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521章 小爷气不死你!
    楼倚玥抱着三岁,冷着脸看向慕若,“亏你长得这么好看,居然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慕若抿了抿唇,也不辩解,眯着眼看着三岁,眼底掠过深意。

    “我走了,驾——”低喝一声,驾马就要离开。

    三岁有一瞬间是懵逼的,看见慕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顿时急了。

    “哎……娘……爹爹……我错了,您别不要我啊!”三岁急的在楼倚玥怀里乱窜,“哎呀唔……姐姐我撒谎了,那是我爹爹,你快帮我把他找回来……哇呜呜……”三岁咧着嘴,眼泪吧嗒吧嗒成珠往下掉。

    楼倚玥张着嘴巴,低眉凝视着怀里的孩子,也懵了,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他……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啊?”

    三岁眨巴着大眼,眼泪直掉。

    “呜呜……他是我爹爹……我们闹着玩的……好姐姐……你快点帮我找爹爹吧……”

    “……”楼倚玥看着三岁哭得伤心,想要责备,又不忍心,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一巴掌拍在额头,自己造的什么孽啊!

    三岁看着慕若消失的背影,更加急躁了,娘亲不会真的不要他了吧?!

    “呜呜……我要爹爹……”

    楼倚玥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我,我哪里找?”

    “呜呜……我不管,我要爹爹……哇……”三岁仰着头,发生大哭。

    “你,你别哭啊!你是你爹爹亲生的,他肯定是吓唬你的,还会回来的。”

    三岁抽泣看着楼倚玥,“我爹爹这次肯定生气了,不会回来了…唔…你帮我追他啊…”

    楼倚玥无言,她倒是想追,可是她刚学会御剑,体内的灵力根本支持不到她飞多远,马跑远了她真追不上。

    “哇——”

    三岁张嘴就要哭,吓得楼倚玥连忙安抚,“好好好,那我试试,你别哭了小祖宗!”

    “那你快飞吧。”三岁眨巴着眼睛,眼泪渐渐收了回去,刚才的慌乱也消散了一点。

    “好好好。”楼倚玥满嘴应承,指尖并起,凝起灵力调动长剑,跃身踩在剑身,朝着慕若离去的方向追去。

    两公里米以外的树林,一颗树下拴着一匹白马。

    一袭黑衣的慕若坐在树杈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懒洋洋的等着小混蛋追来。

    不给他一点教训,说不定下次都能把她给卖了!

    就在她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道娇蛮的声音。

    “师哥,你等等我,我真的好累啊!”

    银月心焦躁看着走在前面的萧逸,都说了要雇辆马车代步,又不是穷的吃不起饭,非要走路,她的两条腿都快断了!

    萧逸走在前面,距离银月心足足有一百米的距离,听见她的话,沉着脸停下。

    “师父让我们先赶来过来,你却一路都在抱怨,你为什么要跟来?”萧逸终于忍不住爆发了,这一路上他已经够累了,还要照顾一个大小姐!

    “师哥,你别生气嘛,我不是想和你多呆一会嘛!”银月心忙快步上前,委屈的看着萧逸。

    萧逸冷着脸,本不想继续说,奈何银月心突然嘟囔道:“我都说了要雇辆马车,你又不让,我又没有出过远门…我当然会累……”

    萧逸闻声,气不打一处来。

    “师父让我们来办事,顺便历练,不是让你这个大-小-姐来享受的!”

    银月心听见那刻意咬出的“大小姐”三个字,不高兴了。

    “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大小姐了,我都从中南部和你来中东了,你还挤兑我!”

    “没人求-你-跟-我-来!”萧逸连哄她的心思都没了,爱咋咋滴吧!

    银月心紧咬下唇,眼圈发红,“师哥……人家只是要累了,你不要这么凶嘛……”她跟在他身后,还不是因为她喜欢他,要不然她何必受这个罪。

    萧逸不吃她这套,转过身子不看她,却也没有再说她,

    慕若坐在树上,欣赏着五米外,两人的吵架的戏码,这两人也来到这里,她还是有点惊讶的,难道也是冲着那个灵脉来的?

    就在慕若疑惑的时候,突然传出一道稚嫩的喊声。

    “爹爹——”

    慕若身体一歪,差点掉到树下去。

    这臭小子,他今天是不坑死我,不开心是不是?!

    五米外的萧逸和银月心同时一愣,旋即环顾一周,眼神落在树下的白马身上。

    萧逸到没有太多反应,但是银月心怒了,眼泪还挂在脸上,那楚楚可怜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

    “什么人?滚出来!”

    尖锐的声音,将萧逸心底最后一丁点不忍消磨了。

    这时,楼倚玥抱着三岁,御剑飞来,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

    银月心双眼一瞪,把目标转上了楼倚玥。

    “贱人,你居然敢偷听我们说话!”

    粗鲁的骂声,让萧逸眉头直跳,这哪里像是有修养的小姐?!

    楼倚玥一脸茫然,成了炮灰,还压根不知道她说什么。

    三岁看着银月心,却认出她是谁了,眼底掠过寒芒,今天小爷气不死你!

    指着她大喊出声,“啊——丑八怪,姐姐我害怕——”

    楼倚玥先是一愣,当她扫到银月心变脸,连忙解释,“小孩子别瞎说,这姐姐长挺好看的,这位姑娘你别介意,他小孩子说话无心的。”

    论任何一个年轻的姑娘被人说丑八怪都不高兴,但是对方是孩子,也绝对不会真的计较。

    然而,银月心却不是,她从小被捧在手心,谁对她不是阿谀奉承,虽然生的小家碧玉,却一直觉得自己倾国倾城,哪怕是孩子的话,她也过不去这个梗!

    “你说谁-丑-八-怪?”银月心黑着脸,咬牙切齿的看着三岁。

    三岁往楼倚玥怀里拱了拱,“哇呜呜……姐姐,丑八怪好凶……我害怕……”

    楼倚玥看见三岁又哭了,一颗心都纠在一起了。

    斜眼看向较真的银月心,皱眉道:“他一个孩子,你跟他较什么劲啊?”感受到怀里的三岁身体隐隐发抖,语气有些不好,“你瞧你把他吓得,叫你一声丑八怪怎么了?你不乐意叫我丑八怪好了!我-心-大!”

    银月心心头一梗,“你!你这是在骂我小气度量吗?”

    ”难不成我在夸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