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451章 嗜容(四)
    嗜容嘴角勾起邪魅,额角的彼岸花突然灼灼生辉,顿时让慕若有些恍然,回神之际,他已经走到了床边。

    房间里一片静默,纷纷因为两人突然出现缓不过来神。

    “你想做什么?”

    麟斩和麟龙纷纷将床榻拦住,不许嗜容靠近。

    邪舞转头看见嗜容,脸色变得煞白,他怎么会和小邪一起回来?

    “哼,如果本座想做什么,你们拦得住吗?”嗜容嘴角带着冷笑。

    这句话倒是不假,如果他想做什么别说是他们,就是整个麟家也无法阻止!

    “麟家主,他是来救人的。”慕若低声解释。

    “什么?”邪舞猛然愣怔,躬身便要起来。

    “你别动。”慕若上前,将她按在床上,“他会救你。”

    邪舞身体僵硬,看着慕若眼圈发红,“小邪你明知道他不是……”

    慕若神情一凝,制止了邪舞的话,她刚才敏感的察觉到旁边的男人脸色变了。

    “本座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现在小若若已经是本座的人了。”嗜容警告的看了一眼邪舞,她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会做什么!

    邪舞抿唇,神色颇为凝重,这时,她身上的伤口再次裂开,流出鲜血。

    慕若见此,往旁边移了一步,“救人。”

    邪舞看了看慕若,又看了看嗜容,在她的印象里,自从嗜容出现从没听过任何人的话,包括那个人的话,怎么可能会对小邪言听计从。

    然而下一秒,嗜容确实听话往前走了一步,低眉俯视她,眼底满是深意。

    邪舞仅仅看了他一眼,就读懂了他的意思,顿时心头一窒。

    “小若若,本座救她也行,但是你要和本座离开这里。”嗜容突然提议,看向一侧的慕若。

    慕若眉头跳了几下,没想到关键时候,他居然提条件!这个阴险的小人!

    “救了再说,能不能救好还未必。”慕若冷淡的回道。

    嗜容又笑了,邪肆的看着慕若,“本座说过,不用激本座。本座时间多得是,但是她的时间可不多。”

    “我不用你救,小邪你别去。”邪舞咬牙打断他们的对话。

    唰的一下,嗜容阴冷的视线甩去,一股强烈的威压袭去。

    幸好慕若反应够快,猛然上前,将其挡住,心头一震翻腾。

    “你不要太过分了!”慕若冷声喝道,额角渗出冷汗,如果她没有挡住这个威压,以她的身体根本抵挡不了。

    “谁让你帮她挡的!”嗜容怒视慕若,十分不悦。

    慕若深呼一口气,冷漠的看向嗜容,“如果你一定要拿人开刀,请直接朝着我来,你要是真的不想救人何必跟我回来?若是这样,我们之间所有约定就此作废。”

    “本……本座又没说不救人,她要是不多嘴,本座岂会动怒!”嗜容满眼戾气,浑身散发着寒意,阴阴的瞪了一眼邪舞。

    房间里众人纷纷往后退了一步,深觉下一秒这个男人就会发飙伤人。

    “她多嘴不多嘴是她的事情,答不答应是我的事情。”慕若不耐烦的回了句,“总之,你快救人,我可不保证稍后会不会反悔。”

    嗜容一听有门,这是答应了,于是赶紧伸手对着邪舞掠过一道黑芒,一枝黑色彼岸花凭空出现,花瓣如同碎纸一边散落在她的伤口上,接着伤口便神奇般恢复了。

    慕若看见黑彼岸花出现,心口狂跳,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和冥御煌长得太像了,所以她总觉得他身上有冥御煌的影子,要不是他们两人本性不同,他真的会以为他们是同一个人。

    嗜容看着恢复伤口的邪舞,眼底带着探究,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指腹搭在她的脉搏上,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你不是活人。”

    慕若眉心一跳,抓住邪舞手腕,当即眼底响起惊涛骇浪,没有脉搏!

    “怎么会这样?”慕若愕然的看着邪舞。

    “我……不知道。”邪舞摇了摇头,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多年前她已经纵身跃进熔浆了,她的脸伤想必也是那时候搞的,至于怎么会活下来,她真的不记得了。

    “尸蟲。”嗜容笃定的声音传出。

    慕若当即否定,“绝对不可能!”

    她在柩辕宫见过尸蟲,她不可能尸蟲!她怎么可能是尸蟲!

    嗜容瞥了慕若一眼,“就是尸蟲,她的身体还是她的身体,常年沐浴在尸元里,经常食用人类鲜血,要不然她怎么可能包养的这么好。”

    邪舞身体发冷,她在幽暗之地这些年,食用的确实都是最新鲜的人血,难道……

    眼见邪舞情绪波动过大,慕若咬牙喝止,“你闭嘴!”

    嗜容面色阴沉,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大呼小叫,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颐指气使。

    “慕若,你不要以为本座真的不敢杀你!”嗜容眼底掠过杀气,旁边的人看的心境。

    麟龙快步上前,“你,你别欺负女人啊!”

    “你是什么东西!“嗜容幽幽的睨着麟龙,一朵黑色彼岸花悄悄出现。

    慕若蹙眉,伸手把麟龙拨开了,“一边呆着去。”

    麟龙懵了,帮人还有被嫌弃的,委屈的看着慕若,“小姑姑……”

    嗜容手里的彼岸花消失了,满意的看着慕若的举动,算她眼力劲。

    “人也救了,我们走吧。”

    慕若瞥他一眼,“你要是急你就先走,我还有事。”

    “你骗我!”嗜容脸色顿时黑了。

    “我答应你离开,没说马上。”慕若说着话看向床榻上的邪舞,“你,好好休息,别担心我”

    “小邪……”邪舞伸手想要拉住慕若。

    慕若主动蹲在床榻,牵住她的手,“嗯。别说了,我都知道。”

    “娘,小邪,都是我没用!”麟斩说着又哭了,看的旁边的麟龙都无语了,第一次知道自己父亲是个鼻涕虫。

    邪舞牵着慕若的手,眼角余光留意着嗜容,却还是悄然无声的在慕若手心写下几行字,至于能不能懂就只能看慕若自己了。

    慕若脸色很平静,深深叹了一口气,松开邪舞。

    邪舞暗自着急,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