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66章 宁死不伤她(二)
    冥御煌嘴角掀起冷笑,僵硬的手指猛然攥起,一把抓住穿进心口的小黑线。

    “休想。”

    啪嗒!

    冥御煌单膝跪地,脸色雪白,唇瓣也没有一丁点血色,冷汗顺着额角滑了下去。

    “你不要命了!”皇尊上人脸色发黑,唰的一下出现在冥御煌身侧。

    冥御煌头抵在地上,心中最放不下的就是慕若,感受到身边站着的人影,心里已经有了计量,右手悄悄运起尸元波动,生出尖利的指甲。

    “煌儿,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皇尊身上眼底满是阴森,语气却还是那般慈爱。

    就在这时,冥御煌右手指甲冷芒乍现,猛然击向左心口,尖利的指甲插进胸口。

    皇尊上人见此,连忙出脚,一脚将冥御煌踹翻在地。

    “噗——”冥御煌口吐鲜血,右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左心口,面无表情勾起嘴角,“休想利用我帮你达到任何目的。”

    噗嗤——

    冥御煌目若冰寒,利落的将心脏抓进手里,右手猛然一掐,抱着必死的决心。

    皇尊上人面色铁青,甩手一挥,一股黑气袭上冥御煌,他便没了动静。

    冥御煌无声无息的趴在地上,右手指还在左心口,五个手指插进的地方,欻欻流血。

    皇尊上人凝视着一动不动的冥御煌,一双眼睛满是猩红,“怪不得你避着我,原来知道我在打什么主意。”

    他蹲在身子查看冥御煌身体,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他居然将自己抓几乎尽碎!

    “你宁愿死都要保护那个臭丫头!”皇尊上人脸上鼓来鼓去,一股黑气不停窜动,低眉凝视着冥御煌,心底怨恨更加深了,“既然你这么想要保护她,我就让你亲手毁掉她。”

    书房里,黑气流动,皇尊上人和冥御煌的身影同时消失在房间里。

    夜深,潋阳走进书房门口就感觉到异样了,赶忙推门而进。

    空荡荡的房间,除了地上一滩血迹,一个人影都没有。

    “白日你进来。”

    白日恭敬的走了进来,“潋阳大师有什么……”

    潋阳没有等他话说完,甩手关上了房门,“今天有什么人来找过冥御煌?”

    “没有……”白日话还没说完,视线就落在了地上的血迹上,顿时脸色大变,“尸皇陛下……”

    潋阳扬了扬手,迈脚朝着书桌走去。

    书桌上有一张纸,上面并没有字。

    “潋阳大师,尸皇陛下他……”白日走近,语气满是担忧。

    潋阳没有回应,将桌面的纸拿了起来,走到夜明珠旁边,对着光照了过去,顷刻间现出一行字,“替我护若儿周全。”

    潋阳猛然皱眉,将白纸叠起来装进怀里。

    “这件事情不宜声张,以后皇都城所有大小事务,就由你们四大僵护拿主意。”

    白日愕然的看着潋阳,“尸皇陛下去哪了?是不是出事了?”

    “你们以前怎么办事,以后照样,如果有谁追问,就说当初我收徒收了两个,另一个就是冥御煌,带他去历练了。”

    白日郑重的点了点头,有潋阳大师的名声在,应该没人敢借机挑事。

    潋阳转过身子看向窗外,神色有些凝重,能对他造成威胁的人,在这极渊元界恐怕只有一人,难道冥御煌和他有什么牵扯?

    ——

    柩辕宫。

    潋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那天他早点去皇都城,或许冥御煌就不会莫名消失了,可惜没有如果。

    次日。

    慕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她坐起身子,揉了揉额头,有些茫然。

    而这时,夜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进来。

    “二姐!你醒了吗?我们要走了,就等你了啊!”

    慕若脸色有些发冷,这能睡到这个时候,很明显是被动手脚了!

    她翻身下了床,径直走向门口,房门拉开,夜齐正一脸柔笑看着她,顺着夜齐方向看去,潋阳正背对着站在院子里。

    “师父!”

    慕若开口还没有问话,潋阳便转过了身子,笑道:“没错,是我让你睡到现在的。”

    “理由?”慕若皱着眉,虽然她对谁是暗殿谁是阴殿掌权者不在意,但是用这种方法,她非常不爽。

    夜齐眼见不好,连忙出声打岔,“二姐,你知道暗殿和阴殿的掌权者是谁吗?”

    慕若冷冷瞥了一眼夜齐,当即让他噤声了。

    “你是我师父我尊重你,但是我希望没有下次。”

    潋阳无辜的耸了耸肩膀,“你要是去,今天的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结束,别忘记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修炼,还有提高你的制毒术,你现在这样的程度,实在是太差了,出去为师都不好意思说你是我徒弟。”

    慕若嘴角抽搐了一下,横了他一眼,“这都怪谁?是谁一声不吭,把我丢在燚阳殿,扔下一堆记事书籍就跑了?”

    “这……为师是名人,自然也有私事要办。”潋阳再次扮无辜。

    慕若咬了咬牙,转眸看向身边的夜齐,“你刚才要说什么?”

    夜齐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才是最无辜的。

    “你师父把阴殿和暗殿合并了,名为极殿,坐上掌权者的位子人是云染。”

    “你说什么?”慕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是云染。”夜齐又重复了一遍。

    “云染没死?”

    “这个要问你师父了,把一个死人带出来的时候,差点没把整个柩辕宫的弟子吓尿了。”

    慕若额角滑过一排黑线,转眸瞪着潋阳。

    潋阳抬手挑了挑额角的长发,“这个嘛!也不是为师的错,只能说那小子命不该绝。”他顿了一下,想起但是看见云染指尖发黑的事情就觉得好笑,“那天他并没有死,非但没死,还因祸得福,昨天之前,他应该误食鹤蝇鸟的元丹,不过好在他误打误撞冲了出去被诸绪那掌震伤,才激发了元丹的力量,不但修复了内脏还将提高的修为,要不然,他恐怕真的会因为体内炼化不掉的元丹丧命。总的来说,昨天那件事,受益者是他自己。”

    慕若轻舒了一口气,原本有些放不下的心,也随之放下了。

    “好了二姐,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潋阳大师说你历练的方向是北方,反正我把人都得罪了,而且我这本来就不是为了学习,我和你们一起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