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413章 神秘人(六)
    慕若见此,俏脸直接黑了,这小东西,泡妞也没必要黑她吧?

    慕若眼底掠过流光,神识化为一道光,对着小狐的屁股一脚踹上去,转而离开。

    幻灵空间传出一声惨叫。

    慕若神识回归,嘴角勾起坏笑,抬手抚上血玉,转而进入血色空间,便再没出来过。

    次日。

    北峰城,街上。

    一切都如慕若他们进城时一般模样,只是人与人之间的谈话,多了谈资,比如昨日交易所精彩的一幕,又比如这两个互相杠上的神秘人究竟是谁。

    夜齐怀里抱着一坛兽血,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走着走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眼珠子转了转,快步朝着前面走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追在夜齐身后,忽然夜齐脚下一转,钻进巷口。

    身后之人忙迈步上前,脖子倏地一凉,一只冰凉的手指正掐着他的脖子。

    夜齐眯着眼睛,上下打量来人,低声厉喝,“为什么跟着我?”

    “呃……我没有恶意的,是我是我,我是言信啊!”言信说着话,身后扯掉头顶斗笠。

    夜齐并没有松开手,疑惑更深了,“你跟着我想干嘛?”

    “我没有恶意,真的,我只是想要问你姐姐,什么时候见过我主人而已……”

    夜齐将信将疑的看着言信,“你姓言,难道你主子是言祁?”

    “你也认识我家主子?那您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言信激动地看着夜齐,没想到居然有意外之喜,这小少年也认识主人,那主人的下落想必也知道!真是太好了!

    夜齐见此,松开言信,嘴角浮起不屑,“不知道,你家主子丢了,关我们姐弟屁事,告诉你,别跟着我,小心我废了你。”夜齐警告的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要离开。

    言信听见这番话,更加觉得有古怪,伸手就要拽住夜齐。

    夜齐一个快速回旋,出脚,直中言信腹部,护着兽血坛,脚踩旁边墙壁,快速翻之墙顶。

    言信被击中,双腿一软跪在上,眼底露出震惊,对方身上并无尸元,虽然是突袭,但是这样的情况还是令他不敢置信,等他抬头之际,夜齐早已离开。

    “呵呵,还好我有先见之明……”言信揉着肚子,嘴角勾起淡笑。

    ——

    夜齐抱着兽血坛,回到驿站,高兴得来到慕若房门口。

    慕若正巧开房门,看见夜齐额角的薄汗,一脸好奇,“又被野猪追了?”说着话,迈脚跨出房门。

    夜齐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这绝对是他的黑历史!

    “二姐,人家好心买了上等的兽血,口袋极币还剩一点点,你就是怎么对我啊?”夜齐将手中的兽血坛塞进慕若手中。

    慕若笑了笑,将兽血坛打开,嗅了嗅。

    “还不错,算你有心。”

    “那是!”

    慕若低着头,忽然接触什么,眉心一拧,“你刚才出去遇见谁了?”

    “嘿!神了,二姐你怎么知道?”夜齐惊讶的看着慕若。

    慕若蹙了蹙眉,摇头叹息,也不能怪他,对方必然熟于跟踪。

    夜齐看见慕若的样子,低头看见鞋边的物体,心底一咯噔,几乎一瞬间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拉着慕若变要走。

    “已经迟了,你鞋上的虽最低等的追踪粉,却效果甚佳,是福不是是祸躲不过,有时间,还是休息一会吧。”慕若抽回手,转身回房。

    夜齐一脸尴尬,暗恼自己怎么总是惹祸,乖乖的跟在慕若身后走进房间。

    慕若坐在桌边,将坛子里的兽血倒进桌面的杯子里,“还不过来。”

    “哦……”

    慕若察觉到夜齐的自责,不禁有些无语,淡淡的丢出一句话,“无尸元的情况下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并不丢人。再者说,你要是无可挑剔,还怎么衬托我的聪明绝顶呢?”

    夜齐嘴角疯狂抽搐了一下,这尼玛到底是安慰人还是打击人?!这么不要脸的话,她是怎么用这么淡定的表情说出来的?

    不等夜齐开口,驿站的院子里已经传来求见声。

    “在下言信,并无冒犯之意,得知您入住在此,特来求见,有要事相问。”

    慕若直接在杯檐掠过,拭去溢出的兽血,仰首将一杯兽血饮尽。

    夜齐手里端着兽血,转眸看着慕若沉默的样子,心中的自责已经因为慕若的话烟消云散。

    “前辈,在下真的有要事相问,可否请您与在下见一面。”

    言信句句话都十分礼貌,可以得知他真的无心冒犯。

    但是并没有换来回应,慕若食用完兽血之后脸上变得非常难看。

    旁边的夜齐还以为慕若生气了,当即趴桌而起,“我去把他打发走。”

    “呼——这鬼东西!太他妈难喝了!”

    慕若啐了一口,丝毫没有发现夜齐僵硬的脚步。

    夜齐看向慕若的样子,下一秒便想要撞墙,这个女人真的没救了,这极渊元界的人,食用兽血哪一个不是享受它给身体带来的满足?!她喝完之后却哭丧着脸喊难喝!

    “二姐?言信在外面。”夜齐抬手扶额,坐回原位。

    慕若点头,起身,朝门口走去,将房门打开。

    言信弯着腰,闻声忙抬头,“前辈您终于肯见我了!”

    慕若松开房门,挑眉问道:“何事?”

    言信左右环顾,快步上前,在慕若耳边低语两句,便跟着慕若回了房间。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言信才将所有的事情说明白。

    慕若脸色虽然也言信说的事情,但也实话实说,将她何时见过言祁简洁说明。

    说完之后,言信失落的低下头,“看来您真的不知道我家主子去哪里了。”

    “恩。”

    言信深呼一口气,站起身子告辞,“打扰了。”

    等到言信带着人离开之后,始终保持沉默的夜齐出声了。

    “二姐,他说的话你相信吗?”

    慕若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相信怎样,不相信又怎样?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认识言祁呗?”

    夜齐一听,满脸讪笑,“也没什么,你也知道我底牌,我与言祁的恩怨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他可能不记得了,或许见到我也不认识,我可记得清清楚楚的。”

    一百多年前?

    慕若抿了抿唇,再次骂娘了,上次见到的那个小鲜肉居然一百多岁了,极渊元界的老妖怪太可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