了上去。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慕若顿住了,眼底带着不悦,“来柩辕宫避难,还这么明目张胆?”

    杀炼殇快走两步,站在慕若身边,幽冷的眸子看着慕若。

    “你不知道吗?濮阳翼已经不是领主了。”

    慕若眼底掠过异样,“什么时候?”

    “六天前的夜里,据说那天濮阳翼还在柩辕宫,南方领地,一夜之间,掌权彻底被颠覆。”杀炼殇说着话,目光凝视着慕若,似乎想要看出什么。

    六天前?

    那不是她和冥御煌相见的第二天晚上?难道这件事跟冥御煌有关系?

    慕若虽然心底疑惑,但是面色淡定自若,完全没有一丝异样。

    杀炼殇见此,微微摇了摇头,这丫头藏得真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