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423章 神秘人(十五)
    看着麟龙离开的背影,慕若默勒,索性不走了,转个身在城主府转悠起来。

    凭着慕若矫健的身姿,穿梭在城主府倒是不费力,转了一个多小时就摸清门道了,刚要转身离开时,忽然后脊一凉。

    “谁?”她敏感的仰起头,看向湛蓝的天空,空中除了白色云朵,并无其他。

    慕若眼底掠过异样,刚才绝对不是错觉,她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怎么回事?她没有触碰晶片,也没有解开晶片,谁在监视她?

    她将这感觉,通过神识和小狐说了,小狐立即出现在慕若肩头,站在她的肩膀上,锐利的视线看向空中,试图寻找慕若嘴里所说的感觉,但是同样没有发现。

    “倘若主人真的被监视,那就只有幽暗之地的那个人。”忽然小狐眼神一闪,怪不得潋阳知道主人离开也没阻拦,他肯定知道什么,如果那个人知道主人的下落,或者冥御煌真的在他手里……

    这个猜测大胆却不失逻辑,还真是印证了那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慕若只想到冥御煌和天蟒城有关系,却忽略了潋阳的态度。

    “主人,我们得赶紧离开天蟒城,也许那个人真的发现你了。”小狐压下猜测,在神识中提醒。

    慕若没有出声,封起的尸元,忽然松动,身体往前倾,猛然窜上空中。

    虽然体内尸元并未全部解封,但是速度已经快到极致,大风刮得她脸颊生疼,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快去云层看一眼,就一眼。

    当慕若窜上云层后,整个人如遭电击。

    一个冒着寒烟的水潭,一名赤身男人坐在其中,面对着她,那张脸是慕若熟悉到骨子里的男人,更是同床共枕过的男人。

    “冥御煌!”慕若忍着颤栗,大喊了一声。

    唰!男人的双眼猛然睁开,里面是陌生的寒意和嗜血,仿佛目光所到之地,皆是一片鲜血。

    慕若骇然,这不是冥御煌,这是那次在梦里见到的男人。

    “你是谁?”慕若双手凝起尸元,面带肃杀。

    男人的嘴角突然勾起,洁白的容颜突然显现那妖娆的彼岸花,将额头和左脸覆盖。

    “我叫,嗜容。”邪魅笑容蛊惑的声音,本该是冥御煌的,奈何一切到这人身上,全变了,就是一个陌生人!

    一团白色尸元从慕若手心脱开,冲上云霄。

    砰!湛蓝的天空凭白一道震耳欲聋的响声。

    这让天蟒城的众人纷纷看向空中,也仅仅是一瞬间,天空又恢复原样。

    谁也没有发现,一道白影悄然落下。

    慕若面色发白,落在地面,手心发麻,就连身体都有一瞬间的麻木。

    “主人!”

    小狐低吼一声变大,将慕若叼到头顶,四爪一蹬,飞离城主府。

    ——

    天色渐暗,慕若没回驿站,七夜梓芩也没回驿站,这可把麟龙急坏了,一边责备自己不该把慕若丢下,一边嘀咕这个七夜青一下午不见人影。

    又过了一会,天色全黑了,他坐不住了,站起身子刚出驿站门外,七夜梓芩回来了,这一下午七夜梓芩压根就没去见九夜祈墨……

    麟龙面色发黑,“你去哪了?有没有看见小若。”

    七夜梓芩闻声回神,眉心皱起,“怎么回事?

    麟龙倒是诚实,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全和七夜梓芩说了。

    七夜梓芩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你们下午就去城主府了?为什么不等我?”

    麟龙轻咳一声,面色尴尬,“现在这不重要,现在小若不见了。”

    “会不会和下午的那道爆炸声有关,我记得当时的方向就是城主府!”想到这,七夜梓芩的心顿时就凉了,“赶紧去看看!”

    七夜梓芩转过身子,凝起尸元,奔着城主府就去了。

    麟龙也坐不住,跟在她身后就走。

    两人来到城主府,麟龙刚想带着七夜梓芩走别的地方,就见七夜梓芩畅通无阻从大门走了进去,顿时陷入懵逼状态,乖乖的从大门往里走。

    七夜梓芩一边走,一边询问有没有发现可疑人。

    城主府的护卫基本上还是以前城主府的人,大多数都认识七夜梓芩,对她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看的麟龙在后面目瞪口呆不知道怎么回事。

    “七夜,你怎么不受阻啊?”麟龙忍不住问出声。

    七夜梓芩心系慕若,没好气的回了句,“你在你自己家走路,有人拦着你吗?”

    合着,这是他家?那慕若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来?真是搞不懂……

    两人又走了一圈,几乎把城主府走遍了,才放下心,因为没有可疑人物,他们也没有抓到人,也就代表慕若没被抓。

    一场虚惊,两人刚走出门外,一群人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带头人是九夜祈墨,旁边站在七夜醉雪。

    七夜梓芩顿在原地,看着九夜祈墨有些恍然隔世,几个月的时间,她却感觉好像过了很久很久。

    “梓芩你回来了!”九夜祈墨的语气掩饰不住的激动。

    七夜醉雪则是满脸嫉愤,“你不是在柩辕宫学习,该不会吃不了苦跑回来了吧?”

    “醉雪!”九夜祈墨厉声喝道。

    时过境迁,若是以前九夜祈墨这般呵斥七夜醉雪,她或许还有些感觉,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意境不同了。

    “好久不见。”

    四个字拉开的距离,让九夜祈墨心头一颤,感觉什么东西好像抓不住了。

    “我……一直在等你。”

    七夜梓芩深呼了一口气,转眸看向麟龙,低声道:“你先回驿站,说不定小若已经回去了。”

    麟龙刚想点头,却瞧见九夜祈墨和七夜醉雪都“虎视眈眈”的看着七夜梓芩,顿时错以为他们之间有仇,他哪里肯走!

    “七夜,你别怕,我麟龙不是怕死的。”说罢,往前站了一步,“你们是何人,别拦着我们的道,让开!”

    九夜祈墨寒眸冷视,将七夜梓芩对他冷漠归咎在他的身上。

    “你算什么?”语气中掩饰不住的讥讽。

    不得不说,九夜祈墨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七夜梓芩对朋友护短的性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