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54章 毒发(一)
    另一头,叶涟漪毒蛇一般的眼神凝视着鬼小栾,低眉看了看手心的号码牌,旋即迈脚朝着鬼小栾走去。

    鬼小栾看见叶涟漪的也同样面带怒意,站了起来。

    叶涟漪举起手心的号码牌,显示出78数字,“你是87吧?”

    “哼,你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鬼小栾说着话,将手中的号码牌举出。

    叶涟漪将号码牌攥紧,嘴角扬起阴冷,“很好,今天我们就做一个了结,我会让你知道,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手-下-败-将!”

    叶涟漪的双眸微微闪烁,竟然蔓延出丝丝黄色。

    鬼小栾心里一咯噔,没有想到叶涟漪没有进百分百修元室,却还是突破了僵魃高期进入了僵王初期!

    “哼!”叶涟漪得意的扭过头,走向一旁。

    “你没事吧?”七夜梓芩伸手拽了拽鬼小栾。

    鬼小栾摇了摇头,面色十分凝重,“没有想到她也进入僵王等级了,果然,她的天分比我高。”

    夙无瞥了一眼鬼小栾,冷不定丢下一句话,“怕输就别出来丢人现眼。”

    “夙无!”七夜梓芩责备的瞪了过去。

    鬼小栾面色愣怔,停顿了几秒,坚定地看向夙无,“我才不怕输,我也不会输,一定会帮龙骑报仇的!”

    夙无眼神闪了闪,不自在的转向别处,“大话别说太早,等你赢了再说吧!”

    七夜梓芩看向一再吐槽鬼小栾的夙无,有些莫名其妙,他怎么回事?怎么每次鬼小栾说什么话,他都要打击一番?他对别人可不是这样的。

    坐在最旁边的夜齐,左右环顾了一下,语气平缓的丢出一枚炸弹。

    “欢喜冤家吗?”

    “夜齐,你别瞎说!”鬼小栾低着头,咬牙切齿的瞪大双眼,恨不得上去掐死夜齐。

    七夜梓芩不嫌弃乱的追加一句,“别说,我看也蛮像的。”

    夙无的脸色也黑了,满是瞧不起的回道:“我眼光有那么差吗?我能看上她吗?我有喜欢的人,别瞎说。”

    “嘁!我才不稀罕你,我未来可是要成为僵尊的人!”鬼小栾扬起下巴看向别处。

    “切,僵尊?你能突破僵王中期再说吧!”

    “…………”鬼小栾咬牙闭嘴不言了,这确实是她的硬伤,这次能突破僵魃高期,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看比赛吧!”七夜梓芩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看向擂台上,忽然眯了眯眼睛,“快看,那是不是慕三小姐吗?”

    夙无闻声看了过去,“是她。”

    “我差点都忘了,慕瑜馨也是柩辕宫的弟子。”七夜梓芩满脸感叹,极渊元界太小了。

    “小若怎么还没来?她们有没有见过面?”

    “应该没有,这段时间小若一直在调制毒药,根本就没有出来,如果她们见面,这女人应该吓死了吧?”

    夙无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未必,慕若脱离慕家又成了潋阳的弟子,冥御煌又把慕家给废了,她应该是气死。”

    天啊!原来她们俩人间有这么多恩怨啊!

    鬼小栾吞了吞口水,举起了手,“那个,你们没来之前,领取号码牌的时候,她们见过面了。”

    七夜梓芩和夙无眨了眨眼,同时看向台上安好的慕瑜馨。

    “你们干嘛一副吃惊的模样?”

    “没事。”

    “没事。”

    七夜梓芩和夙无异口同声回了句。

    夜齐皱眉,看向慕瑜馨,问道:“二姐怎么还没来?”

    他心底已经不悦了,能让二姐脱离做出慕家决定,想必二姐一定吃受了很多委屈,在极渊元界有一个贵族护佑自己,那比普通人要方便的多。

    看来二姐在极渊元界的事情,他有必要彻头彻尾的查一遍了,伤过二姐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不知道去哪了,不过应该快来吧?”鬼小栾站起身子,垫脚看向门外。

    就在这时,台上突然传来惨叫声。

    慕瑜馨半跪在擂台上,抱着右臂,面色发黑。

    “我的手……你……你居然违规用毒……”慕瑜馨双目猩红,狠狠地看着对战的女人。

    慕瑜馨对战的人是经常和阴厉鬼魂在一起的常雪儿,她看见慕瑜馨右手臂掉落一块肉,整个人都吓懵了,听见慕瑜馨冤枉自己,顿时就喊冤了。

    “放屁,我才不屑用毒,你耍手段冤枉我!”常雪儿说着话,捂住鼻子往后退了一步。

    慕瑜馨满头冒汗,转眼对着考核监考长老大喊起来,“长老——52号弟子在比赛中违规用毒,啊——”

    咔嚓——

    哗啦啦!

    慕瑜馨暮然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断成两半的手臂,血淋淋了的手臂,肉体与骨头已经分离。

    监考的长老是阴殿的鬼仇和暗殿一名叫奉儒的长老,华凌和诸绪两位师尊则都没有来。

    鬼仇和奉儒见此情况,连忙飞掠过来。

    “到底怎么回事?元者考核禁止使毒,这是规定,快把相克的毒药交出来!”

    “不不不……长老,她设计我,冤枉我……我没有使毒,不是我干的!”常雪儿满腹委屈,她哪里能弄的到这种毒性强的毒药!

    “好痛——”慕瑜馨抓着自己的右肩,泛黑的脸抬了起来,实在是忍受不要身体那种腐蚀感,“快……快交出来,……快给我抵抗的毒……快点救我……好痛苦……”慕瑜馨眼神惊恐,对着常雪儿就要跑去。

    只是她刚迈出一步,就传来清脆的声响。

    咔嚓——

    “啊——”慕瑜馨再一次惨叫起来,整个人跌倒在地。

    滴滴答答的声音,比上一次还要夸张。

    右腿断成两截,骨肉分离,比用刀剔出来的还要干净,暗血的鲜血流淌了一地,明明刚刚才断裂出来的伤口和血迹,居然弥漫着浓郁的尸气和恶臭。

    咕嘟!

    在场所有的人,都站起来,就连其他四个擂台比试的弟子,都停了下来,目光全部凝视着慕瑜馨所在的擂台。

    面积不大的擂台上全是浓稠的血液和肉块,慕瑜馨坐在地上,疼的仰面打滚。

    “啊——好痛——救救我……我还不想死……我不要死……”慕瑜馨越是翻滚的厉害,身上越是传来骨头断开的响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