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430章 哭笑不得的闹剧!
    薄奚齐翻身下了房顶,从窗户钻了进去。

    “你们几个榆木脑袋,芝麻大点事情,怎么就能被你们放大这么多?”薄奚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

    这样的情况,房间里五个人愣住了。

    尤其是麟斩最甚,那嘴巴僵硬的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这个……那个……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薄奚齐挑眉看着麟斩,先前有些讨厌的脸,也变得可爱了。

    “早就来了。假扮人没有问题,当然,有危险的时候,你们也别指望我帮你,至于找人的事情,还是得你来。”说罢,迈脚走向书桌前,拿起纸笔大手一挥,“我先把我朋友的画像画下,你们找到人,要好生伺候。”

    麟斩和其他几人直接懵逼了。

    在他们心里纠结一晚上的事情,薄奚齐一两句话就搞定了。

    等到他们几人回神的时候,薄奚齐已经收笔了,张口一吹,将画纸拿起。

    “喏,就是这画中人。”

    麟斩和其他几人,大眼直勾勾的看着薄奚齐手里的画像,纷纷相视一眼,便又落在画上。

    “小兄弟,你这……莫不是在和我开玩笑?”麟斩面色有些发黑,论谁的母亲画像被一个和儿子一般大人拿着,还让自己去找,都不会有好脸色吧?

    薄奚齐一脸莫名其妙,“谁跟你开玩笑了,我就是要找她!”

    “你!”麟斩气得跳脚,指着画像道:“你找不到她,她没有了!”

    薄奚齐心头一颤,忙冲到麟斩面前,“你说什么?你什么时候见过她?她没有了,你哪只眼睛看见她没有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那是意外,意外你知不知道啊?我比你还想拦住她,可是我——”麟斩气得脸色铁青,可是想到以前的事情,又是一阵自责,当时都是自己太弱小了!

    谁知,薄奚齐比他更爆脾气,一把揪住他的领口,双眼猩红瞪着麟斩,“你没拦住她,你……你亲眼看见她没了?”薄奚齐脚下一软,旋即拽进麟斩,“你居然不救她,你……就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你干嘛不救她?啊?我好不容易找到的亲人,你还给我!啊!”

    薄奚齐也是被麟斩一句没有了给气蒙了,完全没有感觉到异样,一个劲拽着麟斩的领口质问。

    麟斩这时也是糊涂了,忽略了薄奚齐嘴里的“亲人”两个字,低着头沉浸在失去母亲的痛苦里。

    可是还有旁观者啊!站在旁边的几个人顿时感觉到不对劲了。

    这俩人说不是同一个人吧?这老夫人要是在世,那也不可能是这小子的亲人啊!麟家也没有私生子啊?

    眼看着薄奚齐还在恼怒愤恨揪着麟斩,就差点没一巴掌甩过去了,旁边的人看不下去了。

    “那个……这位小兄弟,你说的亲人是谁啊?”

    “什么谁谁谁?那是我二姐,我亲二姐,你知不知道!”薄奚齐转头瞪着说话的人,语气十分冲。

    这下不止旁边的人明白了,就连悲伤的麟斩也明白了。

    “这……这是你二姐啊?”麟斩问的显然有些多余。

    薄奚齐使劲揉了揉眼圈,转眼看向麟斩,“我当然是在说我二姐了,不然你以为我在说谁?”

    麟斩先是一愣,后是又气又笑,“错了错了!”

    “什么错了对了,告诉你,我二姐没了,我现在就去把你们麟家给掀了!”薄奚齐满腔怒火,说着就要走。

    “哎哎哎!小兄弟,你误会了,你二姐还在,还在呢!”麟斩急的跺脚,这才找到合适的人选,不能被自己给气走啊!

    薄奚齐扭头看着麟斩,差点冲上去把他剁了,身上尸元猛然旋起,怒目而视,“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放过麟家?”

    麟斩语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这……我……哎哟!这叫什么事啊!”

    还是旁边的几人,忍着笑说出了真相。

    “小兄弟,你也别生气了,刚才家主说没了,那他说的是自己的母亲。也是巧了,老夫人和你画的这画像上的人,像极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得。”

    “你要是不信,我们带去看老夫人生前的画像!”

    “是啊!你说你一个年轻小伙子,来找人家已经逝去的母亲,这不是……”

    这人话没说完,薄奚齐也全懂了,嘴角抽搐的看着麟斩,这……这也太巧了啊?

    麟斩看见薄奚齐的眼神,连忙摆了摆手,“是我的错,没听人家说清楚就乱添火。”

    薄奚齐揉了揉鼻尖,也觉得尴尬。

    “是我太激动了……不过也怨你没说清楚……”

    “哈哈……”麟斩笑出了声,“是是是,是我的错,只是我也没想到,这世间还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为了弥补这个错误。你放心,我会更用心找到你姐姐,我也想见一见这个和我母亲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旁边几个人,心照不宣的撇了撇嘴,心里暗道,就算找到也不能让你见,万一你再喊出一个娘可怎么整?!

    一场哭笑不得的闹剧也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切倒是都和谐不少,薄奚齐院子里站岗的元者,连夜便撤了,他也算有了落脚地。

    ……

    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忽然,白天的太阳居然消失了,一息间黑夜来临。

    整个界面,除了空气流通浓郁尸元,什么都感受不到,就在界面所有人恐慌之际。

    远在龙城之外的山头出现一个奇怪的画面。

    三双明亮得眼睛出现在半空中。

    “麟龙,这次没错吧?”七夜梓芩的声音。

    “应该没错吧?”麟龙心虚的声音也传出。

    只有慕若一眼不发,冷冷的看着奇怪的天色,暗自琢磨其中异样。

    “啊!没错没错了,你们快感受,尸元啊!浓郁的尸元啊!”麟龙满是惊喜的声音。

    啪!

    七夜梓芩嘴角狂抽,一巴掌甩在麟龙后脑上,“滚蛋!这里又是黑漆嘛唔的,是不是又转回那么破沼泽地了?要是还是那里,我保证把你-推-下-去!”

    麟龙揉着头,明亮的眼珠子转了转,“这……这就是我们那个界面,也许……也许是天黑了……”

    刚说完,头脑袋上又挨了一下,这次是慕若。

    “嘶……又打我?!”

    “因为你欠。”慕若甩给他一个冷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