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38章 行踪暴露
    致命的熟悉感,那是谁?

    不知不觉,她的后脊渗出寒意。

    薄纱掀起瞬间,慕若瞳孔微缩,往前急窜而去。

    “小爹爹——”

    那是灵魂深处传来的吼声,也是慕若完全控制不住的举动。

    啪嗒!

    画面如同前面的宫殿一样,破碎了。

    慕若僵直在原地,双手微微颤栗。

    “小,小爹爹……”

    一丝慌乱,从她眼底快速流转。

    转身四下,观看,额角渗出一层薄汗。

    四周安静如斯,仿佛沉浸一个不知名的空间内。

    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股不受控制的怒意,从眼底渐渐升起。

    慕若咬着牙,喘着气,青筋蹦起。

    脖子,手臂,脸颊,一道道僵尸纹路,渐渐显现出来。

    “滚出来——”

    一声暴怒。

    平静的水底,开始翻涌。

    一道道水龙卷,朝着她攻击而去。

    慕若面色发黑,一股黑色的气流从她身上衍起。

    封印尸元封印,开始渐渐崩溃。

    尸元从她体内深处,缓缓流淌出来。

    捆绑灵脉的精神力,如同皮筋一根根被崩断。

    轰隆隆——

    水晶宫殿。

    冥御煌坐起身子,喉间一甜,一股血腥味传出。

    若儿在冲他的封印……

    怎么回事?

    低眉看着手腕上的急速闪烁黑玉。

    若儿出事了!

    思及此,猛然站起身子,旋即尸元,飞身奔着宫殿上天掠去。

    砰——

    空中一道无形的力量,将他反弹回去。

    “噗——”冥御煌撞击在柱子上,呕出一口暗血。

    该死!

    懊恼的神色在眼底掠过。

    这个到底是什么封印,为什么这么强。

    若儿,你要坚持住!

    冥御煌深呼一口气,双手凝结尸元,便再次冲去。

    又是一道震耳欲聋的响声。

    --水底的慕若,全身如爆体一般疼痛。

    狂暴的两种力量,不停的侵蚀她的经脉。

    鲜血,顺着毛孔流出来,水被染成鲜红色。

    掩盖容貌的药费,也早已被血液冲刷。

    慕若身体蜷缩在一起,姿势仿佛刚出生的婴儿。

    只有那紧皱的眉头,在诉说她承受的痛苦。

    狂暴的力量,化为一串串的流光,在慕若周身飞舞。

    尸元打开之际,暗中之人,顿时就发现了她的存在。

    --黑暗的宫殿。

    一双阴鸷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半空中的画面。

    画面是慕若蜷曲在血色水泊里的场景。

    嘭!

    一掌击碎旁边的石雕。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魔禁领地的范围?为什么?”

    旁边的座椅上,一共坐着五道白影,身上都掩藏着巨大的力量。

    却都沉默,不敢言语。

    皇甫沧月也在其中,懒懒的坐在椅子上,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少女。

    顶着一张和姐姐一模一样的脸,不过就是草包。

    “上仙,这很明显,是你的手下不济。”

    白影额角狂跳,愤怒的指着沧月,“别忘了,上次灵脉丢失,就是你的失误。”

    皇甫沧月耸了耸肩,满脸无辜。

    “本来就连灵脉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关我什么事?”

    白影听见皇甫沧月的话,额角青筋直跳。

    抬手指向半空中的人影。

    “灵脉影子都没有?你当我瞎了,那是什么?那么多狂暴的灵力,分明就是灵脉所致!血玉,灵兽,灵体还有灵脉。还有五样,他就能回归本体了!”

    皇甫沧月眉头不经意间跳了一下。

    五样什么?

    谁回归本体?

    白影似乎察觉到自己说漏了,忙转移话题。

    “总之,现在不但连九仙帝尊的灵魄没有找到,就连这两只蹦跶的僵尸都解决不掉,你们说怎么办?!”

    其他四道身影互相看了看,都没有出声。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一旦九仙帝尊回来,他们做的这些事,打入十八层地狱都不为过……

    白影见此,怒不可喝,“一个个都是废物!”

    “上仙,属下请求潜入魔域领地。”跪在地上的女子,提出请求。

    话刚说出口,皇甫沧月就咂了砸嘴。

    “啧啧……现在知道将功补过,迟了。就算你去了,她恐怕已经把那些力量融化的差不多了。你去送死吗?我要是你,就在圣灵学院守株待兔。”

    女子面色微黑,觉得皇甫沧月的话,多半都是针对她的。

    “请上仙相信属下,定会完成任务。”

    “嘁,抽光极渊元界力量的计划,可是你那姐姐毁坏的。至于你,拿什么去完成任务?”

    不急不缓的语气,字字珠玑。

    “你——”女子气得双拳紧攥,却因为高座上的人,又把话咽了回去。

    白影沉默了,在思量到底去还是留。

    少顷,才低声道:“花谷轻,听皇甫的话,留在圣灵学院,死守!”

    “是!”花谷咬牙点头,一双瞳眸却满是怒火。

    皇-甫-沧-月!别以为你能一直看好戏!

    皇甫沧月垂眸,眼底升起重重疑惑。

    这个男人,真的是除却九天帝尊外,最有地位的人?

    那其他四道身影,又是什么人?

    五十年前,他是凭着无聊,来干这些事。

    五十年后,他对这些人好奇了……

    白影甩手挥掉半空中的画面,转眼看向其他几人,“拓跋薄行踪找到了吗?立刻展开,我不想再听见任务失败的消息。”

    拓跋薄……

    跟姐姐有关系的人吗?

    思及此,皇甫沧月抬手,“我去跟。”

    “不必,你有其他任务。”白影抬手挥去一帆旗帜,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什么东西。

    皇甫沧月扫了一眼,眼神一紧。

    这个老狐狸,够狠!

    “都去吧!”白银挥手,闪身消失在原地。

    就连整个人宫殿都消失不见了。

    其他几道身影,也随之消失。

    原地,只余下皇甫沧月和花谷轻。

    皇甫沧月将手中的旗帜收起,转身便要离去。

    花谷轻身形一闪,将他拦住。

    “为什么针对我?”

    皇甫沧月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抬手轻挑她的下巴。

    “真是一张完美的脸蛋。”

    花谷轻拧着眉头,就要甩开。

    只是,皇甫沧月的手劲极大,使劲掐着她的下巴,让她无法动弹。

    一股刺疼传出。

    “你干嘛?”花谷轻僵着脖子,狠狠地瞪着皇甫沧月。

    皇甫沧月冷然一笑,将她甩在地上

    “一张假脸,还敢来质问本座。”轻嗤一声,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