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89章 回宫,露馅(四)
    四人错愕的看向慕若,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以为僵后的性子是必须追查到。

    慕若似乎看穿他们想法一般,“你们查不到,就算强求也没有用吧?”

    “…………”四人竟无言以对。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慕若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房顶上,一袭青衣男子,周身环绕着朦胧,正凝视着慕若离开的背影。

    看见慕若得知真相的表现和举动,都让他不得不为收了这么一个徒弟感到骄傲,在这个实力代表一切的空间,有什么能比看清自身能力来的重要,而不是无谓的往前冲。

    “若若,为师没有阻止你回来是对的,以后的路还得靠你自己。”潋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消失在房顶。

    ——

    无尽黑暗,刺鼻的腥臭,各种阴冷的气息。

    冥御煌醒来之时,周身就是处在这种环境里。

    他伸手想要动弹,却发现四肢动弹不得,周围的阴冷仿佛有生命一般,不停地往他体内钻,啃食自己的骨头。

    他张嘴想要大喊,却发现无法发出声音。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强而有力,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可是他明明记得,自己昏迷前已经掐碎了心脏,怎么可能还跳动?

    忽然,一束光亮从头顶照下,刺眼的光线让冥御煌下意识闭上双眼。

    “果然,你强大的愈合能力,是不可能就这么死掉的,即便你没了心脏,也会活蹦乱跳的,这就是我造出你的初衷,当你拥有他的毒液,在搭配上潋阳压制的方法,你的生命就是无限的,哈哈哈……”

    沙哑的男音,嗓子里好像卡着什么东西,让人觉得难受。

    冥御煌听见这些话,心头一震,使劲甩了甩头,犀利幽深的眸子,透过刺眼的亮光看去,一道黑色的身影,阴森的出现在亮光出,即便没有看清,冥御煌还是知道,就是他把他抓回来的。

    “别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着我,我们绝对不是敌人。”

    冥御煌紧咬牙齿,使劲的动了动身体,想要挣断束缚,目光犹如洪水猛兽,仿佛下一秒就将对方生吞活剥。

    “呵呵,是我考虑不周,忘记你现在不能说话了。”

    一道黑芒掠过,冥御煌周身的束缚,一瞬间消失不见。

    冥御煌并没有冲上去自找没趣,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敛起周身的气息,缓缓地坐起身子,看向对方,“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不是知道吗?”

    一句话,差点就让冥御煌暴走了,他安耐住心中的怒火,抿着唇静静地看着那道背影,一言不发。

    “你不说话,是同意了?”

    冥御煌嘴角勾起冷笑,丢下三个字,“不可能。”

    冥御煌话音刚落,一道黑芒闪过。

    砰!

    冥御煌腹中招,仰面撞在后面的墙壁上,嘴角溢出鲜血。

    “现在呢?”

    冥御煌笑了,那笑,如同彼岸花一般美丽,却也致命。

    “你最好现在杀了我。”

    “哈哈哈……我倒是忘了,你可是宁愿死,也不伤她,不过你放心,你是我一手造出来的,我有很多让你服从的办法……”

    冥御煌听见这话,后心发凉,被人威胁到无力反抗,这绝对是第一次。

    不等冥御煌再开口询问,亮光消失,再次陷入黑暗。

    但是这一次,冥御煌并没有被束缚,他刚要站起身子,突然一股狂暴的力量袭来,重如泰山压顶,他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噗——”冥御煌单膝跪在地上,嘴角不停流出血液,白色的衣服已染红。

    朵朵鲜红色的花瓣凋谢,绽开再凋谢,如此反复,散落在冥御煌周身。

    空间里,淡淡幽芒,汇成一朵硕大的彼岸花,出现在冥御煌的脚下。

    黑暗,诡异,恐怖,还有未知的可怕,没有人知道在这黑暗的小空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

    皇宫。

    慕若离开书房之后,就直接回了凡尘雅殿。

    房间里,尘垢刚给墨轩用了抵制的毒药,当他给墨锦婠使用的时候,她却拒绝了。

    就在夜齐差点强来的时候,慕若回来了。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怪,慕若一心系着冥御煌,却也没有发现,走进去之后,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夜齐奇怪的看了一眼慕若,“二姐,你怎么了?”

    慕若闻声望去,摇了摇头,“没事,墨轩怎么样?”

    “他没事了,但是她有事了,她也中毒了,但是不愿意使用抵抗的毒液。”夜齐不满的看了一眼墨锦婠,这女人真是脑子不好!

    慕若拧着眉头看去,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慕若的表情十分冷硬,不如之前的柔和,仿佛回到初见之时,这让墨锦婠以为慕若生气了。

    “小若,我……我没有不愿意,我只是觉得我没有中毒……”她的语气有些心虚。

    “你是制毒师还是尘垢大师是制毒师?”慕若冷声反问。

    墨锦婠顿时紧咬下唇,“小若……你不要生气……”说罢,转过身子,端起尘垢为她准备的毒液,仰后饮下。

    慕若收回视线,转眸看向窗外,脸色冷漠。

    夜齐看着墨锦婠变成乖娃娃,暗自对着慕若竖起拇指,真是太帅了!

    墨锦婠放下药瓶,转身走向慕若,急忙道歉,“小若,你不要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觉得……”

    想到下毒的人,也许是自己最亲的人,她就不知道该怎么说。

    慕若知道自己的心情不能影响别人,可是她还是很烦闷,耐着性子问了句,“觉得什么?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别吞吞吐吐,你知道我不喜欢这样。”

    墨锦婠委屈的红了双眼,看着慕若说出了自己不敢相信的事情,“小若……我觉得我没中毒……因为我如果中毒……可能是我娘下的……”

    “什么?”慕若惊讶的看着墨锦婠,想到之前墨锦婠抱着她娘哭的样子,她们两的感情应该不会差吧?怎么可能下毒?

    墨锦婠坚定的点了点头,一脸确定,“我出门前食用了我娘给我准备的兽血,除此之外,在这三天里我没有食用过兽血,也没有出门,如果不是她……我不知道还有谁……呜呜……我娘居然要毒死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