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584章 麟邪是谁?
    “你,你的脸……”邪陌尘瞪大双眼看着慕若。

    他扶着楼梯扶手的手紧了紧,心头忍不住狂跳了两下。

    他知道她绝对不会普通,但是没想到露出真容后的她,居然这般淡雅若仙,倾国之色!

    怪不得她要易容,这样的容貌只怕到哪里都会引人瞩目。

    慕若当然知道自己很美,虽然这么夸自己有点不要脸……咳咳……

    关键这不是人界吗?

    这要是在极渊元界……那成框的美男美女……

    只能用一句话形容,没有最美,只有更美!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很美,咱们接着闯关吧。”

    邪陌尘没有反驳慕若这句话,因为应该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

    而且……好像……还有点眼-熟?

    嘶……邪陌尘甩了甩头,他一定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可是,关键是他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

    邪陌尘急的抓耳挠腮,指着慕若,“你,我肯定在哪里见过你!”

    慕若心底一咯噔,坏了,不会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家还有邪舞的画像吧?

    她一边往上走,一边转移话题,“男人对美丽的女人都这么说……我们看不见外面,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邪陌尘听见这话,以为自己被慕若当成了登徒子,脸色瞬间变黑了。

    慕若听见后面没声了,缓缓舒了一口气。

    太险了!

    她居然把邪舞和她长得一样给忘记了……

    还好这里只有邪陌尘,要是邪阳明说不定就认出来了!

    看来,还是得找空档把这脸给整下……

    邪陌尘完全不知道慕若的心思,跟在慕若身后生着闷气。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三楼,三楼的灯亮了。

    川灵塔外。

    一周已经被十名灵宗一段高手围住。

    除了黑白长老外,其他长老和导师已经离开了。

    从当年柃木事件清明过来的茯苓瑶,深受打击,变得神志不清,被人送回碧悠庄园。

    邪阳明命人将碧悠庄园封锁,余生不得离开。

    黑白长老站在川灵塔下,时不时往台上张望。

    邪阳明则面色凝重的站在旁边,沉声对着身边的老者问道:“师叔,这个川灵塔真的打不开了吗?”

    这名老者便是刑法堂的毕琛,此人虽然年迈,周身却环绕着不一般的气息,显然实力不低。

    “唉,当年封塔我也是其中之一,确实打不开。”

    就在这时,黑白长老突然咋咋呼呼的喊出声。

    “三楼灯亮了!”

    “他们安全闯过一关了!”

    “对啊对啊,好兆头……”

    邪阳明皱眉看向楼上,并没有黑白长老那么乐观。

    抬眸看向隐隐泛白的天边,心下着急。

    川灵十八阵,一共十八阵,这才过了第一阵,就用了一夜的时间。

    就算闯完十八阵,也已经过了十天……陌尘他……

    “师叔?您不是也进去闯过关?里面到底有什么关卡?”

    毕琛闻声一愣,想到当年闯关的情节,苍老的脸上带着一丝笑。

    “这个因人而异,完全是川灵塔自由分配。相差也极大,难得关卡就是搭上命也闯不过,简单的关卡可能光是走两步就过了。不过,每个关卡的奖励都很丰富。比如……我只闯过三关,就拥有了这一身的灵力。”

    邪阳明愕然的看着毕琛,当年他等级达到要求后,川灵塔已经封了,所以并没有机会进去。

    “您灵宗七段是……”

    毕琛笑而不语,虽然他的灵力再也无法提升,不过一辈子能到灵宗等级,他已经很知足了。

    “也许,他们俩人进入川灵塔,皆是天意,说不定还能因祸得福。”

    毕琛不急不缓的语气,渐渐缓和了邪阳明焦急的心情。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情。

    “师叔!我是觉得……麟邪不会有事,有事的是我那可怜孙子……”

    邪阳明突然眼红,将麟邪进入蜜蝶谷的事情全部告知,还有孙女邪陌茹中毒始末。

    毕琛听完之后,沉默了。

    须臾,转头看向邪阳明。

    “她是你曾祖父入塔闯关之前收下的徒弟,也是唯一的徒弟,你杀不得。”

    严格来说,其实邪十也没怎么教她,收下她一个月后,好像就进了川灵塔,可惜,再也没出来。

    邪阳明眼面带无奈,“我知道,如果她不是曾祖父的徒弟,她早就没命了。”

    当年茯苓瑶真的是单纯善良的小丫头,明明曾祖父收下她,她是比他辈分高。

    但是她却死脑筋非说没他大,要做他的师妹。

    他也很开心多了个妹妹,只是谁能想到,因她误采一块柃木,完全改变了她的心性,让她性格变得扭曲,无论他如何解释耐心劝解都没用,直至现在这种局面……

    “唉……我还没有来得及补偿陌尘,虽然当年我错怪他,但是从未觉得他没有继承传承邪家能力就不喜他。谁知道这臭小子,居然为了提高等级受到重视。傻到去蜜蝶谷这个破地方,早知道……早知道当年就该一把火把那给烧了!”

    邪阳明咬着牙,脸色异常难看。

    毕琛听见邪阳明的话,又好气又好笑。

    “你小子!如果蜜蝶谷能烧的掉,还能轮得到你吗?这些事情你就别提了,知道蜜蝶谷位置的人就只有我们几个。等我再叫上长擎,去把蜜蝶谷的封印加紧点,至于陌尘这孩子……”

    邪阳明抿唇不言,他话没有说完,他也知道了,只怕希望不大……

    “对了,你们说的麟邪是谁啊?”

    他这两天经常听见这个名字,到底是什么人?刚才圣灵学院就这么出名。

    黑白长老一直竖着耳朵偷听,听见毕琛询问自己徒弟,连忙跳出来。

    “那是我徒弟!”

    “是我徒弟!”

    毕琛皱着眉,看着不着调的黑白长老,眼底带着鄙夷,却又同时带着好奇,两种纠结体。

    一是这两老头眼光太高,二是这俩老头有点不务正业……

    “师叔,您这是什么眼神,我家徒弟可是非常,非常有天赋的。”

    “对,天赋极高!”

    邪阳明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麟邪有什么天赋他不知道,不过惹事的天赋本事倒是不小。

    当然,优点也是有的,最起码比这两老头会说话。

    黑白长老见邪阳明和毕琛的眼神一般模样,忍不住开始为自己徒弟说话了。

    “你们这是什么神色?知不知道那天新生测试发生了何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