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43章 假慕若的不安
    “大姐……你,你真是大姐吗?”

    红衣女子唇瓣微动,被这转变搞的有点乱。

    “你……你真的认识我?”

    “孤鸿……我……我找了你好多年,不过……我找到二姐了!”薄奚齐激动地差点说不出话了。

    他找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想过,大姐也在找他。

    邪阳明和邪老头看着这突然的变故,有点回不过神。

    只有三岁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打量了起来。

    “好吧,我叫颜洳钰。”颜洳钰轻叹一声,他都提到孤鸿这个姓氏。

    她就是不信,也得信了!

    凝视着面前的少年,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妥。

    抬手抓住他的手腕,搭在他的脉搏上。

    眼神一紧,不是人类!

    “你,神格者的血脉……”

    薄奚齐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毕竟已经很多世了。”

    紫衣男子闪身上前,立在颜洳钰身侧。

    视线停留在薄奚齐身上,淡淡道:“神格者的血脉是隐藏在灵魂深处,转世多少年都一样。你既然能感应到他,就说明他得血脉还在。”

    “他是?”薄奚齐惊讶的看着紫衣男子,感觉到他身上有股很熟悉的味道。

    颜洳钰轻咳了一声,毕竟,他们的关系还是有点狗血的……

    “你叫他沐倾城就好。”

    倾……倾城?

    薄奚齐干笑一声,男人叫这个名字,还真是尴尬……

    沐倾城目光冷然,落在他脸上,问:“你说你找到另一个神格者,她呢?”

    薄奚齐皱了皱眉,这么神格者,神格者的叫人,会不会太没礼貌了。

    颜洳钰看出薄奚齐有点不高兴。

    不由低头摸了摸鼻子,开门见山说出来意。

    “我来找你们,其实是为了让你们帮忙,履行神格者该有的职责。顺便告知你,当年孤鸿家的叛徒,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

    薄奚齐咬唇,面色复杂,“帮忙可以,可是,她——”话说一半,目光看向了三岁。

    颜洳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眼神闪了闪。

    这孩子,难道和另一个神格者有关联。

    管不得刚才看着他,有种奇怪的感觉。

    三岁一直暗中打量着,两个突然出现的男女。

    有意思,世代牵连。

    这两个人还和神界有牵连。

    居然和他有亲……

    也许,娘亲有救了!

    三岁眼神一闪,连忙往前跑了两步,做出委屈状。

    “呜呜……你是我大姨吗?大姨……我娘亲出事了,你们快点救救她……”

    沐倾城绷着脸,眼神不善,总觉得这个小孩没有那么简单。

    颜洳钰蹙眉,“发生什么事了?”

    邪老头闻声,忍不住说道:“看来你们真的是找人,如果不介意,可以里面详谈。”

    说罢,对着旁边的邪阳明吩咐道:“你去外面平息一下,别让他们闹腾了。”

    邪阳明虽然也很想知道来龙去脉,可是这爷爷分明是想把他支走,无奈,只好离开。

    邪老头领着他们进了前厅。

    二十分钟过后。

    前厅里。

    颜洳钰和沐倾城听完事情经过之后,脸色都较为凝重。

    “怎么样?有办法打开魔域吗?”

    颜洳钰摇了摇头,“能,又不能。”

    “什么意思?”几人都茫然了。

    沐倾城抬眸看了几人一眼,简单明了,“我们不是这个大陆的人,或许连时空都有交错。”

    他们一旦出手,就是违反天地规则。

    被送回其他大陆是小事,很有可能会出现不可挽回的后果。

    三岁小脸拉了下来。

    好吧……

    他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娘亲是出不来了!

    颜洳钰拧着眉,保证道:“你们放心,只要她活着,我们一定能找到她。”

    他们眼下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找。

    黑暗空间还没有封印,他们不能冒险做事。

    三岁咬着唇,脑袋疼了一下。

    但是有人找,总比干等强得多。

    “好吧……那麻烦大姨了……”

    颜洳钰抬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真懂事。

    “事不宜迟,我们先从魔界查找吧。”

    沐倾城闻声,点了点头,“恩,那现在就走吧。”

    起身,双手凭空扯开一道口子。

    “三岁,见面礼。”颜洳钰随手丢一瓶丹药。

    紧接着,两人的身影,变钻进裂缝中,消失不见。

    邪老头面色微愕,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个粗暴的撕破空间,还面不改色。

    想来,这两人不是平凡人!

    此时,他们都不知道慕若已经出来了。

    更不知道,只要等上半天就能见到慕若。

    只可惜,错过,就是错过!

    ……

    假慕若花谷轻,坐在房间里,坐立不安。

    距离她上次回来,已经又过了半个月了。

    却还是没有慕若的消息出现,这让她又急又气。

    不禁开始怀疑了,是不是慕若已经在圣灵学院了,只是她没有认出来。

    这个想法吞噬着她心……

    如果慕若真的已经在圣灵学院,并且又已经暗中和邪家相认。

    那她在这……

    “不!”花谷轻使劲摇了摇头,这些都是她的猜测。

    除了薄奚齐出现外,慕若并没有出现不是吗?

    深呼一口气,暗自告诉自己,不要自己吓自己。

    等到恢复以往的平静之后,才迈脚离开房间。

    她刚走进新生班级,就听见护院恭敬的声音传出。

    “表姑小姐,这封信是给您的。”

    信?

    花谷轻拧眉,“谁给的?”

    “不知道,是一个小孩。”

    花谷轻满脸疑惑的接过信封,打开一开,猛然一震。

    --我出现的时候,你别太难看,否则我会高兴的。

    嘶啦!

    花谷轻将手中信纸撕开,撕开,再撕开。

    直到,一张信纸变成没用碎纸片。

    攥着信纸的掌心使力,碎纸顷刻化为粉末。

    躲了这么久,现在想光明正大出现了。

    到底在搞什么鬼?

    旁边围观的学生见此,连忙退得远远的。

    这时,花貂正巧经过她的身边,弱弱道:“你能不能让一下?门被挡死了……”

    花谷轻身上散发着幽芒,冷冷斜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花貂挠了挠脖子,一脸莫名其妙。

    “花貂!”楼倚玥从走廊一头走来,拽着她就往回走。

    走出走廊周,伸手对着她的头敲了一下,“你是不是傻?还是嫌命长?”

    花貂还是一脸不解,“我干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