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596章 狗屁的同姓!
    本能的想要否定她的想法,却在张口那一瞬间,就知道自己已经相信了这两个字。

    盯着慕若看了许久,两人又走了一段路。

    邪陌尘忍不住了,追问道:“你真的觉得他还活着?”

    慕若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这根本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况且,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

    反正她现在只想知道,是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样!

    邪陌尘拧着眉头,心底发沉。

    为什么曾祖父要一个人偷偷离开?

    还要让他们误会他被困在川灵塔?

    “等会就知道了,何必现在烦恼。”

    等会就知道了?

    邪陌尘疑惑的看着慕若,不知道她话中意思。

    慕若也不多做解释,不急不缓的往前走。

    两人又走了几分钟,小道开始转弯,墙壁也开始变得干燥。

    慕若嘴角噙着意味,看来很快就能知道答案了。

    ……

    某间房内。

    一道黑影,正神色凝重的给床榻上的人治疗。

    手里拿着银针,却不知该如何下手。

    “茯苓瑶这毒药从哪里弄来的?怎么这么毒!难怪邪家这么多年都束手无策,啧啧,看来老头子我,做不了好人咯!”

    人影转身瞬间,一束光从窗外照进,打在说话之人身上。

    赫然出现一张熟悉脸,居然是邪老头!

    邪老头转身坐在床边,伸手在床头的玉牌拨动了一下。

    “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样了……”

    不对,之前从圣灵学院出来,好像忽略什么了。

    突然,好像想起什么,忙转身走向窗边,抬眸往远处的川灵塔一看,心头猛地一突。

    “灯灭了?出来了吗?”

    错愕在他眼底掠过,旋即便快速转身,朝着楼下跑去。

    只是,还未等他到地方,就听见砰的一声响。

    邪老头整个人都不好了,吞了吞口水,转身就往回跑。

    回到房间,啪的一声把房门给顶住,然后不出声,假装不在家。

    某处地窖。

    “这,这是什么……呃……好像是地窖……”邪陌尘看了看四周杂乱的摆设,又昂头看着出口传来的亮光。

    慕若抓在楼梯扶手上,额角狂跳两下。

    “恩,我带你去见你的曾-祖-父。”

    “你说什么?”邪陌尘愣愣的看着慕若,就算曾祖父没死,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没道理她认识吧?

    慕若没有出声,迈脚往上走,越走脸色越沉。

    她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等到走出地窖之后,这熟悉的地方,她就是瞎了都能感觉出来。

    这尼玛!分明就是缘来客栈!

    狗屁的同姓!

    狗屁的没关系!

    那个死老头子,根本就是邪家逃跑的邪十!

    走到客栈前厅,昂头看向二楼。

    “小若,这里会不会有危险?”邪陌尘不安的问道。

    慕若眯着眼,“是危险,还很大!”

    那死老头子隐瞒自己干什么,她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

    她儿子还在他那里,她必须把三岁接回来!

    思及此,脚踩旁边桌案,窜身而起,一跃两米高,抓住二楼走廊柱子,一个猛借力,往下一蹬,朝着阁楼掠去。

    邪陌尘愕然的看着慕若的行动。

    他确定她刚才没有用灵力,但是她的身体敏捷度太好了吧?

    从这里到阁楼,距离大约有五米多高,可是她不靠灵力,就这样就上去了……

    砰砰砰!

    “出来。”

    慕若冷冷的声音传进房间里。

    邪老头眨了眨眼,憋气喃喃自语。

    我不在里面……我不在里面……我不在……我不在

    慕若眼角微敛,垂下的双手攥拳,猛地出手。

    砰!

    被慕若拳击的地方,出现一个拳头大的洞。

    邪老头手塞进嘴里,一脸错愕的看着门洞。

    这个门他可是加过料的……

    怎么会……

    慕若透过门洞,冷眼睨着装死的邪老头。

    “我儿子在哪?”

    邪老头一个激灵,抬眸一看,一哆嗦,好冷的眼神。

    “咳咳……那个……你怎么回来了?圣灵学院不好玩?”

    虽然在和慕若对话,却完全没有开门的打算。

    慕若唇瓣紧抿,意味不明的看着邪老头。

    邪老头忙别开脸,心虚的不敢看慕若的眼神。

    “那个,三岁有点事情在忙,你先回房休息吧?”

    慕若见邪老头言辞闪烁,心底一咯噔,难道是三岁出事了?

    “快开门。”

    邪老头一听慕若的语气,就知道她误会了,刚要解释。

    慕若鼻尖却动了动,拧眉“嗯?”了一声。

    她怎么好像闻到银黄草的味道了?

    什么时候极渊元界的毒,都已经覆盖了圣灵大陆了?

    上一次萧逸就算了,那是极渊元界的人干的,那这次……

    银黄草的毒性,不至于伤到三岁,所以里面不是三岁。

    思及此,紧皱的眉头松了。

    “出来,带我去见三岁。”

    邪老头一直注意着慕若的神色,见她眼底担忧消散,不由转眸看了一眼床榻的邪陌茹。

    嘶……难道这丫头的狗鼻子闻到什么了?

    “丫头,你是不是知道了?”

    慕若下巴微扬,看向别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不是说带我找曾祖父吗?”邪陌尘的声音突然传出。

    邪老头的手一抖,房间门顶的更紧了。

    “呃……三岁真的有事情,晚点我带你去见他。”

    邪陌尘眉头轻挑,弯腰往里看了一眼。

    “你们快去休息吧!老头子我今天不舒服……哎呀,头疼……”

    “呃……哦……”邪陌尘挠了挠脑袋,一脸莫名其妙,刚才还没事呢!

    慕若了然一笑,歪头看向里面背对着门的邪老头,嘴角勾起一抹恶趣味。

    不舒服?

    我看是怕自己穿帮被逮回去吧?

    抬手抓住破损的门洞口,刚要作恶,鼻尖那股淡淡的苦味却更加清晰,似乎已经开始变味了。

    沉吟了一下,既然是极渊元界的毒药,说不定……

    慕若眼神一亮,怎么才想到这个问题!

    “老头,你开门我有事情问你。”

    “哎哟……老头子我我不舒服,头疼,心头,眼疼……肚子还疼…总之哪都疼……”邪老头背顶着门。

    心想小祖宗啊,你赶紧走吧!

    我什么事情都不想知道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