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35章 水源有,人没了
    薄奚齐看见三岁眼底的渴望。

    深觉不妙,该不会冥御煌出事了吧?

    怪不得那个家伙让他赶紧来圣灵学院!

    “你,出生后没有见过他?”

    三岁肩膀一松,满脸失落地摇了摇头。

    “没有……我们来这里之前,爹爹为了引开危险走了,我没有见过他……”三岁撇着嘴,眨巴着大眼,眼泪婆娑。

    薄奚齐一阵心疼,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画像恐怕画不出来他的神韵。只不过,你爹爹那张邪魅的脸蛋,真是没几个男人能比的,而且实力超——”

    他顿住了……

    不对啊!

    冥御煌的实力不低啊!

    到底什么人能逼得他被迫离开二姐?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三岁见薄奚齐不出声了,连忙追问,“怎么了?”

    薄奚齐甩了甩头,笑道:“额,没什么,总之,你爹爹……就是很优秀好了……不然你爹爹怎么可能取得到你娘亲。”

    脸皮厚如墙,还是个超级大醋坛!

    “哦……”三岁嘴里应承,却暗自撇嘴。

    他说的这些他都知道的吗?

    真没意思!

    薄奚齐哪里知道,眼前这个精致的小娃娃,心思跟大人没啥区别!

    “对了,二姐她去哪里了?为什么会有一个冒牌货在这里?”

    三岁听得出来,薄奚齐是真的担心娘亲,于是安抚道:“放心吧,娘亲去历练了,算算时间,明天就能出来了~”

    一提到慕若能出来,三岁连语气都轻松了。

    薄奚齐看着他脸上天真可爱的笑容,越看越喜欢。

    俨然已经忘记三岁之前顽劣的性子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

    三岁仰头看着薄奚齐,“我叫三岁。”

    薄奚齐张口结舌,“三……三岁?呵呵……真可爱……”

    呵呵……

    这可真像二姐的风格……

    三岁嘴巴一撇,斜眼看着薄奚齐,“很难听是吧?你就别装了!”

    薄奚齐见善意的谎言,被一个小屁孩戳穿,还是有点尴尬的。

    抬手挠了挠耳朵,“嘶……的确有点难听……”

    “看来,咱们俩还是有共同点的,如果哪天我爹爹回来了。娘亲问爹爹要不要改名字,你一定要投支持票,不然爹爹肯定会说……”

    “不用改,好听!”

    三岁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薄奚齐接住了。

    配合的那叫一个默契!

    三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我欣赏你。”

    薄奚齐微囧,他已经沦落到被小屁孩欣赏了。

    他是该高兴呢?

    还是悲哀呢?

    三岁也是难得遇见对脾性的,当晚就赖在薄奚齐身边不走了。

    直到第二天天亮,薄奚齐怕被人发现,才叫醒他。

    这天,也是六年学龄般的月考。

    一大清早,圣灵学院就热闹了起来。

    比起新生班和三年班级,六年班级的月考几乎是所有学生都必到的场合。

    就连最后一场九年班级的月考,围观的人也是很少的。

    因为九年以上实力都太强,基本上他们看了和没看没区别。

    只有六年班级的学生,适中,实力,技巧性,都能让大家学到实战方面的知识。

    薄奚齐因为假慕若的原因,自然也来到了月考观看的位置。

    即便是距离人群的地方有点距离,却还是引来众多好奇的目光。

    光是那张出色容颜,就能吸引众多女学生的注意力。

    薄奚齐并没有太大反应,站在阳光较弱的地方,远远地看着。

    虽然他已经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了僵尊的实力。

    也来到了这里,却还是不习惯人界灼热的阳光。

    唉,想当初自己用人类的身体的时候,可没有这种局迫感。

    啧啧……

    说来说去,还是人类好!

    突然,肩膀被人撞了一下。

    “对不——”

    道歉的声音终止了。

    “花貂——你慢点!”楼倚玥快步追了过来。

    花貂嘴巴微张,呆愣的看着薄奚齐。

    薄奚齐下意识后退一步,好看的眉头拧起,冷声问道:“起字被你吃了?”

    “啊?对不起——”花貂回神,猛然弯腰,道歉。

    人家都这么有诚意了,他自然也不便多说什么。

    “我接受。”说罢,别开脸看向擂台地方。

    楼倚玥只是默默的看了薄奚齐一眼,也许是她对美颜已经免疫了。

    毕竟她家的皇帝师父长得也不赖。

    伸手将弯腰的花貂拽住,就要走,“快点,今天麟邪肯定能回来,我们去找个好点的位子。”

    薄奚齐抬手制止,“两位,等一下。”

    “怎么了?”

    花貂红着脸,低着头,不敢说话。

    薄奚齐迈脚往前,又顿住了,若有所思的看了花貂一眼。

    这女子是谁?

    身上怎么有……

    “哎,你没事我们就走了。”楼倚玥拽着花貂,又要往前走。

    薄奚齐薄唇微抿,没有再出声。

    这个女子还是远离为好。

    楼倚玥侧脸看着身旁羞红脸的花貂,差点气笑了。

    “花貂,你说你……该着急的时候不着急,不该着急瞎着急。现在再不找好位置,等会麟邪回来,都看不见我们!”

    “啊?哦……对对,我们快走!”花貂回神,连忙快步往前走。

    两个人虽然离得有点距离,但是对话还是落入了薄奚齐的耳中。

    花貂……

    这个姓氏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

    只是,身上怎么会有那么浓郁驱魔一族气息呢?

    此刻,邪阳明,邪老头,还有三岁。

    正站在后院的荷花池,安静的等待几位的归来。

    奈何,等了半响也没有动静。

    三岁等着等着,就着急了,娘亲该不会出事了吧?

    邪阳明和邪老头又何尝不担心。

    邪家的独苗也在里面呢……

    --魔域。

    几人的提醒玉早就闪闪发亮了。

    但是,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几人正要跃下水底之际。

    慕若突然丢下一句话,起身离开了……

    眼看着提醒玉的时间越来越暗,慕若却还没有回来。

    邪陌尘出声了,“你们先回去,我去找她。”

    “我也去……”邪陌茹低着头,弱弱说道。

    醉幽舞也连忙表态,“我也去,不能丢下她一个。”

    上官熠和云离相视一眼,并没有说话。

    凌萧晗面色凝重,说的话倒是诚恳。

    “咱们都留在这里,没有任何帮助,想想她离开之前说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