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谁准你用那肮-脏的身体碰我的?”冥御煌阴冷的瞪着水上茉,眼底没有半点温情,语气更是如万丈冰寒。

    他的身体只有一个女人可以碰,也只允许她一个人触碰。

    水上茉双目微睁,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虽然心底不高兴,却以为他是不喜欢别人触碰,于是慌乱解释。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帮你治疗伤口……”

    “不劳你费心。”冥御煌低眉扫向掌心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

    水上茉眼珠子转动,低眉看向旁边碎渣,掌心使劲按下。

    “嘶——”惊呼一声,抬起手掌。

    柔嫩的掌心,划出一寸长的口子,陶瓷碎渣还在内里。

    鲜血争先恐龙流淌出来。

    水上茉眼底泛着泪光,紧咬下唇,忍痛看着冥御煌。

    “我,我只是喜欢你……我在这里孤独了很多年,我……我只是喜欢你,有错吗?”

    冥御煌眉心微拧,冷漠的视线停留在水上茉的脸上。

    水上茉眼眶的泪珠也顺着脸颊流淌出来。

    这样惹人怜惜的美人,任何男人都不会忍心看她流泪。

    奈何,冥御煌眼底波澜不惊,完全不为所动。

    水上茉这张脸,的确美的惊天动地。

    但是在他眼里,只有那个自傲嘴硬还不服输的女人。

    才能让他如死水的心,掀起波澜!

    水上茉低着头,嘤嘤低泣,嘴角勾起一抹意味。

    默默等待冥御煌过来哄她。

    然而,等来却是那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抬头之际,只来得及看见冥御煌的背影。

    水上茉面色陡然转阴,从地上站起。

    “冥御煌,我就不信你的心是铁做的。当年九仙帝尊我得不到,倒是也曾经让他迷恋过。如今,我不信连你一只蝼蚁,也能从我掌心逃跑。”

    甩手一挥,掌心的碎渣消失,伤口也渐渐复原。

    殿内的狼藉,也随之恢复原样。

    水上茉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诺大的地下行宫,通亮如白昼,却更像一个冷冰冰的棺材!

    身在魔域的慕若,还在寻找邪陌尘他们。

    完全不知道,满心思念的男人,就在自己脚下。

    慕若手腕的血玉,散发着隐隐的光,很淡,但是在昏暗的天色却很明显。

    醉幽舞凝视着慕若的手腕,感到好奇。

    “麟邪,你手上的玉块怎么一直在亮?”

    慕若摸了摸有点灼热得血玉,也是满心不解。

    一般血玉闪烁的时间极短,但是今天时间好像有点过于频繁了。

    面对醉幽舞的询问,只好随意敷衍。

    “这是我夫君送我的,可能是夜光玉块吧。”

    醉幽舞眨了眨眼,似乎对慕若有夫君感到惊愕不已。

    圣灵学院关于她的事情,各种污秽的想法都有,唯独没有她嫁人的流言。

    原来,她早就成婚了……

    思及此,醉幽舞忍不住拍了一下额头。

    她真是昏头了,怎么能把圣灵学院的流言当回事呢!

    就在这时,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呼唤。

    “幽舞——”

    “干嘛?”醉幽舞下意识回身,身后一人都没有。

    前方的慕若脚步一顿,回眸看着醉幽舞。

    “怎么了?”

    醉幽舞看着无一物的四周,心底发毛,快走两步抓住慕若衣角。

    “你刚才没有听见人叫我吗?”

    慕若眼底闪过异样,拍了拍她的肩膀。

    “别瞎想,就算有人叫你,也别回头。”

    话是这么说,但是慕若还是把慕鸩叫了出来,让他跟在醉幽舞身后。

    慕鸩的眼睛可以看到他们看不见的东西,还是这样比较保险。

    万一真的有什么脏东西,也能防范于未然。

    两人之前走了那段路还好,尤其是步入这段路,明显有股阴森气息。

    也许,她们走上岔路了。

    走着走着,前方升起白雾。

    前路,迷茫了。

    醉幽舞额角冒出冷汗,紧拽着慕若衣角,她就知道之前不是错觉。

    “怎么办?”

    慕若掠过异样,平静的问道:“你看见什么了?”

    “好多白雾,看不清楚路,还有好多红色星火在靠近……越来越近了……啊……”

    醉幽舞的心都颤起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慕若扫视一周,嗅了嗅空中味道。

    确定了一件事,这些应该是一种魔兽身上的异味,造成的幻觉。

    而她是免疫体,什么都没有看见。

    在她的眼里,前路依然昏暗,四周还是那些枯木。

    根本没有白雾和什么星火。

    醉幽舞瞪着大眼看着前方,扯了扯慕若的衣角,“近了近了……怎么办…”

    “怎么破解?”

    醉幽舞见慕若对着空气说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慕鸩迈脚往前一步,站在醉幽舞身侧。

    “这个好像是食梦兽身体的异味,这味道很近,它们应该就在附近。”

    慕若闻声双眼散发着光,忙追问:“你能找到它的具体位置吗?”

    食梦兽身上那双角可是好东西啊!

    她停滞不前的制毒术终于可以迈进一步了。

    慕鸩鼻子嗅了嗅,抬眸看向飘荡在空中那淡淡的异香。

    “应该可以……”说罢,顺着空中痕迹,迈开脚步,走了过去。

    醉幽舞全身僵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麟邪不但和空气说话,居然还有小孩回她话……

    她惊恐的看向慕若,哆嗦道:“你……你在跟谁说话啊?你不要吓我……”

    “哦,这是我的契约兽,他的能力是隐藏自己。”

    契约兽?所以不是鬼啊……

    醉幽舞松了一口气,双手还紧紧地抓着慕若衣角。

    “幽舞!”

    一声尖利的吼声。

    “啊——”醉幽舞捂着头蹲在地上。

    慕若双眸半眯,看来醉幽舞彻底陷入食梦兽幻化出来的场景了,再这样下去,恐怕她等会连她都会看不见。

    伸出手,一把将醉幽舞拽进怀里。

    “不要想那些东西,你越想越会变成真的。”

    醉幽舞已经乱了,眼前白茫茫一片。

    突然,感觉到手臂被冰凉的东西抓住,吓得连连惨叫。

    “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麟邪?你去哪里了?”

    “啊……救命啊……不要过来……”

    慕若面色一凌,抬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这么快,看来这个食梦兽效用很大!

    如果等到食梦兽把她的梦吃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