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47章 花月潇的仇
    却还是迟了一步!

    突然生出一双手,将花谷轻拽进了空间裂缝。

    空中,余下一道宣誓的声音。

    “哈哈哈……慕若,冥御煌。天佑我不死,下一次,花月潇的仇,我必报。”

    该死!

    冥御煌面色阴寒,双拳紧攥。

    花谷轻原地消失之后,空中乌云消散,恢复万里晴空。

    在场的学生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

    总觉得今天与阎王殿擦肩而过了……

    慕若的表情变得极为严肃。

    她说花月潇?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怎么会知道花月潇的事情?

    难道一切事情都是因为花月潇引起的?

    “所以,这些人和深渊冰寒的事情有关系?”慕若疑惑的看向冥御煌。

    冥御煌点了点头,对这个女人留下的目的产生了怀疑。

    若儿的封印解开,对方没理由不知道。

    难道真的只是简单为了报仇?

    就在两人沉思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嘿,二姐,姐夫,好久不见啊!”

    薄奚齐抱着三岁走了过来,笑着对着慕若和冥御煌摆了摆手。

    二姐?姐夫?

    邪阳明僵硬了,从刚才那个表姑消失,到现在薄奚齐的称呼。

    他就是再蠢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天哪!他到底做了什么蠢事啊!

    慕若思绪被打断,听见薄奚齐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转身看了过去,才知道是真的。

    “小齐……”

    薄奚齐憨憨一笑,走了过来,“嘿嘿……二姐……是不是想我了?”

    慕若笑骂道:“少臭贫。”

    三岁没有出声,刚才他在旁边看的清楚。

    紧咬下唇,看向一眼站在慕若身旁的冥御煌。

    这个男人不管是相貌,还是身材……

    都对爹爹很有威胁!

    而且刚才他和娘亲的动作好亲密,他很不高兴!

    “娘亲,那个男人是谁?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爹爹会生气的!”小家伙噘着嘴,十分不悦。

    干脆稚嫩的声音传进冥御煌的耳中。

    他挑眉望去,张嘴无声。

    他没看错吧?

    叫若儿娘亲的那孩子,分明是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孩子?

    难不成他在魔禁领地睡了五六年?

    这……

    慕若笑了笑,将三岁接过怀里,对他说道:“你不是心底也挺想他的,快喊爹爹。”

    爹爹?!

    这相貌身材好到爆的男人,是他那个跑路的爹爹?

    三岁瞪着大眼,眨了眨,突然撇着嘴,有点鼻酸。

    “爹爹——”

    冥御煌狭促一笑,“臭小子,不犟嘴了?”

    犟嘴?

    慕若看了两人一眼,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岁挠了挠头,一脸尴尬,“哎哟,那是人家年少无知的事情嘛!”

    年少无知的事情?

    众人看了看三岁的模样,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个比喻。

    “看在你把你娘亲照顾的还不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冥御煌眉头轻挑挑,哪里是真的和三岁计较。

    “嘿嘿……爹爹抱——”他得拍拍马屁,好让老爹把他名字给改了。

    冥御煌深蓝色的眸子掠过一丝光,迈脚往前一步。

    刚走一步,眼神涣散,身体猛地一晃。

    “冥御煌——”慕若连忙伸手抓住。

    冥御煌就势将慕若和三岁一起拽进怀里,慵懒的说道:“这样才对。”

    “下次不许吓我。”

    嘴里说着严厉的话,抓着冥御煌腰间的手,却紧了紧。

    冥御煌睫毛颤了颤,知道她是怕了。

    “唔……我错了……”

    “哎呀……你们要捂死我了……”三岁在怀里不满的嘟囔道。

    “放心,你的生命力很顽强的。”冥御煌淡淡的回了句,使劲攥了攥有点麻木的手指,松开了两人。

    一家三口站在一起,那颜值忒高了。

    看的旁边的心生艳羡,就连之前的事情都抛出脑后了。

    花貂,醉温柔,醉暮轩,还在震惊里。

    麟邪,慕若……居然是同一个人。

    那这个人居然还是和他们同桌过的……

    醉温柔:“所以,现在麟邪,不哦,是慕若,才是院长的外甥女?”

    醉暮轩:“嘶,应该是这样吧?这真是大新闻,我得和幽舞好好吹吹。”

    “我要是没记错,你妹妹也是上次去历练的人选之一,说不定比我们知道的还早呢……”花貂噘着嘴,满是不爽。

    殊不知,她无心之语,还真就说对了!

    眼看着一切都恢复平静,邪老头斜了旁边的学生一眼。

    哗的一下!

    除了花貂,醉温柔,醉暮轩没有离开外。

    其他的学生都跑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总之,该修炼的去修炼,该炼丹的去炼丹。

    也不能留在这里耽误人家,一家子相认。

    “唉,小若啊……”邪老头话一说出口,带着无尽的苦涩。

    慕若和冥御煌相视一眼,才抬眸望去。

    “给你们带来这些麻烦了,很抱歉。”

    “麻烦?除了认错人,圣灵学院一切都正常,哪里来的麻烦。”

    邪老头这话的确说的不假,但是慕若心底很不安。

    总觉得那些人还有后招……

    “对了,我母亲的事……”

    慕若话还没有说出口,邪老头便抬手制止了。

    “唉……找她也是个念想。即便是得知勋玉已碎,我还是不死心。不过,现在我想开了,你们就是他的延续,我也不纠结了,好好安享晚年。”

    慕若抿唇,看着邪老头,为他能看开,而感到舒心。

    邪阳明喏喏走上前,脸色尴尬,“表,表姑……”

    慕若斜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我,我知道错了,我我老糊涂了……”邪阳明的脸看上去比邪老头还要老几分,一双眼睛可怜兮兮的。

    邪老头瞪了他一眼,“我怎么说你好?跟你说怕你这个性子打草惊蛇。不跟你说,你还……还真以为她是你表姑,迷穴的用处你不知道是不是?怎么这么蠢!”

    邪老头训斥邪阳明,那就是骂小孩似得,一点面子都不给。

    邪阳明则是低着头,一个劲的认错。

    旁边的花貂他们低着头,忍着笑,憋得嘴巴疼。

    直到慕若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了句。

    “别骂了,这是我的问题,如果我一开始表明身份,而不是只想默默学习完离开这里。假慕若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不过,如果真的是那样,恐怕她早就不能这么安好活着喽!

    事情总是有利有弊,如果给她再选一次,她还会这么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