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420章 神秘人(十二)
    七夜梓芩没有发现异样,吐着舌头说道:“那个,我刚才去你房间没看见人,就知道你出来了。而且我知道你在找什么,那个地方就在我爹书房里。”

    慕若忍住不适,面带疑惑,“你在说什么?”

    “我……我其实是特地来天蟒城找你的。”

    “……”慕若抿唇不言,脑袋高速运转,知道她会来天蟒城,而且还要离开这个界面,除了师父,她想不到还有谁!这个老狐狸居然这么快就知道她离开了!

    这时,城门守卫突然出声,“谁在那里!”

    慕若跃身而下,消失在夜色中。

    七夜梓芩也赶紧离开,追着慕若的脚步回驿站。

    城门数名守卫走上围墙的时候,早已空无一物。

    驿站房间,慕若房门大开,坐在桌前,等着某人过来解释。

    七夜梓芩身形快闪,来到慕若门外,低头乖乖地走过去,扯开嘴角,“嘿嘿……你别生气,我就是想帮帮你……”

    慕若抬手扶额,好看的眉心蹙起,半响没有出声。

    “小若,你别生气了,我知道你肯定会找到那个地方,一开始没说就是怕你不接受好意。我不是故意骗你。”

    慕若深呼一口气,斜了七夜梓芩一眼,当即让她闭嘴了。

    “我没生气,是我师父让你来的吧,你知不知道你刚才不出声,你就是一具尸体了。”

    “什么?”七夜梓芩没能理解慕若话里的意思。

    慕若摇了摇头,也没有解释,揉了揉手背上的红印,血玉里的毒液真不是凡物,凭她免疫体的体质都有感觉,若是平常的身体,恐怕会像慕瑜馨一样吧。

    “算了,既然他让你跟我一起,那便一起吧。”

    七夜梓芩脸上露出笑意,幸亏小若没有怪她,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你先回去休息,天色不早了,明天再打听一下情况。”

    七夜梓芩点了点头,先转身离开。

    看着七夜梓芩的背影,慕若眼底若有所思,既然师父知道她来天蟒城,也知道她要离开这个界面,为什么不阻止她?

    忽然,慕若眉心一拧,淡漠道:“出来吧。”

    门外冷风萧萧,一道黑色身影从门外走进,是麟龙。

    “有事?”慕若问话很平静。

    麟龙皱着眉,一脸探究的看着慕若,“你究竟是何人?在找什么东西?”

    慕若神色冷淡,挑眉看向麟龙。

    “在找去你们那个界面的交界处。”低沉清冷的声音,仿佛夜中冷风刮过。

    麟龙面对慕若的实话,反倒有些愣怔,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能这么平静的说出来,虽然两个界面同属极渊元界,但是两个界面所受神奇之树的影响天差地别。

    神奇之树虽说共照两个界面,但是两者同时普照的同时,另一个界面的尸元比这里要多很多!

    且不说通往那边需要什么资格,只要到达那个界面,若是没有强大的后台,是无法存活的,即便你有强大的尸元,一旦不为所用,便为所杀!

    他们麟家眼下的处境便是如此,急着寻回七彩晶片就是为了抵挡未到的劫难。

    “你……”麟龙话到嘴边又顿住了,垂下的双手攥起,认真的说道:“要不我带你回麟家,只要我们得到七彩晶片里的东西,那时候我们麟家必定无碍,到时候麟家可以给你当后台,保你无忧。”

    慕若眼底掠过波动,这孩子不是缺心眼吧?还是以为她缺心眼?

    她和他非亲非故,他凭什么认为她会相信他说的话?人生地不熟的,且不说她的灵体会不会受到损伤,万一他们家解除劫难,反手除掉她呢!

    有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谢了,我只有方法。”说罢看向窗外夜色,淡淡提醒,“不送了。”

    “慕哥——”麟龙的话在慕若冷漠的是视线下顿住了,无奈的叹了一口去,转身离开房间。

    麟龙离开后,房间里陷入安静。

    慕若一人坐在桌前,半宿没动弹,愣是笔直的坐到天亮才缓缓回神,看着窗外渐亮的天色,抬手捏了捏眉心,转身回到床榻,闭目养神去了。

    天蟒城里十分热闹,和以前并无不同。

    七夜梓芩和麟龙同行,两人正走在天蟒城的街道上。

    一路走来,除了关于慕若的话题外,两人的话并不多,只是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七夜梓芩偶尔趁着麟龙看别的东西之际,询问天蟒城进来的情况,比如城主府为什么被看守,倒也打听到不少有利的消息。

    七夜梓芩满意的点头,刚要走到另一个摊位小贩面前,脚步顿住了,眼神停留在一处宅院门口。

    一男一女,身穿白衣并肩而立,好一对金童玉女,只可惜那两个人她都不想看见!

    “怎么?”麟龙问道。

    七夜梓芩倏地回神,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带你去兽马猎场看看吧?”

    “兽马猎场?”麟龙的语气有些惊讶,没想到这里还有猎场。

    等到七夜梓芩带着麟龙到达猎场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想多了,这里的兽马猎场和那边的猎场完全不一样。

    在那边的兽马猎场,就是徒手与兽马相搏,用嘴咬断它的脖子,吸取最温热新鲜的兽血,一饱之时,非常畅快!

    而这里的兽马猎场,居然是逗弄兽马的……这个认知,让他差点吐血。

    “这里的兽马,都是天蟒城最精品的,价格不菲。”七夜梓芩指了指圈里散放的兽马群。

    “兽马在这里很珍贵吗?”麟龙试探问道。

    七夜梓芩斜眼上下看了看麟龙,“当然了,兽马是代步最快的兽类,而且容易驯服。”

    “……”麟龙抿唇不言,在他们那里,兽马最大的价值,就是被猎咬断脖子,吸取它美味的兽血。

    两个界面的差异,光是从这小东西上就完全体现出来。

    “你……难道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七夜梓芩敏感的问道。

    “哈哈……没有的事,不过,那个女的你认识吗?她怎么一直看你。”麟龙突然岔开话题,对着不远处的入口努了努下巴。

    “不认识。”七夜梓芩看都没看就矢口否认,“我们回去吧,小若该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