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27章 意外之喜
    ..

    抬手抚上右眼角,一连串的口诀,突兀的浮现在脑海。

    慕若愕然了,之前没听麟龙说迷穴自带修炼之法啊!

    这真是意外之喜,今天这几口血吐得值。

    哪怕是让她再吐几口,她都乐意!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将寒月鲛收起。

    这真是有意思,本想着用寒月鲛一下解决。

    眼下看来,貌似迷穴更加合适。

    也可以试试它的威力如何!

    一双泛着光芒的瞳眸,淡淡的凝视着周围的土壤。

    唇瓣微动,按照口诀操作。

    --咯咯咯。

    轻微的声响。

    一抹血色乍现,从慕若抚着眼角的掌心渗出,直奔地上的土壤。

    狂风骤起,本就昏暗的天色,又变暗几分。

    “掀了这块地。”

    --掀了这块地。

    这句话好似魔鬼的宣告。

    回荡在整个空地上。

    隐藏在土壤下方的栖木树一愣,掀了这块地?

    怎么可能?

    大话说的也太大了吧?

    就算她是灵皇等级,掀掉这块第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当初九仙帝尊创建这里,最人性化的地方就是这块地了。

    这块地可不是普通的土壤,那是九仙帝尊亲自施了浇了仙水的。

    只要是魔域内有生命的树木,来到这里都可以随意幻化,生长,包括疗伤。

    他们之所以分辨不出来真假身,就是因为土壤将它本身气息掩盖了。

    所以,她掀了这块地,绝对不可能!

    以前一秒它还自信满满,下一秒它就呆愣了。

    一个恐怖的画面产生了。

    只见,这块地面,所有的土壤,一息间,全部掀起。

    彷如乌云被抽起,直接离开了地面。

    感觉土壤的耸动,栖木树抖了抖。

    不是吧!

    真的掀起来了?

    吓得他它得连忙又钻进去两米。

    只是,这个掀土的动作,并没有终止。

    土壤依然不停歇的飞上半空,被红芒罩住。

    土壤不停旋转,涌动,就是没掉下来的迹象。

    这一卷,就卷了十几米后的土壤。

    原本在土壤上的分身,全部被抽离地面,

    连最基本的攻击力都没了!

    乌黑密集土壤盘旋在半空,掉下来绝对能分分钟砸死一堆人。

    凌萧晗震惊的无以复加,忙伸手捂嘴,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慕若捂住的眼角。

    这……这这是邪家传承秘术……怎么会……

    忽然,邪陌尘的声音传出。

    “快点,异动就在前面。”

    凌萧晗压住心底的恶寒,连忙闪身弯腰,躲避几人的靠近。

    操控迷穴的慕若也听见了声音,眼神一凝,加快的速度。

    栖木树已经逃无可逃。

    慕若再次抽出血色寒芒,顷刻间绕着地下十几米的栖木树,猛地一拽。

    就在栖木树拽起的瞬间。

    砰——

    尘起飞扬,整个空地被翻新了一遍。

    慕若拽着栖木树,凝神使劲,直接丢进血玉中。

    “啊——”

    原地只余下一声惨叫。

    落入空间里的栖木树,砸在红色土壤上,任藤宰割!

    血色藤蔓怒火蓄积已久,如果是以前,它岂会看得一颗栖木树。

    看上它是给它面子,还敢逃跑,还得主人浪费这么多时间!

    还牵动了图纹。

    简直不可饶恕!

    栖木树立在原地,看着那覆盖一整面墙壁的血色藤蔓,抖如筛糠。

    “不……不不不……毒毒……”话都说不清,树根旋转,就要钻进土里。

    来到这里,就是血色藤蔓的天下。

    哪里还有它一颗小小栖木树说话的地方。

    铺天盖地的藤蔓,从红色土壤渗出,将栖木树包裹的连一根枝叶都不留。

    藤蔓枝条,不断收紧。

    --噗噗

    爆破的声音。

    血色藤蔓吞噬完栖木树之后,便陷入的沉睡,去炼化这些力量。

    慕若感知之后,轻吁了一口气,转眸看向临近的邪陌尘一行人。

    小狐身形一转,恢复人形。

    邪陌尘,邪陌茹还有醉幽舞纷纷落地。

    “你没事吧?”

    “没事。”慕若低眉看了黑桦一眼。

    黑桦当即低头,伏身在地。

    活…活的龙骨……

    邪陌茹和醉幽舞相视一眼,被吓得不轻。

    看来这麟邪秘密太多了……

    光是这活的龙骨,让她称霸圣灵学院都可以吧?

    可是她面对那些流言蜚语,完全不动声色,明明手下底牌超级多!

    她们究竟认识了什么样的一个女人啊?

    邪陌尘因为见过黑桦,相对来说倒是非常淡定。

    慕若眼神闪了一下,跃身而下。

    “你们怎么来了?”说话间,目光不悦的看向小狐。

    “主人……”小狐低着头,一副知错的模样。

    邪陌尘看着小狐,笑道:“他也是担心你,又不放心把我们放在那。”顿了一下,看向慕若,“不过你跑的——”话还未说完,呆愣的看着慕若的眼角。

    慕若还未察觉,淡淡道:“我速度快,你也不用惊讶,毕竟我不是自己跑的。”

    同时,邪陌茹,醉幽舞也转眸看望,眼神一滞。

    邪陌茹:“迷-穴?!”

    醉幽舞:“你的——”

    慕若眉心微蹙,抬手抚上眼角下方。

    这才知道眼角遮盖的药粉已经失效。

    眼角余光瞥了远处一眼,转身将黑桦和小狐收起。

    “别多嘴,我去会一个人。”语毕,转身朝着凌萧晗的地方走去。

    凌萧晗见此,下意识转身就要走,就在她转身之际,暮然瞪大双眼。

    刚才还在远处的女人,竟然来到她的面前了!

    慕若下巴微抬,冷漠的视线停留在凌萧晗身上。

    “不一起吗?”

    她的语气极淡,似乎只是简单的询问。

    但是凌萧晗心头却抑制不住的颤栗,对她来说,这无疑是威胁。

    心中暗恨,自己为什么不早走!

    深呼一口气,脸上挂上一抹笑。

    “呵呵……当然一起。”

    慕若侧身,目光看着邪陌尘他们,话却是对凌萧晗说,“刚刚免费的表演还够精彩吗?”

    凌萧晗面色僵了一下,果然,之前不是错觉。

    这个女人警惕性太高,只怕早就发现她的存在了。

    虽然心底明白,但是还是要假装不知道。

    “麟邪,你在说什么?我有点不明白……”

    慕若回眸,耸了耸肩,“你最好一辈子都别明白。”说罢,往后退了一步,靠在枯木上,等待邪陌尘他们走过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