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99章 谜之梦(二)
    两米的距离,慕若愣是游了二十分钟才上岸。

    实在是身体太过乏累,又在水中泡的时间太长,等到上岸的那一刻,慕若无力的趴在地上,老半天才缓过劲。

    这是她第一次觉得累,那种累夹杂着夜齐性命安危,前世今生,她没有朋友,这种感觉她没有体会过,也从来不想体会。

    慕若躺在地上,看着蔚蓝的天空,深深吐了一口气。

    半响后,她转眸看向身边夜齐,撑起身子坐起来。

    抬手拍了拍夜齐的脸颊,又掐了掐夜齐的人中,按了按他的胸口正要给他做心脏复苏的时候,他突然动了一下。

    “咳咳……好难受……”

    慕若连忙把他扶起,让他靠在自己胸口,“怎么样了?”

    夜齐额角突然显出道道黑色僵尸纹路,不停地涌动,微睁着眼睛看着慕若。

    “好……好饿……好饿……”

    慕若抬手扶额,虽然有些无语,但是他能缓过来,她也放心了。

    “你等下。”慕若转眸看了看四周,虽然四周很平静,但是越是平静越是不正常,“走,我带你去那边。”

    说着话,便站起身子,半拖半抱,朝着一块黑色礁石走去。

    将夜齐放在礁石后,从旁边搬了许多礁石围堵起来,然后跑到捡了一些枯木,搭在礁石上面,最后将上面铺上小碎石。

    “夜齐,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慕若往后退了一步,又看了看四周其他的礁石堆,这才安心离去。

    慕若转身朝着小岛有树木的地方走,却始终没敢走远。

    游荡在小荒岛上,慕若低着头思索着事情,她不担心没有尸元无法生存,但是她担心无法离开这里,就凭不能使用尸元这一点,这里不对劲。

    不管她心里再怎么想,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夜齐的事情,她只能专心寻找猎物。

    慕若走在树荫下,蹲下看着地上野物的脚迹,有些慌神,不等她多想,远处便已经出现一只黑色的小野物,倒也普通,没什么异常。

    慕若抓起来也不费力,一根树杈插进对方心脏,将其毙命,转而又接连抓住三只。

    因为心系夜齐,她只抓了四只小野物,就转身回去了。

    回到岸边的时候,一切都没有变化,夜齐也安然无事,只是身上的僵尸纹路也越来越明显了,已经蔓延到脖子上了。

    慕若将夜齐抱出来,让他靠在石块上,转过身子拎起一只小野物,直接割破它的喉咙,拎起小野物,对着夜齐的嘴巴滴下去。

    鲜血滴落在夜齐唇上便流进嘴里,起初他还没有反应,但是一只小野物兽血喂完,他便又睁开了双眼,“二……姐……”

    慕若没有出声,转身去那另一只小野物,利落的割破喉咙,对着夜齐唇边而去。

    夜齐猛然抿起唇,双眼通红的看着慕若。

    他一抿唇,鲜血便滑落,顺着嘴角流到脖子上。

    “你干嘛?”慕若皱着眉,不悦的瞪着夜齐。

    “对不起……”夜齐委屈的低下头。

    慕若挑眉看去,“觉得对不起就快点兽血吞下去。”

    夜齐抹了一把嘴角,坐起身子,接过慕若手中的野物,“你要不要也——”

    他话还没有说完又咽了回去,虽然上次在皇都城她说要食用兽血,但是他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慕若心如明镜,却没有任何表示,她没有必要和任何人证明自己能不能食用兽血。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慕若站起身子看向远处,碧海蓝天,好似离开了极渊元界一样,但是她知道,并没有。

    夜齐一边吞食兽血,一边看向周围,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很无力,感觉魂魄快出窍了一样。

    慕若闻声看向夜齐,想起洞里的事情,忍不住问道:“对了,之前洞里那个魂魄怎么会变成那样?”

    “一般的魂魄算什么?想要占用我的身体,那就是自找死路。”夜齐对此,满脸得意。

    慕若眯着眼追问道:“为什么?”

    对于夜齐,除了知道他嘴里说的那些,她好像也没有了解过,一开始是因为不在乎,也没必要。

    只是现在,她亲眼看见他让一个脱离身体还安然存活的魂魄,突然生异,说不好奇,那是假的。

    夜齐沉吟了一下,觉得他既然认定慕若是他二姐,那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是因为他自己也是魂魄侵占别人身体,而且他是人类的三魂七魄,比起他们的两魂五魄又要强硬不少,一旦被他入侵的身体,别的魂魄强行解开聚魂以及魄,那就会突然暴走,并且魂飞魄散!

    慕若听完这个解释,一时间无言,凝视着夜齐的侧脸,有些恍然。

    “如果我不是你二姐,你要怎么办?”这句话问的极为严肃。

    此时此刻,她只想问这个问题,毕竟辗转千万年轮回,甚至进入极渊元界,占据在这样的身体,经历那些不曾经历的一切,他都只是为了寻找自己地姐姐,如果她不是他二姐,那他这千万年的时间不是全都白费了吗?

    夜齐闻声心头一颤,这个可能他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心底深处,就是相信,他就是自己寻找已久的二姐,不过她既然问到这个避不可避的问题,他自然也不会打太极。

    夜齐仰头看着慕若,脸上带着一抹坚定,“就算你不是,那也是我赚了,毕竟你让我有了姐姐,而且对我很好。”他说罢,低眉看着手心的野物,嘴角上扬了。

    慕若闻声,再一次无言,转身站在岸边,仰头看着天空,心中暗想,也许这个弟弟是上天给她的礼物,不禁脸上浮起一抹淡笑。

    夜齐低着头,紧紧抓着野物,也暗自发誓,就算她不是他姐姐,那么这一刻,已经成了他最重要的亲人。

    岸边,一坐一站,一黑一白,两人成画。

    了无人烟的小岛上,时不时传出阵阵海浪声。

    黑暗中,慕鸩瞪大双眼看着夜齐,因为他的嘴角竟然流出鲜血,却又很快消失一角,这是什么回事?

    “夜齐?你怎么了?你不会要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