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598章 毁灭痕迹
    “对,祁冷是我妹妹的夫君,好像是什么世家。我找了好多年,祁冷这个名字的人倒是找到很多,但是没有一个是对的,唉……”

    慕若抿唇不言,眼底掠过沉思。

    她虽然还不知道邪舞的夫君叫什么,但是最起码姓氏就不对吧……

    该不会邪舞当初和她那个亲生父亲成婚,用的是假名字?

    越想越是这个可能,不禁同情的看了一眼邪十,合着他找了这么多年,都是在找一个假名字。

    算了,她还是做回好人吧。

    “唔……祁这姓我听过,确实是名门世家。”

    “什么?你…你你听过?那…那那你有没有听过邪舞?”邪老头激动的差点蹦起来。

    慕若没有出声,低头吹了吹墨迹,递给他。

    “需要的药都在上面写着,去找吧。”

    邪老头抓着纸,张口刚想追问,慕若凉凉的提醒道:“或许那什么护体丸原本功效能够保她三天,但是对抗银黄草的毒性,她只有一天的时间,你有时间就继续浪费……”

    什么?只剩下一天时间了?

    邪老头低眉看了看药单,赶忙拉开房门,化为一道旋风,急速消失在原地。

    邪陌尘嘴巴微张,看着大开的房门,迈脚走了进去。

    “小若,发生什么事?”

    慕若也没有阻止他进房,毕竟他现在的状态,只怕也不会回圣灵学院。

    待邪陌尘走进房内之后,转眼扫视,倏地一凌,“小茹——”

    快步上前,蹲在床边,“小茹怎么会在这里?”

    “她是你什么人?”慕若斜倚在窗边,抬眸看向远处的圣灵学院。

    “是我妹妹,名叫邪陌茹……她几岁就被下毒,然后就……”

    邪陌尘有点难受,这么多年他好像考虑自己太多了,原来最痛苦的是这个空有传承,却连走路都不可以的妹妹。

    “她的毒撑不过明天正午。”

    撑不过明天正午?

    邪陌尘愕然,转眸看向慕若,“怎么会这样?那……你…你你可不可以……”

    慕若头也没回丢出三个字,“不可以。”

    邪陌尘还是拎得清自己,虽然失落,却也没有再强求。

    慕若眼角余光留意到邪陌尘的反应,眼底掠过一丝满意。

    她不用那个办法自然有她的道理。

    邪陌尘虽然也是中毒已久,但是他的肉体形态却是完好的,尸毒可以将他挽回到最初模样。

    但是床上的女孩就不同了,中毒太深,长期骨瘦如柴,身体已经完全失去正常女孩形态。

    尸毒不是万能的,如果用尸毒,只怕她这一辈子也别想拥有正常女孩的容貌和身材了。

    对于一个花季少女……

    如果害她连正常人的模样都没有?

    这比杀了她还难受吧?

    “你可以放心把她留在这里,我也会尽力救她,只是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近期你哪里都不要去。”

    她不确定邪陌茹的中毒,跟她有没有牵连。

    如果真的跟她有牵连的话,邪陌茹的毒被解了,那她的行踪也算爆了。

    不过,谁能下这么大的一盘棋,又能算准她会来到圣灵大陆?

    所幸,这都是她的猜测。

    俗话说得好,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邪陌尘点了点头,突然问道:“呃……你刚才…你不是说我能见到我曾祖父吗?那他……”

    “我判断错了,他可能早就走了。你看着你妹妹,有任何状况再叫我,我出去买点东西。”说罢,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邪陌尘也不多话,他现在身体异样,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了,说不定导师的职位,他都不能照常就职了。

    坐在床榻边,伸手抚了抚邪陌茹的额头,还有她右眼角下那半颗泪痣。

    “小茹,你一定要好好地,哥哥还有好多事情跟你说……”

    ……

    碧悠庄园。

    茯苓瑶头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篮子,嘴里不知道呢喃着什么。

    她的脸早就没有当初的美貌,皮肤松弛,眼角往下塌,苍白的头发乱糟糟。

    邪阳明冷着脸站在旁边,正眼都不想看她一下。

    毕琛则皱着眉观察着茯苓瑶,不确定她是真疯还是假疯。

    白长老也在各种药架和房间里的药鼎里找残渣,任何可以的物品都不放过。

    以前因为碍于她的身份,他连来都不来,现在可不同了。

    某些稀罕的药物,他一个不放过,通通收紧囊内。

    为了丹药跟过来黑长老,收获也是不小,装了满钵。

    正要伸手去翻另一个药架的时候,突然看见柜子上摆着一个水缸。

    “老白!哎哎,这个……这个……”伸手拽了拽白长老。

    白长老身体一摆,甩开他,“你别拽我,都是这个死老妖婆,害死我徒弟!我要把她的丹药拿光……拿光光……”

    “你这么老不死的,你快那个是不是你要找的!”黑长老咬牙跺脚,差点踹过去。

    “什么东西——”白长老扭头一看。

    一株碧绿色的药草,漂浮在水缸中,隐隐散发着绿芒。

    “嘶……这是个什么鬼东啊?”白长老迈脚往前走了一步,鼻尖传来淡淡的苦味。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不可能把原材料还留着吧?

    不解的挠了挠下巴,刚要走上前彻底查看一下。

    砰!

    水缸陡然破碎。

    绿色药草顷刻间枯萎,接着腐烂,融入水中。

    水渍落在台案上,也将其腐烂。

    白长老忙拽着黑长老往后到退一步。

    只见,地面水渍,全然变黑!

    好大的毒性!

    白长老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试图将地上的残余的水装进瓶子里。

    黑长老身体往后仰,靠在药架上。

    低眉看着衣服下摆被灼烧的黑印,后背全是冷汗。

    乖乖!好厉害……

    外面的毕琛听到声音,推门而进。

    忽然,神情一凝,不好!

    “小心!”

    双手卷起灵力,将黑白长老,猛地往后一带。

    自己还没来得及逃出,就听耳边。

    轰隆一声。

    灰尘四起。

    整个炼药小屋,全部坍塌。

    黑白长老狼狈的趴在院子里的药材地里,错愕的抬头,看向坍塌的小屋。

    “师叔!”邪阳明反应过来,双手刚卷起灵力,想要掀开废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