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46章 被拆穿!
    冥御煌一见招式是冲着慕若去的,脸色黑了。

    伸手,对着邪阳明的方向,猛然一抓。

    嘭——

    一朵暗黑的彼岸花,破土而出。

    慕若知道冥御煌肯定会出杀招,连忙出声,“不要伤他!”

    砰——

    “唔……”冥御煌只是停顿了一下,腹部就中了一招,嘴角溢出暗血。

    邪阳明错愕的看着这个男人,还有面前张开大口的带刺花朵。

    咕嘟!

    不禁愕然的吞了吞口水。

    如果刚才麟邪没有出声,那么他……

    “邪-阳-明!”慕若咬牙低喝,气得脸色都变了。

    一脚踹飞面前的护院,翻身回转。

    脚都到了邪阳明的脸上,又快速扭转,转移了位置。

    砰的一脚,踹在他的胸口。

    邪阳明被踹了一脚,倒退数步才停下。

    慕若狠狠地瞪了邪阳明一眼,落在冥御煌身侧。

    他本来内伤就严重,现在又……

    她真该死!

    她多什么嘴!

    “对不起,你怎么样看?”慕若抓着冥御煌手臂,低着头,仿佛做错事的孩子。

    冥御煌压下气血翻腾,忙轻声低语,安抚慕若。

    “放心,为夫没事。只是实力受到压制,所以才恢复的有点缓慢。”

    然而,究竟有没有事,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另一边,邪阳明呆住了,刚才麟邪出招,很明显也是避开他的要害。

    他们完全有实力,给他致命一击。

    “你,为什么——”

    慕若转眸望去,目若冰寒,“你应该庆幸你姓邪,否则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要不是想到他是邪家人,刚才她还真是的动了杀机。

    “我……你……”邪阳明张了张嘴。

    “你冒充人,就算副院长杀了你又如何?”

    这句话仿佛是有意在提醒邪阳明,对面的女人不过就是一个冒牌货。

    邪阳明眨了眨眼,觉得好像对,又好像不对……

    麟邪的转变他看在眼底,她的实力提升了很多。

    但是刚才过招时,她处处忍让。

    就算她说出这么冷厉的话,他居然还觉得正常,这是怎么回事……

    比起麟邪……

    他突然不知道这个表姑该不该信了!

    花谷轻见邪阳明举棋不定,语气陡然变得凌厉。

    “副院长!难不成我慕若还比不上一个冒牌货?还是说冒牌货成功取代了我的位置。那好,我走就是!我代我母亲,谢过邪家近日的照顾!”

    那态度,简直是要一刀两断。

    “哎,表姑你别生气啊!”邪阳明面色纠结,转眼看向慕若,“你,你到底回来做什么?”

    花谷轻低着头,眼底掠过阴毒。

    她,就是要让他们自相残杀!

    慕若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呵呵……可笑。”

    邪阳明见慕若轻笑,有点发毛,“你,你笑什么?”

    慕若眼角微敛,语气颇为不屑,“话我只说一遍,慕若麟邪都是我。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接我我儿子。”

    --话我只说一遍,慕若麟邪都是我。

    这句话就像魔咒一样在众人耳边炸响。

    众人看看慕若,又看看花谷轻。

    一下子就看出来问题到底在哪里了。

    “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

    “你们快看,有没有觉得她的动作举止,是不是在模仿她?”

    说话间,指了指花谷轻,又指了指慕若。

    经过人提醒,大家还真有这么感觉。

    花谷轻脸色微黑,“闭嘴!分明是她在模仿我!”

    冥御煌的暴脾气又上来了,甩袖一挥,一抹狂暴的力量,从地下奔着花谷轻袭去。

    “你们——”邪阳明一见不好,连忙翻身就要去拦截。

    有一道身影更快,一把将邪阳明抓住了。

    “安静待着!”是邪老头的声音。

    花谷轻眼神一凝,双手挥动,猛地往地面一拍。

    砰砰——

    灰尘四起。

    花谷轻翻身跃起,阴冷的眼睛全是杀机,凌冽奔着冥御煌击去。

    冥御煌眼神微沉,抬起右手便要出招。

    “我来。”慕若往前一步,挡在冥御煌面前。

    狂风平地而起。

    周身白芒乍现,对着花谷轻就推了出去。

    砰——

    两人相撞,慕若几乎秒杀。

    “噗——”花谷轻口吐鲜血,跌落在地。

    震惊的看着慕若,灵皇一段!

    旁边的人都愣了,这么高的等级呀……

    邪阳明一见,着急了,看着拽着自己的人喊道:“爷爷,您快救救表姑啊!”

    爷爷两个称呼,把学生更是吓得不轻!

    邪老头虽然这段时间频繁在圣灵学院出现。

    但是除了邪阳明,花谷轻和薄奚齐,并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在所有人印象中死亡的人,突然活了过来,这是多惊悚的事情啊!

    看着邪老头,都吓得连连倒退。

    邪老头白了邪阳明一眼,“没眼力见的蠢货,谁是我外甥女,我还不至于认错!”

    一句话,邪阳明懵了,什么意思?

    “老东西,你早就知道了?”花谷轻面色狰狞,怒火中烧。

    邪老头瞥了她一眼,十分不屑。

    “真以为你学的很像吗?我邪家迷穴不是那么容易冒充的。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迷穴。”说罢,抬手掠过眼角下方的迷穴,对着花谷轻甩去。

    三道寒芒甩去。

    花谷轻眼神一凌,连忙翻身。

    砰!砰!砰!

    地上砸出三个土坑。

    “还满意吗?”

    “你,我——噗——”花谷轻话还未说出口,又吐了一口气鲜血。

    不管是慕若那一掌,还是邪十的攻击,都让她伤的不轻。

    --就算你去了,她恐怕已经把那些力量融化的差不多了。你去送死吗?

    脑袋里不由想起皇甫的话,更是气得牙痒痒。

    该死的,居然被他说对了!

    看来她今天不但连仇都报不了,命还搭上了。

    她现在严重怀疑上仙让她来这的目的。

    慕若封印解开,那她变得这么厉害,他应该也知道了。

    为什么还让她在圣灵学院等着送死?

    就在这时,天色大变。

    风起云涌,浮在将圣灵学院的半空中。

    慕若神色一凌,抓住冥御煌的手。

    难道他们豁出去了?居然明目张胆!

    冥御煌眉头紧蹙,觉得怪异。

    “不好,声东击西!”

    思及此,抬起手对着花谷轻的地方就是一抓。

    喀嚓——

    妖娆鲜艳的花朵从地下钻出,奋力一咬,一股鲜血落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