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16章 分散的危机
    吞了吞口水,问道:“您要多少啊?”

    邪阳明沉吟了一下,“十瓶左右吧。”

    “咳咳——”白长老直接被口水呛到了,十瓶左右,这是要揭他一层皮啊!

    邪阳明掩唇轻咳了一声,虽然同情白长老的遭遇,但是也不敢违背爷爷的命令啊!

    这可是这么多年他老人家第一次露面,要是不办好,他再玩消失怎么办?

    白长老哭丧着脸,一副死亲人的嘴脸。

    回到药房,捶胸顿足,咬牙拿出十瓶珍藏的高级一阶丹药,肉疼的递给邪阳明。

    邪阳明接过丹药就走了,一刻也不敢停留,他怕自己一个没忍住说出来。

    他刚走,白长老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

    黑长老看的目瞪口呆,这才知道这老头不是找茬,而是丹药恐真的全被偷了,要不然以他丰厚的存货,也不会这样哭闹……

    ……

    圣灵学院广场上,月考几乎已经结束了。

    丹学月考倒没什么压力,不管你炼制出什么等级,只要炼出丹药,就算不是成品都算过关。

    几乎任何一个新生都能做到,也有个别优秀的,虽然有跨级考核的能力,却不愿意冒险,甘愿留在原班。

    关键是,丹学就一个班级,月考只是过过场。

    反观灵学的调动就非常大了,因为是按照实力的等级分化,其中等级相差非常之大。

    灵士一段跨到灵王等级,很少有分到同一班的。

    萧逸,花貂还有楼倚玥,因为等级差异,直接分到三个不同班级。

    唯一值得可喜可贺的,应该就是醉家兄弟了。

    因为月考超常发挥,得到醉轩霆的点头,可以三年学龄的班级了。

    几个人考完之后,突然发现,慕若没有参加考核,不见了!

    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没看见,几人茫然之余,找上了黑白长老。

    黑白长老并没有详说,只是说她出去历练了,等到六年以上班级考核前,就会回来。

    楼倚玥和花貂坐在花池旁,怅然若失。

    三个大男人到没有什么反应,本来麟邪天赋就好,就是应该各种历练才能提高修为。

    不过,选择六年以上的月考……

    会不会太难了?

    ……

    魔域。

    晦暗的天色,潮湿的空气,还有黏脚淤泥。

    各种奇形怪状的树枝,伫立在地。

    在这一片怪异的树林中,隐约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

    “啊——”

    一声惊呼,惊起一群飞禽走兽,四下逃窜。

    昏暗的树林中,隐约能看见一道娇小的身影。

    身上穿着学院服,袖口已经被刮破,脸颊沾着污渍。

    她手里抓着一根树杈,撑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

    咔——

    身后传来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她浑身一凌,抓起手中的树杈,回旋一扫。

    啪!

    慕若手抓住树杈另一头,“是我。”

    “麟邪?”听见熟悉的声音,紧绷的神经顿时松了。

    慕若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一颗夜明珠。

    随着夜明珠的出现,照亮了两人,

    慕若挑眉看着满身狼藉的醉幽舞,问道:“你怎么这么狼狈?”

    醉幽舞一脸尴尬,忙用袖子擦了擦脸颊。

    “说来话长,其他人呢?”

    慕若转眸四下扫了扫,“没看见,我进来的时候就一个人。”

    “好吧,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慕若将手中的夜明珠塞进醉幽舞手中,抬脚跺了跺地面。

    硬度还可以。

    抽出寒月鲛,劈断树干,蹲在地上,折腾起来。

    醉幽舞好奇的看着慕若,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折腾了一会,慕若才站直身子,“我抱你出去吧。”

    醉幽舞眨了眨眼,低眉看着慕若鞋底绑着的木块。

    “这个东西不会摔跤吗?”

    慕若但笑不语,左手环在醉幽舞的腰间,右手寒月鲛一撑。

    哧溜一声。

    滑了出去。

    醉幽舞双手搂住慕若,愕然的看着她的侧脸。

    太神奇了吧?

    她能感受到,她没有使用灵力,可是她们却在快速移动。

    慕若眼角余光瞥见醉幽舞错愕的眼神,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喜欢极限运动的好处,就是能够随时按照自己的环境,改造自己需求的东西。

    脚下的木板虽然还差很多,但是在这种坚硬却湿滑的泥地上滑行,却是绰绰有余的。

    另一边上官熠,云离,楚睿辰还楚仁,四人也安全会合。

    正在昏暗的树丛里,寻找失散的几人。

    与此同时。

    邪陌尘和邪陌茹,却遇到了麻烦。

    一只高大威猛的血蝙蝠,双爪抓在树杈上,倒吊着,阴沉沉的瞪着两人。

    邪陌尘手持长剑,将邪陌茹拦在身后。

    只见,邪陌茹肩膀被抓住两道血痕,正在泊泊流淌。

    血腥味,刺激着血蝙蝠的同时,也在刺激邪陌尘的自制力。

    这是他第一次经历人血诱惑的考验。

    叽——

    刺耳的声音,传出。

    血蝙蝠挥动双翅,掠身而起,尖锐的爪子,奔着邪陌茹袭去。

    “哥哥……你快走吧,别管我了……”

    邪陌尘冷着脸不说话,拿着长剑,往上冲。

    刚往前一步,身体一软,一股刺痛从他血脉中传出。

    皮肤表面开始鼓起黑色僵尸纹路,一点一点如针扎一般。

    “哥哥……你没事吧?”邪陌茹想要往前拉住邪陌尘,可是发现血蝙蝠的目标是她。

    不行,不能连累哥哥。

    思及此,连忙转身就跑。

    叽叽——

    血蝙蝠速度极快,一个闪身,就拦住了邪陌茹。

    邪陌茹见此,咬牙举起手中的匕首,对着血蝙蝠袭来的爪子砍去。

    砰!

    邪陌茹被血蝙蝠的翅膀扇飞,撞在树桩上。

    “咳咳——”抬手拭去嘴角的血渍,艰难起身。

    叽——

    血蝙蝠好似得意的嘲笑,再次朝着邪陌茹袭去。

    只是这次,不再是简单的用双爪,嘴里露出利齿,泛着黑光,奔着邪陌茹的脖子就咬去。

    血蝙蝠的毒液,藏在利齿上,一旦咬住,邪陌茹则命归西天!

    邪陌茹面色骇然,刚移动一步,无力跌坐在地上,双手抓住旁边的杂草。

    叽叽叽叽——

    声音越来越近。

    邪陌茹面色惨然,尖叫一声,把脸埋进臂弯。

    意料中的疼痛没有来临,她迟疑的抬起头。

    一道身影拦在她的面前,双手抓住血蝙蝠的双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