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517章 冥御煌去处
    慕若一脚踩在其中一人身上,冷声问道:“谁让你们来的?”

    三岁在慕若怀里懒懒的拱了拱,因为这些人根本都不需要他动手。

    三岁一动,两人看见三岁之后,又是一阵错愕,这不是刚出生的孩子……

    “错了错了……我们……我们是找一个孩子刚出世的女人……”

    “对对对,我们找错人了,女侠饶命啊!”

    这话一出,慕若越发肯定,他们就是找她的,一个月前她是孕妇,现在孩子的确是刚出世!

    “谁让你们找人的?”

    冰冷的语气,让跪在地上的两人,吓得直哆嗦。

    “我……我们找错人了……”

    “女女侠……我我们真的不是故意打扰您的……”

    慕若寒眸半眯,冷睨着两个死在临头还打哈哈的人。

    砰!

    一脚将另一人踹的翻在地,脚尖使劲一踩。

    咔!喉结断裂。

    剩下的男人见此,双眼一翻就要晕过去。

    “你敢晕过去,我就踩断你命根子!”本就踩在他身上的脚,缓缓往下移动,直至落在他的双腿间。

    男人吓得一个激灵,忙伸手捂住,“没晕,没晕,女侠您有什么话就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是谁派你们来找刚生孩子的女人的?”

    “不是……不是别人派来的……”

    “恩?”

    慕若一个单调的音色,吓得男人连忙接着道:“是有人在佣兵会下单,只要抓到一个穿着白衣服,长相普通,又是刚生孩子的女人,就能领到千万黄金。”

    “千万黄金这好领?”慕若语气里满是怀疑。

    “这绝对真的!不过我们走运,听到一个消息,就是那个女人好像是慕长丰的女人,如果是慕长丰的女人那别说是千万黄金,再多的也值得啊!所以我们才会单干……女侠,您就看在我把这么重要的消息都告诉你的份上,饶了我吧……”

    慕若心里一咯噔,怪不得白衣女子,长相普通,刚生孩子,都是指向她,原来是慕长丰女人这件事情传开了,可是当时那个人已经被灭口了,怎么可能会透露出去?

    难道真的龙乔峰他们?又摇了摇头,可能性不大。

    “你的消息从哪里得到的?”

    “您是问前一个,还是后一个啊?”

    “两个。”

    “……佣兵会下任务的人是暗黑佣兵团团长,但是我和我兄弟去接任务,但是等级太低,都不给接。然后我去撒尿,不小心听见他们团长说什么,副团长死了,但是他养的寄生兽逃了回去,带回去的消息就是那个……现在大家都……噗……”男人惊恐的瞪大双眼,瞳孔渐渐涣散。

    慕若收回脚尖,掏出一瓶毒液,洒在几人身上,本没有死的两人也被毒液融化,再也没有醒来。

    一瞬间,房间里只剩下慕若和三岁两人。

    慕若抱着三岁,朝着床榻走去,眼底满是寒意,原来是她忽略了寄生兽,幸好三岁现在长大一点,而这几个蠢货又不知深浅,要不然她岂不是一路上都要被骚扰?

    眼看着就要到中东了,她可不希望出什么乱子。

    如果慕长丰现在势力真的这么大,那找到冥御煌的几率也就高了几分。

    要是找到这笨蛋,她一定狠狠踹他一脚,说过不要丢下她,居然还敢擅自做主!

    深呼了几口气,抱着三岁,侧身闭上双眼。

    ……

    某座悬崖。

    “该死!也不知道若儿有没有脱险。”冥御煌浑身狼狈,手抓着峭壁,面色微微发灰,他带着身后那群人,逃了半个月了,可是后面的人还是穷追不舍!

    “快!那边有痕迹,快追,上仙吩咐,一定要一个不留!”

    冥御煌神色一凌,上仙是谁?

    他低眉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悬崖,一股冷风刮过,隐约下面有风穴的错觉。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已经眼尖的发现了冥御煌衣角。

    冥御煌盯着脚下,心头一横,拼了!

    抠着峭壁的双手撒开,双脚踹在石壁上,加快了消失的速度,以至于跟上来的人只看见碎石落下,却没有看见几个人。

    “迟了一步!他们居然跳下去了。”

    “这里是魔禁领域,他们疯了吗?”

    十名黑衣人站在悬崖边,一股寒风从悬崖下刮来,吓得他们连退数步。

    跳下悬崖的冥御煌,早就筋疲力尽,淹没在狂乱的黑风里。

    水晶宫殿里。

    水上茉斜倚在床边,精致五官如同画中仙,炙热的目光,流转在身边的熟睡男人脸上。

    抬起右手,指尖在男人邪魅的脸颊掠过,指腹在他额角的血色花瓣抚了抚。

    这熟睡的男人,正是坠落悬崖的冥御煌!

    “你究竟是谁?”

    她的声音极为淡漠,倒不是刻意,好似习惯。

    半个月前,她在水晶宫外的琉璃池内发现他,也许是因为禁地里的封印损伤到了他的身体,导致他至今没有醒来。

    水上茉凝视着冥御煌的脸,幻想他想来之后的神态,不禁樱唇上扬。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生人进来了,她甚至不知道过了过久,花开花落,已经不知道过少回了,没想到上天眷恋她,居然给她送了一个伴。

    “等你醒来,我们一起守在这里好吗?”水上茉低头在冥御煌的脖颈蹭了蹭,即便知道他不是人,却还是希望能得到一丝温暖。

    然而,回应她的还是沉默,冥御煌始终没有反应,呼吸平缓,犹如活死人,而挂在他手腕上的黑玉,无声闪了闪。

    “冥御煌!”慕若猛然惊醒,额角全是冷汗。

    “娘亲?您怎么了?”小三岁抬手帮慕若擦拭额角冷汗。

    慕若抬手抓住心口,掩饰慌乱,一个劲告诉自己都是梦,不是真的,冥御煌怎么可能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难道他真的出事了?

    忽然,血玉闪了闪,仿佛在说什么。

    慕若皱眉凝视着血玉,它发出的意思,她第一次看不懂意思!

    “娘亲?您是梦见爹爹了吗?”三岁赶忙伸手抱住慕若,抬手拍着她的后背,“娘亲,爹爹肯定会没事的。”

    慕若指尖有些发颤,心底没由来的感到不安,“三岁,我们继续前往中东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