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26章 升降电梯
    嗡——

    寒月鲛猛地收起青芒,旋转几周,掉落在地。

    它,它撑着了……

    它一个以食用灵力成名的神器。

    居然!被灵力给撑!着!了!

    什么鬼!

    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这像什么话?

    它还要不要混下去了……

    咯咯咯——

    慕若丹田传出,裂开的声音。

    她面色一沉,紧抿双唇,不吭一声。

    心底却在骂爹…骂娘……

    卧槽尼玛!

    修为不会就这么废了吧?

    不是吧!!!

    远处的凌萧晗眼底一喜,看来还有希望。

    她随手丢进一把提高灵力的丹药。

    迈脚准备上前,打算拣点好处。

    刚迈出一脚,就顿住了,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

    空气中的波动已经转变了。

    嗖——

    轻微的响声在慕若耳边响起。

    慕若眼底升起一抹希望。

    难道……事情有转机?

    不等她多想,丹田内的灵力突然开始回转。

    回收,回收,再回收!

    压缩,压缩,再压缩!

    慕若面色一喜,连忙查看丹田内的情况。

    没想到最后关头,是那些精神力起了效果。

    居然及时将暴走的灵脉捆住,转而又将多余的灵力牵引回灵脉中。

    --咚咚咚

    灵皇六段、五段、四段……

    等级欻欻往下掉,都不带停顿的。

    最终,停留在灵宗七段,才降缓掉下的速度。

    远处的栖木树一见这个情况,有点待不住了。

    这不对啊?

    她怎么控制住了?

    照这样下去,她岂不是不但没事,还升级了。

    不行!绝对不行!

    留意了下旁边的龙骨,悄悄驱动分身,对着慕若展开攻击。

    黑桦一直在关注着周围栖木树的动静。

    几乎在它行动的瞬间,它已经闪身,来到慕若所在之地下方,用它长长的龙骨将慕若的范围直接围住。

    吼——

    砰!

    尖锐的龙骨建筑起最坚固的防御。

    所有的栖木树分身,还未靠近便已被击飞。

    栖木树关注力始终在慕若身上,突然发现她的各方面气息都开始稳定。

    身上发出阴森气息,利用旁边的分身遮掩,树身一旋,钻进地下。

    慕鸩眼神一凝,好似猜想到什么。

    连忙飞身掠至黑桦头顶,目不转睛的地面。

    此刻,慕若的等级已经掉到灵宗四段了。

    这感觉就好像在做升降电梯,升升降降,大起大落。

    不过她却没有一点不开心。

    一口吃不成大胖子,话糙理不糙!

    此刻,体内出现裂痕的丹田,也渐渐恢被修复。

    慕若察觉到灵力大约开始稳定,连忙凝神巩固等级。

    将剩余的灵力,压缩再压缩,最终凝结成精华,才罢休。

    砰——

    慕若凌空的下方,土壤突然生出一棵大树。

    噗噗的两声响。

    泛着绿芒的树枝,就朝着慕若脚踝袭去。

    “你还真敢来!”慕鸩怒喝一声,翻身落在下方。

    周身充斥着如利刃一般的黑芒。

    跳下去瞬间。

    万把刀刃飞逝,将所有攻向慕若的树枝全部被斩断。

    咔的一声。

    削断栖木树的树根,一阵销毁。

    嘭-嘭-嘭。

    又是三声出土的声音。

    慕鸩面色僵了一下。

    靠!居然是分身!

    这个栖木树万年没有白活,太狡猾了!

    慕鸩也没辙了,只得调动体内的阴气,拧成刀刃,不停砍伐。

    黑桦同样被其他分身缠着。

    场面又陷入僵局。

    而栖木树的本尊,还不知道躲在哪里,谁是都有可能再次偷袭。

    此刻,慕若体内的灵力几乎已经稳固了。

    正当她要起身,下去战斗的时候。

    突然面色惨白,右心口突突直跳,一股灼热从那蔓延开来。

    慕若手抓着衣服,眼底掀起惊涛骇浪。

    一股寒意从心底往上窜。

    低头伸手拨开右心口位置,愣怔了。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心口的花蕾,开始绽放了一点。

    这是意味着她体内的血脉开始失去平衡?

    还是她蛊毒的后遗症将再次席卷她?

    血色藤蔓也感觉到一丝异样,连忙出声询问。

    “主人?怎么了?”

    慕若掩去心底那丝慌乱,摇了摇头,“没事。”

    她身体还在颤栗,很难让人相信她没事。

    血色藤蔓有些凝重,“难道,您身上的图纹发生异变了?”

    慕若手抓着衣襟,指尖颤了一下。

    “如果是,会怎么样?”

    血色藤蔓有些沉默,图纹不可能突然发生异变,除非!

    “……暗中发作过多少次了?”

    慕若面色冷然,没有回应。

    就算她不说,血色藤蔓也猜测到了。

    “简直胡闹!你怎么一个人忍着也不说!”

    慕若无奈挑眉,这个图纹她很清楚,根本没有破解之法。

    说与不说,似乎没有必然的关系。

    疼痛越来越频繁,却来得快,去的也快。

    抽掉抚在心口的手,转眼看向下方与栖木树对抗的黑桦和慕鸩。

    “够了。”

    淡淡的两个字,地上的黑桦和慕鸩全部停下了。

    惊喜的看向半空中的慕若。

    “主人!”

    “主人!”

    慕若站直身子,缓缓落在黑桦的头顶。

    栖木树感觉到慕若身上气息的变化,产生一丝退意。

    利用旁边分身掩护自己,噗的一下,钻进土下。

    慕若面色冷然,睨着四周散乱的栖木树分身,微微抬手。

    嗡!

    寒月鲛青芒起,乖乖落入慕若掌心。

    刹那间,风起。

    白裙飞舞,墨发飘扬。

    “慕鸩,回来。”

    随着慕若的话音落下,慕鸩连忙闪身回到幻灵空间。

    凌萧晗往后一步,藏在枯木后面,抓着枯木的手紧了紧。

    目光犀利而又探究的看着慕若。

    这时,慕若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竟然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凌萧晗双目圆睁,窒息般的惊骇。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无悲无喜,深邃幽深好似无底洞,甚至能将人卷进去,万劫不复!

    只是一眼,就给她了带来无法挥去的阴影。

    慕若却好像没有发现一般,傲然立在黑桦头顶。

    她右眼下方,那颗迷穴,已经突破药粉带来的隐藏,闪烁着红芒。

    一股奇怪的力量,席卷着慕若全身。

    这种感觉她感受过两次,一次是得到迷穴之时,一次是现在。

    如果她没有感觉错的话,应该是她误打误撞,开启了迷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