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450章 嗜容(三)
    “你叫嗜容?”

    背对着慕若的嗜容,顿然转身,“连本座的名字都记住了,不错有进步。”

    慕若额角跳动,冷声打断他的幻想,“记性好。”

    嗜容仿若未闻,“既然你现在已经是本座的人,现在就随本座回家吧。”

    “可以,你帮我救一个人。”慕若心底打着鼓,面对这个男人就算他真的不愿意救人,非要绑她走,她也无计可施。

    嗜容见慕若答应的爽快,满意的点头,“可以,不就是清怨吗?那老头的一条走狗罢了,帮你又如何。”

    慕若脸色顿时沉了,“嘴巴放干净点,你来这不是当走狗?”

    嗜容并没有慕若突变的语气不高兴,反而狂傲的仰起头,满脸不羁。

    “嘁,本座可不是那老头能管得住的人,要不是看在他放本座出来的份上,幽暗之地照样搅得他天翻地覆。”

    慕若眼神闪烁,暗自琢磨他话中深意。

    “既然本座决定让你喜欢本座,以后本座就叫你小若若吧!你叫本座,嗜容夫君。”

    慕若差点没忍住喷脏话,冥御煌她都没这么叫过,他到底哪来的自信?

    “我们回去吧。”说罢,转身就走。

    这一次却没如先前那般轻松,刚跃身而起,腰间便多了一只大掌,被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中。

    “你现在是本座的,本座有权将你带着身边,带你去一个地方。”

    慕若眼底闪过寒芒,指尖凝起尸元,直击嗜容心口。

    砰!

    慕若手指发麻,整个人都不好了,擦!好坚硬的身体!

    “没事别偷袭,不然伤的可是你。”嗜容完全没有因为慕若这般感到不悦,甚至脸上带着无比惬意的笑,这个女人果然有意思,怪不得冥御煌会那般抵抗。

    慕若俏脸发黑,扭头看向别处转移注意力,要不然她怕她忍不住将腰间的大手直接砍掉!最关键的是,后果绝对是她刀断……

    看着极速掠过的地面和山峦,慕若忍不住问道:“去哪?”

    “去一个女人喜欢的地方。”

    慕若一脸翻了两个白眼,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鬼,不是幽暗之地那个人派来抓她的吗?

    又在空中飞驰一会,慕若突然感觉到空中气流异样,心头一惊。

    “你到底带我去哪?难道是回去复命?”

    嗜容瞥了慕若一眼,有些不悦,“本座说了,既然你现在是本座的人,自然不会将你交给他。”

    慕若抿唇不言,因为眼前的景色已经变了,天空居然亮开了,最让她惊讶的是,这里居然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

    嗜容携着慕若站在高空上,两人一黑一白,无比和谐。

    “有没有觉得这里很熟悉?”

    他不说也罢,这么一说慕若确实想起这里是哪里了。

    “这是……”慕若无言的看着梦里的东西,怎么会真是存在?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所有物,包括误闯这里的你在内。”

    慕若无心计较他嘴里的话,只是脑的线差点崩断,赶紧调转体内尸元,畅通无阻,当即松了一口气。

    “虽然有本座在,有尸元无尸元都没差别,但是本座就是想告诉你,这是准许你喜欢本座的奖励,以后你可以无聊就来这里玩。”

    慕若再次无言,她并不稀罕这个奖励,她又不是有病,没事她来这!还玩?她不知道多少事情要办,有什么时间玩!

    “我们走吧。”

    嗜容面色又变沉了,“你不喜欢这里?”

    “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我已经知道了,你根本救不了那个女人,所以便在这里拖延时间!”慕若怒意横生,语气凌厉。

    嗜容眯着眼看着慕若发火的样子,冷声拆穿,“激将法没用,不过既然这个奖励你不喜欢,那本座便换一个,救了清怨便是。”

    画风快速一转,慕若脸颊一阵生疼,液体顿时从皮肤流淌下来,她知道这是血,这样突然的冲击是这男人故意给她的警告!

    等到再次看清之时,他们已经离开了那个诡异的海边。

    外面的天色已经亮了,麟府一家上上下下急得乱转。

    在麟府后院某间房里,麟斩正在发怒,“没用的东西,麟邪拿自己换回来的人,你们都救不了,你们到底有什么用!”

    房间里一屋子元者,甚至还制毒师,但是面对清怨的情况皆束手无策。

    除了麟斩和麟龙之外,所有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且还帮着三大势力打过他们麟家,他们并没有必须要救她的理由。

    也就在这时,麟斩崩溃的跪在床边,无助大喊,“娘……孩儿不孝,救不了您,以前救不了,现在还是救不了……孩儿不孝啊……”

    床上躺着一个容貌被毁的女人,一双眼睛无神的看着房顶,右眼角一颗朱砂泪痣尤其现言,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听见麟斩无助的哭声,眼泪从眼角滑落。

    想起来,一切都想起来了,原来她不是一个无名无姓,无家可归,被人抛弃的人。她有名字,她不叫什么清怨,她叫邪舞!

    而此时,房间里已经静的连针掉地都能听见了,所有人都在互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什么,这床上医不好的女人是老夫人?!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终于有人问出口。

    麟斩低着头哭泣,哪里有时间回答这个问题,心底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小邪回来了吗?”她的声音很轻。

    “小邪,小邪很快就会回来,对,她回来就能救你。”麟斩伸手抓住邪舞的手,低眉看着这张被毁的容貌,心底绞痛,怎么会变成这样,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邪舞转眸看向麟斩,微微摇头,“你不知道,那个人不是那个人……总之,小邪恐怕凶多吉少。”

    就在这时,房间一阵黑风刮起,风停之际,房间里多出两道人影。

    正是离开麟府的慕若和嗜容二人。

    慕若站在原地,抬眸看着床榻上虚弱的女人,转眸看向身侧,“快救她。”

    嗜容却没有动,凝视着慕若脸颊上的伤口,抬手抚上,指腹在她脸颊滑过。

    他的速度很快,慕若还没来得及后退,脸上的伤口顿时消失。

    慕若抬手摸了摸脸颊,冷冽的看了嗜容一眼。

    对他这种熟稔的行为感到反感,却对他的触碰却觉得熟悉,这是两个矛盾的极端,让她极为不舒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