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597章 极渊元界的毒!
    慕若俏脸一黑,闻声差点破口大骂。

    你找个借口,也找个容易让人相信的行吗?

    看着龟缩的邪老头,她也不跟他废话,直奔主题。

    “开门,我知道怎么解-毒。”

    房间里的哎哟声,顿时截然而止。

    邪老头倏地回眸,趴在门洞上看向慕若,追问。

    “解毒?!你刚才是说解毒吧?”

    他就说这丫头发现什么了,她居然真的发现了,还知道解毒!

    开心没有维持到一秒,他突然就收敛了,一脸怀疑的看着慕若。

    “你……你该不是想骗我出去吧?”

    慕若面上一滞,恨不得一拳飞过去。

    这老头真是——

    该精明的时候不精明,不该精明的时候瞎精明!

    “那你说说,这毒有什么坏处,说出来我就信你。”

    “你——”慕若扬起拳头就要击在门上,却在最后顿住了。

    之前不知道打了一下,虽然打破了一口洞,关节到现在还疼着呢!

    她哪能真的再打一次?又不是傻了!

    耐着性说道:“什么坏处我不知道,那是极渊元界的毒,单独使用对我们没用,但是对人类使用,后果肯定很严重。”

    “真的……假的?”

    邪老头还是一副怀疑的表情。

    他喵的!不陪你玩了行不行?

    慕若瞪了他一眼,丢下一句话,“你爱信不信,我还不帮你了。”说罢,转身就要离开。

    嘎吱一声。

    房门被邪老头猛地拽开,连忙上前拉住慕若。

    “哎哎哎,我相信——”他发现邪陌尘在看他,眼神一转,连忙别过脸,“我真的相信,你快点去救人吧!”

    好好说没用,不鸟他反而贴上来了!

    你说这不是欠吗?!

    慕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迈脚朝着房间里走去。

    邪陌尘刚要跟上去,却被一只手拦住了。

    “你,不许进,外面待着。”

    嘭的一下,响亮的关门声。

    邪陌尘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对方,房门就关上了,嘴巴微张,半天也没缓过劲。

    那老头肯定是刻意针对他的。

    可是,他也没见过他啊?

    更没有得罪过他啊?

    为什么针对他?莫名其妙啊!

    最终,他得出一个结论,这老头脑袋肯定不正常!

    “阿嚏——”邪老头使劲揉了揉鼻子。

    慕若斜了他一眼,“离我远点,别把细菌传给我。”

    “细菌是什么?能吃吗?”

    “……能-喝。”

    谁知,邪老头还当真,“真的能喝?可以做调味料吗?”

    “你,离我远点!”慕若剜了他一眼,转身坐在床边,伸手搭上邪陌茹的手腕。

    脉搏若有若无,好像有什么力量在强行支撑着她。

    “是护体丸。”邪老头也收起的嬉闹的表情,拧眉看着慕若,“有没有可救之法?”

    慕若没有回应,掀开邪陌茹的眼皮看了看,又拨开她胸口的衣衫。

    一寸长的青黑色,浮在她心口。

    “解毒可以,我想知道谁下的毒。”说话间,目光看向邪老头。

    邪老头身体往后仰,问道:“你知道这个做什么?”

    “找仇家。”

    她并未打算隐瞒,说不定这老头还能帮上忙。

    “仇家?她不可能是你的仇家。”

    笃定的语气,让慕若有些不爽,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起身,语气不悦道:“你不说就不救了,浪费时间。”

    “哎!我又没说不说,我只是说不可能,你发什么火。”邪老头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慕若转眸,凉凉的看着他,也不出声,等他的答案。

    “哎哟,就是,就是茯苓瑶啊!”

    这三个字,让慕若嘴角一掀,“呵呵!”冷笑两声。

    她可是记仇的主,那女人开始打了她一顿,又把她逼进川灵塔。

    邪老头扭了扭后背,感觉慕若笑中带着阴凉。

    “笑的怪渗人的,还是…快点救人吧?”

    慕若视线扫向床榻上的人,掠过邪陌茹右眼角下那半颗迷穴。

    “我当你怎么好心救人,原来她是邪家人。”

    肯定得语气,引得邪老头侧目,她怎么知道?

    慕若转眼看向邪老头,视线落在他眼角下的黑痣,差点给自己一巴掌。

    万万没想到,那么明显的标志她给忽略了,还以为是寻常的黑痣。

    唉……怪只能怪她还没有见过黑色的迷穴!

    邪老头被慕若眼神看的又倒退了一步。

    “你……我……她是邪家人没错,我只是看她可怜……”

    都这样了,他还装不认识!

    慕若伸手抓住邪陌茹的手腕,尖锐的指甲划破她的皮肤。

    从空间拿出一个器皿,一边将邪陌茹泛黑血液收入其中,一边不阴不阳的说道。

    “大名鼎鼎的邪十,什么时候沦落到连自己的子孙都不敢相认了?”说话间,斜眼扫向邪老头。

    “咳咳……邪……邪十……我他……”邪老头想要狡辩,可是看见慕若凉凉的眼神,顿住了。

    “我,我自然有我的理由。”邪老头耸着肩看向窗外,有些沉默,好像陷入什么难受的记忆。

    慕若见此,敛起眼角,满不在乎的说道:“你是不是邪十跟我也没关系。”

    邪老头回眸看向慕若,探究的看着她。

    突然皱眉,不对,她怎么知道床上的人是邪家人?

    慕若无视邪老头的探究,起身走向房间台案,“我写几味药,你尽快找回来。”

    邪老头压下心中的疑惑,看了一眼门外,邪陌尘还在外面……

    “那个能不能——”

    慕若一边写药名,一边打断他的话,“我说了,跟我没关系。”

    邪老头咧嘴,呵呵一笑,凑到慕若身边。

    “丫头,我就知道你人美,心善。”

    慕若闻声,笑而不语。

    人美她就虚心接受了,至于心善,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这两个字的存在。

    “对了,我听说你在极渊元界地位挺高的,我跟你打听一个人?”

    慕若眉心一拧,瞥了他一眼,继续写药名。

    听说?除了听三岁说,还能听谁说?

    不过她也不担心三岁说漏嘴,因为三岁那时候还没出生,知道的也只是一星半点。

    邪老头见慕若没有反应,接着追问。

    “那个,那个人叫祁冷,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祁-冷?不是应该问麟家吗?

    慕若看了邪老头一眼,问道:“祁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