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511章 嘴贱遭天谴(一)
    慕若神情漠然,直直的看三岁。

    三岁眨了眨眼睛,旋即裂开笑颜,伸出双手,“娘亲,抱抱……”

    慕若轻呼了一口气,将他抱起。

    “以后别再乱拿热的东西,就算你体内有什么力量存在,但是你的身子是阴寒惧热的。”

    三岁瞪着大眼,连连点头。

    慕若将他放在腿上,把切好的肉块包在手帕上,递给他,“吃吧。”

    三岁拿着烤肉,大眼掠过一丝迷茫,下一秒喜笑颜开,靠在慕若胸口,做一个乖孩子。

    慕若将东西收拾好,抱着三岁就走了。

    一个长相普通,但是身材玲珑有致的姑娘,抱着一个刚出世的小孩孩子,还是挺惹人瞩目的,尤其是走在附近城里的街道上。

    “最近城里不会有偷孩子的吧?”

    “不知道,也没听谁说家里生孩子了。”

    “那肯定是从别的地方偷得……”

    然而,他们哪里知道慕若并非偷孩贼,不过是恢复神速罢了!

    慕若抱着三岁,寻找买马的地方,本打算先去找慕长丰,可是想到龙乔峰他们或许有危险,便打算继续前往皇城。

    慕若买完马后直接离开了镇子,也许是极渊元界待习惯了,来到人界,反而觉得不对劲了。

    三岁坐在马前,手抱着慕若的腰,一点也不给慕若添麻烦。

    慕若架着马,心思却注解书上,上面有提到灵力修炼的事情,目前她没有尸元,也许可以修炼一下灵力试试看。

    但是她又没有修炼的方法,就连入门都不知道,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三岁突然抬起头伸出小手,“娘亲,送你这个吃。”

    慕若鼻尖一动,掠过一丝浓郁的腥臭味。

    不等慕若看清,三岁已经拽着慕若衣服站起,快速将手青色的东西塞进慕若嘴里,把她下巴往上一推。

    咕嘟!慕若直接吞了下去,旋即一股浓郁的苦味在嘴里蔓延开。

    “什么东西?”

    三岁裂开嘴看着慕若,“七金蛇胆,对你有好处哦。”

    慕若凝视着怀里得意的小家伙,半响没有出声。

    医毒圣典里有记录,七金蛇胆,对修炼灵力的人来说,具有提高灵力的作用,如果刚好在突破等级的时候,那吞下蛇胆会有如神助,不但任何风险。

    “我没有灵力,给我吃,浪费了。”慕若淡淡的丢下一句话,将他拉回怀里。

    小三岁眼神闪烁,没有想到娘亲居然知道七金蛇胆的功效,不过,七金蛇胆可不仅仅只有提高灵力的作用哟!

    他并没有解释,窝在慕若怀里,睡觉了。

    不管灵魂再特殊,他的身体却还只是刚出生的孩子。

    慕若所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熟睡的三岁,最终没有说什么。

    夜,寂静无声。

    山间破庙里,一匹马被拴在门口。

    慕若怀里抱着熟睡的小三岁,坐在庙里,神识却进入了血色空间里。

    血色空间一如既往,并没有因为她来人界就发生变化,倒是血色藤蔓又变大了,比原先也更加红艳了。

    “小主子,您来人界怎么把神识切断了?”血色藤蔓忙出声问道。

    “没事。”

    慕若盘腿坐下,当她知道冥御煌用自己引开那些追杀,而她又尸元被封后,就把神识切断了。

    如果之前是,我在明,敌在暗,那现在就是我在暗,敌在明。

    奈何她的尸元不能用,除非她能修炼灵力,否则不可能找出暗中人。

    修炼灵力她当然有自信,但是如何能引入灵力到体内,这倒是一个大难题!

    “小主人,您以前因为有纯正的人类血脉,所以才能修炼灵力,要不然……”血色藤蔓话没有说完就顿住了,它不知道这个方法可不可行。

    慕若闻声,眉心一跳,“你是说,把我体内的僵尸血脉暂时遏制住吗?”

    “……可以吗?”血色藤蔓问的有点心虚,因为慕若现在体内的僵尸血脉虽然和人类血脉各自相持一方,但是由于她尸元进步快,已经导致一方失调了,就算尸元暂时被封住,却依然存在于她体内某处。

    慕若没有出声,她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如果灵力入体,还有一个突发状况外的事情,那就是她心口的图纹,会不会再次被牵起?

    慕若抬手扶额,不细分不清楚,这一细分,最后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随时面临突变的麻烦体!

    “我在考虑一下。”如果她没有三岁,没有冥御煌都可以博一下,但是现在不同了……

    她不确定自己能够接受图案失控后的事情……

    血色藤蔓一阵沉默,仿佛有点了解她最初的心态了,总用无情掩饰真情……原来是因为她怕自己输不起……

    “唔……娘亲,饿了……”

    三岁的声音传出,慕若倏地回神,从空间里拿了剩余的奶水递给他。

    “吃吧。”

    三岁一只手抱着瓶子,一只手把玩着慕若的手指头。

    慕若抬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

    以前她从未想过结婚生子,更加想不到自己和小孩相处的情况,可是眼下看来,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就这这时,庙外传来一阵急步,紧接着就传来一道客气询问声。

    “这位大嫂,在下可以借宿吗?”

    慕若眼皮微抬,“同为借宿。”

    四个字表明,你借不借宿跟我没关系。

    “师兄,早就跟你说了这里荒山野外,破庙没有人住你还不信!”

    银月心满是不高兴声音也从门口传来。

    “这是礼貌。”萧逸的声音陡然变的冷漠。

    女人冷哼一声,跨进庙内,瞥了一眼抱着孩子的慕若。

    萧逸也跟着走进,礼貌的对慕若点点头。

    慕若颔首,随后便闭上双眼,

    “什么玩意,不就是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装高贵给谁看。”银月心骂骂咧咧的走到旁边。

    “月心!”萧逸瞪了他一眼。

    慕若靠着柱子上,手掌还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三岁后背,仿佛根本没听见对方的嘲讽一般。

    “哼,人家自己都没脸没皮的,还不给人说吗?”银月心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不悦。

    转眼瞧见慕若还是不搭理她,自觉无趣,弯腰便要坐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