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65章 宁死不伤她(一)
    “呵呵……没事,今天不早了,你下去休息吧!就住北边那间房子,我还有点事情请教师父。”

    “啊?二姐……我还不困呢!”

    “快滚!”慕若抬脚踹了过去。

    “哎哟,我走我走就是……”夜齐捂着屁股,翻身跳下房顶。

    直到夜齐离开,所有动静都没了,慕若才看向潋阳。

    “一个被封印的人,怎么可能还有意识,还能知道自己当时的情况?很明显不是他的思绪,他刚才突然激动也不合常理,他不对劲。”

    潋阳赞同的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觉得,旋即诧异看着慕若:“有进步啊!怎么看出来的?”

    慕若翻了一个白眼,“我那么多记事可不是白读的,不过他说的那些事情到底是真还是假?”

    “是真的,关于神帝的传闻我听过一点,而我听到的和夜齐说的非常吻合,还有我刚才说的气息,他身上的确流着神帝血脉。”

    “好吧!可是我怎么可能是神帝人界二女?我可是——”慕若看了看潋阳,声音戛然而止,有些事情还是保点密吧!

    潋阳斜了慕若一眼,也不追问,“虽然你身上没有那抹气息,但是夜齐能找上你,说明八九不离十。”

    慕若懵了,之前那段记忆已经证明了第一代僵尊拓跋薄才是她老子,现在又出现一个孤鸿族,那她到底是谁啊?

    “别想那么多,有任何需要帮忙的,找为师。”潋阳出声打断慕若的思绪。

    慕若甩了甩头,挑眉道:“那当然,谁让你是我师父!”

    潋阳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站在屋檐边,凝视着远处,神情有些沉重。

    “对了,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冥御煌?”

    潋阳不经意间皱起眉,“若若,明天安顿好柩辕宫之后,为师带你去历练,冥御煌那边我已经跟他说好了。”

    慕若眼睛眯了眯,有些疑惑,“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制毒师也需要历练?”

    “如果加上修炼技能呢?”潋阳似笑非笑的转过身子,这丫头真是多疑!

    “我回去收拾东西!”说罢,闪身消失。

    慕若离开之后,潋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周身气息变得也锐利了。

    ——

    三天前。

    皇都城,皇宫。

    冥御煌从书房走出,面色十分冷峻,忽然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

    这时,白日和青月从走廊走来,恭敬的弯下腰,“尸皇陛下,昨天离末和未上抓住了那些异物。”

    “说。”冥御煌不动声色的攥起拳头。

    “那些人的确是从幽暗之地来的异物,是一个叫皇尊上人的异物派出的,至于为何出来,那些出来异物好像被谁掌控,只要说出不该说的话,就命丧当场。”

    听白日这么一说,冥御煌突然惊觉怎么回事了,怪不得最近总是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本皇知道了,以后这件事就此作罢,不用查了。”

    “是!尸皇陛下还有一事,潋阳大师已经找到了,但是他说要去游览一下皇都,说晚上才过来找您。”

    冥御煌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恩,潋阳回来就让他来书房,本皇有事找他。”

    “是!(是!)”

    “都下去吧!”冥御煌摆了摆手,打发了白日和青月,转身回了书房,迈脚走到书桌前,拿起纸笔,写了起来。

    过了好大一会,他才放下笔,将笔丢在桌面上。

    冥御煌迈脚走开,冷冷的说道:“出来,整天盯着本皇不嫌累吗?”

    随着冥御煌的话音一落,房间里一阵黑色涌动,一道黑色人影显现了。

    “哈哈……不愧是的血脉,心思和观察能力都非寻常人能敌。”头戴黑纱的皇尊上人得意的扬起下巴。

    “你是何人?竟然夜闯皇宫!”冥御煌面无波澜,心底却一紧,因为他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皇尊上人身上散发着幽幽冷芒,还有浓郁的尸气,语气非常慈爱,“煌儿,你不认识我是正常的,因为你一出生就没见过我,是我的错。”

    “滚出去。”冥御煌垂下眸子,周身散发着寒意。

    “煌儿别生气,我对你没有恶意,我是来接你回家的。”皇尊上人面色幽暗,迈脚走进冥御煌。

    冥御煌后退了一步,从他拥有尸元至今,第一次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这个人的实力居然在他之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

    冥御煌的抵抗,皇尊上人根本不以为意,除了那个人,他这辈子还没有输给谁,只可惜那个人不在了,当然,他遗留下来的女儿,他也会倾尽全力去毁灭掉的!

    “煌儿,我是来接你回家的,外面那些不听话的人,哪里比得上我创建的王国,以后那些都是你的,我们走吧!别让你的众多臣民久等了。”

    “别过来。”冥御煌脸上血脉涌动,洁白的脸颊渐渐地浮现出彼岸花,周身旋即狂暴的尸元。

    “煌儿,你这是做什么?我是你——”

    “闭嘴!”冥御煌眼神一厉,抬起手对着他猛然一抓,狂暴的彼岸花池东地下钻出,各个张着大嘴,等待吞噬。

    皇尊上人丝毫没有反应,眼底静无波澜,“煌儿,你是想要试探我有没有资格来请你回去吗?如果是这样,那我便跟你过两招。”

    冥御煌心口倏地一疼,好像有什么东西牵制着他,他眼底闪过凌厉,旋即看了过去。

    只见皇尊上人同样举起手,对着冥御煌,一根细到几乎看不见的小黑线,直直的穿进冥御煌的左胸口。

    “煌儿,对我的实力,还满意吗?可以跟我回去了吗?”说着话,好似警告一样再次拽紧手中的黑线。

    冥御煌咬着牙不吭一声,额角渗出一层冷汗,命被捏在别人手心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了。

    看见冥御煌如此神态,皇尊上人有些不悦,手心的小黑线再次往回一拽。

    冥御煌心口一震,嘴角溢出鲜血,滴落在那洁白的衣服上,但是他的身子却还是一动不动,目光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人。

    “煌儿你太倔强了,我对你没有恶意,你如果在执迷不悟,休怪本皇不客气!”看见冥御煌不屈服的样子,他的声音顿时就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